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可可 作品

第 22 章

    ◎“装什么装?心里没鬼,穿着衣服睡一晚怕什么?”◎

    梅朵给他们收拾出来的那间房一看就是孩子们的房间, 空间不大,随处可见孩子们的痕迹——卷了边的课本、角落里的沙包、还有墙上的粉笔印记。

    对着床的那面墙上有一扇小窗,山间的月光从窗子射入, 在窗边的双人床上铺洒出一层浅浅的银辉。

    简单洗漱了一下,陈熙脱掉外衣爬上了床。

    被褥都不是崭新的, 但也算干净,陈熙本来是有点洁癖的人,可这一刻她发现自己并不那么在意。

    躺进被子里, 她回头看到梁劭在摆弄桌椅, 看样子是打算在椅子上过一夜了。

    “干什么呢?”她明知故问。

    梁劭:“你睡吧, 我在这凑合一晚。”

    陈熙不屑轻嗤一声:“装什么装?心里没鬼, 穿着衣服睡一晚怕什么?以前野外作业条件艰苦, 男男女女挤一个帐篷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这不都差不多吗?”

    梁劭不为所动:“我在椅子上打个盹就行,你先睡吧。”

    “休息不好你明天怎么开车?”陈熙撑着脑袋看他, 缓缓开口, “梁劭,你不会真的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梁劭手上动作只是顿了顿, 并没有停下来。

    陈熙继续道:“还说我们大城市的人思想狭隘, 究竟谁思想狭隘啊?”

    上次他为了给她上药,就用这种话激过她,现在她如数奉还。

    梁劭转过头看她:“你确定?”

    她躺在床上不耐烦地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说:“快点吧,就这么一床被, 咱俩谁感冒都不合适。”

    这倒确实是个问题,山里的温度比万年村更低, 尤其是入了夜, 也就几度, 这要是不盖被子睡一晚,第二天肯定感冒,而无论他俩谁感冒,肯定都会影响工作进度。

    梁劭也就没再说什么,关掉灯朝床边走去。

    他脱掉外衣上了床,刻意和被子下的陈熙保持着一点距离,但床就那么大,再保持两人也是近在咫尺。

    起初梁劭有点紧张,生怕她借机搞事,但随着她呼吸逐渐平稳,他的心也跟着落了地。

    今天奔波了一天,他已经很累了,眼下她又难得的安分,他本来应该安心地睡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一点睡意都没有。

    两个人盖一床被,被子中间有一道空隙,冰冷的空气渡进来,和她那边传来的温度形成鲜明的对比。

    感受到身边人动了动,他立刻收回思绪。

    “睡不着啊?”

    黑暗中,陈熙的声音听着很清醒也很近,近到他能感受到她说话时吐出的温热气息。

    梁劭闭着眼催促:“快睡吧。”

    陈熙闻言嗤笑一声:“你以为我想干什么?”

    陈熙顿了顿,声音低了几分:“我只是想到那俩孩子有点睡不着。”

    听她提起梅朵的两个孩子,梁劭睁开双眼,望着头顶上方寸的夜色,沉默着。

    陈熙问:“早些年没人关注到这些孩子的上学问题吗?”

    “有,但是这个村人少,以前到了上学年纪的孩子也少,每年就那么三五个,没办法获得太多关注和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