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可可 作品

第 59 章

    ◎“难不成你还在惦记北京那个陈小姐?”◎

    梁劭余光里瞥见她的动作, 下意识抬手挡开。

    秦露被他忽然这么大的反应吓了一跳。

    “我只是想帮你弄一下衣领。”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刚才没注意,围裙带子没理顺,弄皱了他的衬衫衣领。

    他随意抚平衣领, 神色冷了几分:“不早了,嫂子去休息吧。”

    秦露低头揉了揉手腕, 没有动也没有接他的话。

    半晌她才重新抬起头来,刚才那副温柔贤淑已经被一个凄楚的笑容所取代:“还说一切都没变,可你不觉得你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吗?”

    他没什么表情地说:“是你想多了。”

    秦露:“是吗?可我怎么觉得你现在防我就像防贼一样, 这像是一家人吗?”

    梁劭干脆摘掉围裙, 这饭他也不想吃了。

    他转身要走, 又被秦露叫住。

    她执拗地看着他问:“到底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

    这些天来, 他能清晰感受到秦露对他态度的转变。起初他只当她是突然失去了生活的依靠, 便把他当成了新的依靠,才会有意识地和他缓和关系,甚至带着点讨好的意味。

    可自从上次她送夜宵给他, 他就有了不好的感觉。他不是想不到秦露在想什么, 他只是不愿意相信,他哥才刚刚离开, 她就动起了别的心思。

    但这事只要不说破, 他愿意给她留点面子,大家都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地粉饰着太平。

    他想着,他的态度再明确决绝点,时间长了, 她可能就放下了那些不该有的念头。可她此刻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这样找他讨说法,这就有点没意思了。

    或许含蓄地回避本来就不是一个好的处理问题的方式。

    梁劭微微一哂:“嫂子不知道为什么吗?”

    秦露愣了愣, 然后有点自暴自弃地说:“原来你也不是感觉不到。”

    旋即她情绪激动起来:“可你既然什么都知道, 为什么还是要这样对我?以前你哥在、要避嫌的时候, 我们之间也没有这么生分,为什么现在他不在了,你反而……”

    梁劭打断她,声音更冷了几分:“我说了,即便我哥不在了,这里的一切也不会变。”

    这话有两层意思——他不会丢下他们母子不管,只要秦露好好对子航,他们母子始终都是他的家人和他的责任,另一层意思是告诉秦露,不管他哥在不在,她对他而言永远是嫂子,也只是嫂子而已。

    也不知道秦露有没有听懂他的话,她继续道:“过去这些年里,你哥大部分时间不在家,子航又小,你体谅我、心疼我,我们相互扶持才支撑起这个家。我以为你对我和对别人不一样的,可是怎么突然就变了?”

    怎么有人会不可理喻到这种程度?

    如果不是为了子航,梁劭恐怕不会再和秦露多说一句话,但想到那个过分懂事的孩子,他是大哥唯一留在这世间的血脉,梁劭又觉得于心不忍。

    梁劭干脆把话说得明明白白:“如果你不是我哥爱重的人,不是子航的母亲,我对你确实不会有什么不同。现在我哥虽然不在了,但你始终是他孩子的母亲,我还有责任照顾你们母子,但也仅此而已。”

    秦露最初和梁信恋爱时也有过一段甜蜜的时光。

    梁信忠厚老实,对她格外包容,虽然外形普通了点,但也看得过去。那时候身边见过梁信的小姐妹都羡慕她能嫁给个对她这么好的人。

    两人谈对象没多久,她就听说了他有个很出息的弟弟在北京读书,这弟弟天天被他挂在嘴边,逢人就夸。

    那时候秦露从未见过梁劭,但想着既然是梁信的亲弟弟,料想再优秀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直到他们结婚那天,梁劭从北京赶回来,她第一次见梁劭,才知道梁信对弟弟的夸赞只有不及,完全没有因为是自己的弟弟就有夸大的成分在其中。

    后来知道他们是同岁时,她竟然感到遗憾和失落,遗憾自己那么早就嫁了人,再等等说不准也能遇到个和她年龄相仿又长得帅气的小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