未可可 作品

第 68 章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2019年的九月下旬,而今已经是2021年的七月了。◎

    其实她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没有拒绝, 但是潜意识里,她总有一种感觉,如果这一次拒绝了, 那么她和那边就真的再也没有关系了。可是这并不能让她下定决心离开生她养她的地方去个几乎陌生的城市,到一所算不上一流的大学任教。

    正在这时, 她妈陈秀琴的电话忽然打了过来。

    陈熙回北京的事情没告诉任何人,奈何这小区有不少认识陈秀琴的老邻居,所以她一回来陈秀琴的电话就准时追了过来。

    自从去年她离职后, 她妈跟她的联络就频繁起来, 她在外面的大半年里, 她妈的电话也会隔三差五地打过来, 电话内容无一例外地主要围绕着三点——

    “休息够了吧, 什么时候开始找工作?”

    “我朋友家的儿子和你年纪差不多,条件挺好的,你要不要见见?”

    以及……

    “你什么时候回家?不要叫外卖了, 我让你弟送吃的过去”

    陈熙接通电话, 听到的第一句就是抱怨:“回北京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陈熙:“不说您不也知道了吗?”

    问过她什么时候回来的,家里长久没住要不要打扫卫生等等后, 陈秀琴终于切入了主题:“你这回回来得正好, 我同学家的孩子也刚从国外回来,要不你们见见?我了解了一下,那孩子比你小两岁,但人长得不错, 个子挺高的,差不多185cm, 你不是喜欢个子高的吗?”

    陈熙无奈道:“咱能说点别的吗?”

    陈秀琴从善如流地换到了下一个话题:“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该踏踏实实找个工作了吧?人怎么能一直闲着?再这么自由散漫下去, 怕是适应不了朝九晚五的生活了……”

    陈熙疲惫地揉着额角。

    不想再跟她妈讨论这些话题, 她索性来个“釜底抽薪”:“忘了跟您说了,我工作找到了,男人也找到了,所以您以后就不用操心了,有这工夫还是多关心关心您儿子吧。”

    陈秀琴似乎早已习惯了她的冷漠和夹枪带棒,只顾高兴道:“真的?什么工作?男孩儿哪的人?”

    说着,她又换上了一副轻松的口吻说:“我晚上炸点灌肠,你小时候最爱吃这个……你还想吃什么?我多做几个菜,我和你弟给你带过去,咱边吃边聊。”

    果然,没有一次是例外,三个“要点”,顺序可以打乱,但一个都不会少。

    在过去这么多年里,即便是她姥姥还在的时候她妈和她的联系最多也就是一个月甚至几个月一通电话,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或许是她失恋外加无业的状态把她妈吓到了,这才开始关心起她的生活来。

    但无论是什么原因,她妈这姗姗来迟的母爱并没有让她感到温暖,倒是让她觉得极不适应。有些东西,如果不是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那就是一种负担和束缚,比如亲情。

    她已经躲了大半年,但她也不能一直这么有家不能回。

    如果可以,她宁愿她和陈秀琴的关系回到最初的状态。

    正在这时,手机显示有另一通电话打了进来,这简直救了她。

    她直接挂断了她妈的电话,接通插播进来的电话。

    听到陌生的声音,她才想到去看一眼来电,竟然是成都那所高校交通学院的刘院长。

    “小陈啊,考虑得怎么样了?如果你对我们学校开出的条件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提出来,都是可以协商的嘛。”

    刚经历了陈秀琴的“要点攻势”,又赶上刘院长亲自打电话过来。

    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所以这一次,陈熙没给自己犹豫的机会,很爽快地回答说:“您太客气了,我没什么不满意的,咱们成都见吧。”

    ……

    过硬的专业水准和丰富的项目经验并不代表她能迅速成为一位好老师。所幸刘院长对她极为包容,给了她很多帮助。在熬过了最初那段“水土不服”的日子后,她也终于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

    象牙塔里的日子悠闲而宁静,很快陈熙迎来了自己研究生毕业后的第一个暑假。

    当老师就是这点好,虽然平时有点忙,好在还有寒暑假。

    但陈熙并不打算回北京,恰巧院长有两个研究生放假不能回家,课题组的其他老师还有别的工作要忙,院长就想请她帮忙带一下这两位学生。

    院长对陈熙帮助不少,陈熙没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这两个学生在做一个关于地震带的研究,需要外出采集一些数据。周边有不少可以选择的地方,但院长和几个课题组的老师商量之后决定让他们去的竟然是木耳瓜山。

    理由很简单——木耳瓜山距离成都不算远,地理环境具有典型性,而且陈熙曾在那出外业两个月,对那的情况更为了解。

    得知这个安排的陈熙心情很复杂,但她终究还是没有拒绝,因为没理由拒绝,而且她认为自己已经努力了这么久,应该可以足够坦然地去面对梁劭以及他们那段过往了。

    从成都出发时,陈熙的心情还算平静,可当载着他们的车子进入汤古镇,周遭的景色变得越来越熟悉时,她心里竟渐渐生出点近乡情怯的感觉。

    那一刻,她才知道,过往的努力皆是徒然,自己从未放下过。很少害怕什么事的她忽然那么害怕重逢,怕见到他过得不好,更怕他早已娶妻生子过得太好。

    尤其是当车子停在诚信旅社门前时,她很难形容自己这一刻的心情。

    她坐在车里看着车外熟悉的门面,太多陈年的记忆争先恐后的冒出来,那一瞬间仿佛时空都错乱了。

    “陈老师,下车吧。”

    高大的男生帮她拉开车门,有点奇怪地看着车内一动不动的她。

    这一次陈熙带出来的两个学生里,男生研二叫耿涛,将近一米九的个子,平时很沉默寡言,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看着要比他本身的年龄老成很多。对比之下他的师妹,研一的薛芸更活泼也更简单,是他们此次出行队伍的“氛围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