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可可 作品

第 46 章

    ◎“跟我回北京吧。”◎

    第二天陈熙和梁劭顺利出院回到了红星小学, 他们的工作又恢复到了以往的状态。

    他们回到红星小学的第一晚,梁劭就把刘旺的事通过电话告诉了梁信。

    梁劭说:“如果你想见见他,我可以安排。”

    但梁信只是说了句“知道了”, 此后再没提过这件事。

    这大概就是梁信的选择,他选择了他的亲人, 就如命运最初安排给他的,是梁劭是梁家人,而非素未谋面的亲生父母。

    ……

    没有刘旺等人的捣乱, 再加上镇政府乃至县政府对他们的项目更加重视, 外业工作进展的很顺利, 一周就结束了剩余的所有工作。

    这一次的离别比上一次更加沉重, 所有人都知道, 说好的“以后再见”很有可能就是“后会无期”。

    这一天梁劭还有其他工作,所以不能像上一次那样送他们到康定。

    大巴车早就到了,但众人还处在依依惜别的情绪中。

    梁劭本来就是个话不多的人, 此刻也是, 大部分时候沉默着,想到什么说起来, 又是工作上的事:“这段时间攒了不少工作, 接下来估计会忙一阵子,不过六月份的施工图设计审查会我会参加。”

    而陈熙也不是个会把情绪挂在脸上的人,她以为今天的自己也能潇洒的离开,可是真到了这一刻, 她只希望时间过的慢一点,他们哪怕什么也不说, 但可以让她再多一点感受他就在身边的感觉。

    晨起的风吹乱了陈熙的长发, 她却懒得去理, 只是不走心地应了句:“知道了。”

    她发觉自己对未来的事情很排斥,哪怕只是一两个月之后的事,因为她知道,从她离开这里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关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而她不敢去想的原因,只是怕被想象出来的场景动摇。

    还有几个小时的长途颠簸,司机催促大家是时候出发了,设计院的人这才陆陆续续上了车。

    陈熙发觉自己竟然松了口气,终于要结束了。

    而就在这时,梁劭抬手,轻轻拨开遮挡住她面颊的发丝:“别想太多,一切有我。”

    那根已经紧绷到极致的心弦猝不及防地被拨动了,“嗡”的一声几乎让她先前的铺垫和准备全盘尽毁。

    她说:“再抱抱我吧。”

    梁劭对她这个要求似乎有点意外。

    虽然在此之前,大家都已经察觉出两人之间的暧昧,多多少少猜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但两人并没正式公开过关系,而且在工作场合里会不约而同地选择低调。

    尤其是陈熙,她是个将工作和生活切割的很清楚的人,所以她此刻这看似很小女人的要求,就显得很不“陈熙。”

    而意外过后,梁劭笑了,然后从善如流地轻轻将她揽入了怀中,像过往的很多次一样。

    下一秒,耳边的风消逝了。

    那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体温,甚至连他衣服外套的质地,都是她所熟悉的,这让她紧绷的情绪渐渐放松,被压抑着的难过、无奈、心动、不舍满到从心口溢出,流向她的四肢百骸,温热了她的眼眶。

    这在旁人看来,就是□□裸的秀恩爱了。

    车上的人看到这一幕,有人吹口哨,有人打趣着开玩笑。

    “梁哥干脆跟着一起去北京算了!”

    “是啊,北京欢迎你!”

    或许是氛围太好,或许是他的怀抱太温暖,有一句话就那么不经大脑地说了出来。

    “跟我回北京吧。”她说。

    男人没有立刻回话,他拉开点距离,看着她的脸问:“你说什么?”

    她确定他是听到了的,那一刻他肢体的僵硬不能作假。

    不用再重复一遍了,因为她已经有了那个问题的答案。

    既然他有他的责任和理想,她也有她所追求的生活方式,她又那么想成全他,那这样的结局也挺好的。

    再没什么遗憾,陈熙说:“我走了。”

    梁劭眼中闪过一丝类似于失望的情绪。

    陈熙怀疑是自己自作多情,但她也不愿意去深想,对他说:“再见。”

    这一次梁劭没有回应她,直到她身后的车门关上,她都没有听到他的只言片语。但她能感觉得到,他一直都在原地,只是她无法回头。

    车上的众人还没察觉出他们之间气氛的陡然变化,不敢打趣她的就调侃着车外的梁劭。直到车子走远,红星小学已经成了远远甩在身后的一个点后,车上的众人才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