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可可 作品

第 41 章

    ◎她不自觉在他怀里蹭了蹭,感到环着她的手臂收紧了些。◎

    一米二宽的单人床, 手长腿长的梁劭一个人睡都显得有点局促,别说多了一个陈熙。

    陈熙尽量贴着墙,给他留出空间, 他却一把将她捞进怀里,又扯过床尾的被子盖在两人身上。

    他穿着一件深灰色的立领羊绒衫, 下面是件硬邦邦的牛仔裤,但羊绒的质地很柔软,她的脸被迫贴着他的胸口, 没有觉得憋闷, 反而觉得挺温暖, 深吸一口气, 都是十块钱沐浴液的味道, 还有他格外清晰的心跳声随着他的呼吸传到她的耳中,显得那么真实。

    她不自觉在他怀里蹭了蹭,感到环着她的手臂收紧了些。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 但似乎也不用多说什么, 只需要安静地感受这一刻的宁静和久违的亲密。

    刚才她还只是为了让他休息一下随口说自己也困了,可是渐渐的她是真有了睡意……

    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彻底黑了, 陈熙稍稍动了动胳膊, 搂着她的梁劭就跟着醒了。

    陈熙坐起身去拿旁边桌上的手机,被子里外是两个温度,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彻底清醒过来。

    时间将近晚上八点,不用说, 这个点食堂早就没饭了。

    梁劭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问她:“晚上想吃什么?”

    陈熙搓了搓脸:“热乎的就行。”

    梁劭翻身起来, 从对面床下的纸箱中翻出两盒泡面:“这个行吗?”

    陈熙笑:“不行的话还有别的选择吗?”

    梁劭也笑了。

    陈熙爬起来开了灯, 对着衣柜里的一面小镜子拢头发, 这一觉睡得太沉,脸上还有压出来的痕迹。

    梁劭拎着暖壶出门打热水,再回来时,陈熙已经把一会儿吃面的地方收拾了出来。

    泡面的口味是最普通的红烧牛肉和鲜虾鱼板。

    撕开盖子,加上调料再加热水,然后盖好盖子用叉子封住口,不多时浓郁的香味就弥漫着整个房间。

    到了这一刻,陈熙才觉出饿来,迫不及待打开盖子吃了一口,然后不出所料地有点失望:“这东西总是闻着比吃着味道好。”

    梁劭笑:“要不你尝尝我这碗?”

    陈熙没跟他客气,吃了口他的鲜虾鱼板口味,仔细比较一番说:“好像确实是你的更好吃。”

    刚才红烧牛肉也是她先选的,这会儿又觉得他的更好吃,她也搞不清楚是真这么觉得还是只想看他让着她的样子。

    他果断调换了两碗面的位置说:“吃吧,今天就先凑合一顿。”

    泡面这东西,陈熙以前熬夜画图的时候没少吃,这两年考虑到身材原因能不吃就不吃,乍一吃还可以,但吃个小半碗也就到头了。

    她放下筷子,看着梁劭吃完自己那碗又把她剩下的半碗吃掉莫名就有点心疼。

    “还要吗?”她问他。

    “你当我是什么?”

    陈熙笑,递上一支烟给他。

    她帮他点了火,又给自己那支点上,然后问他:“昨天着火的地方离我们线路远吗?”

    “不远。”梁劭看她一眼说,“距离我们中途折返的地方差不多两公里。”

    陈熙想到那场火可能会离他们线路不远,但没想到竟然会这么近。如果刘骏没有肚子痛呢?那他们是不是就要遭遇一场无妄之灾了?

    陈熙说:“看来要好好嘉奖刘骏了。”

    梁劭却没有开玩笑的心思,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又凝重了起来。

    陈熙见状问:“火是怎么着起来的,查到了吗?”

    梁劭:“应该是人为的。”

    陈熙问问题的时候并没有期待会有答案,毕竟一把火烧过,什么痕迹就都没了,可结果偏偏是自己没想到的。

    梁劭知道她在困惑什么,解释说:“放火的人应该也担心把事情闹大,专门找了个比较特殊的位置,结合附近的小河弄出个隔离带来,所以火势才没有蔓延出去。”

    陈熙:“放火的人是什么目的呢?”

    梁劭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陈熙又问:“那放火的人抓到了吗?”

    梁劭:“还没有,所以大家最近还是小心一点,毕竟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和我们有没有关系。”

    沉吟了片刻,陈熙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是不是要封山?会封多久?”

    梁劭:“这个还不确定,估计会观察个两三天吧。如果想尽早开工,我们可以先去看路线的末尾,那离着火的地方有段距离,我打个申请,应该很快就有批复了。”

    她松了口气:“不用耽误太久,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可是梁劭的神情却丝毫不见轻松。

    她问他:“是不是昨天还出什么事了?”

    梁劭轻轻叹了口气说:“昨天消防队员赶到前有村民自发组织灭火,结果有人受伤了。”

    难怪他一直神色凝重,这就好理解了。

    陈熙问:“伤势严重吗?”

    “不算太严重,目前正在镇上医院住着。”

    陈熙点点头:“那就好。是哪个村子的?”

    “六排村?”

    “梅朵他们村?”

    “对,着火的地方离他们村最近。”

    “那你要去医院看看受伤的村民吗?”

    “不用,有其他领导去慰问过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片刻。

    陈熙笑:“我发现我每次来都能遇上一把火,这会不会有什么暗示?”

    梁劭蹙眉:“什么暗示?”

    陈熙把烟头扔进泡面碗里:“大概是暗示我和这地方八字不合吧。”

    “别瞎说。”梁劭抬手看了眼时间说,“还不算太晚,召集大家开个会吧。”

    ……

    经过两边请示得到的结果是,他们可以绕路到项目终点,从终点往回返,预计一周后应该行进到了封山的路段,而那个时候那段路应该已经解封,这样一来,工作进度基本不会被耽误。

    本来以为接下来不会再出问题的,可是一周之后他们的工作又被迫停了下来,原因是有项目附近的村民忽然开始反对修路。

    村民们拔了他们的中桩,甚至有人聚集起来打算在他们路过附近时拦截他们。还好有人通风报信,才避免了一场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