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可可 作品

第 17 章

    ◎他本来就身材高大,加之穿着件加厚的牛津布雨衣,走过来时犹如一座移动的小山,给了她巨大的压迫感。◎

    接下来的一天, 又在山里跋涉了一整天,多亏了梁劭雪中送炭的那双鞋,虽然比自己的尺码大了一点, 但穿着还算舒服。

    他们每一天都会比前一天走得更远一点,所以回到万年村的时间也越来越晚。

    今天回到多吉家时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众人早已饿得不行,幸好多吉母亲已经做好了饭等着大家回来。

    一进院子,就是一股肉香扑鼻而来, 众人下了车直奔饭厅, 而此时, 陈熙的手机忽然响了。

    她看了眼来电名字, 不由得蹙了下眉。

    她犹豫了一下, 还是一边接通了电话,一边避开了人群往楼上走。

    从她身后走过来的梁劭大约是没看到她在接电话,见她要上楼, 提醒了她一句:“开饭了。”

    她随口应了句:“一会儿下来。”

    远离了众人, 闻聪的声音逐渐清晰起来:“刚才说话的不是我们队里的人吧?”

    陈熙并不觉得两人现在是还能闲聊的关系,她直截了当地问他:“打电话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 就是……”

    晚风带着点山间的草木香气徐徐袭来, 陈熙没有回房间,而是倚着露台上一米多高的围墙上漫不经心地点了支烟。在这个过程中,闻聪就那么被她晾在围墙上。

    好一会儿陈熙重新拿起手机:“你说什么?刚才没听见。”

    闻聪顿了顿:“我说关于调线的事……”

    陈熙一边抽着烟,一边听着电话中闻聪关于调线的看法, 和赵工的如出一辙,毫无新意。

    最后闻聪总结性地说:“我的意思是, 都是些小问题, 能不调尽量不要调。”

    她几乎要笑了:“隧道开口处岩质松散, 防护工程大,成本高,到时候施工工艺复杂,安全性低……还有展线不花钱吗?一公里八千万的保守估计……这都是小问题吗?”

    闻聪:“你想往大了说,这就都是大问题,但实际上完全不至于,无非就是多花点钱……再说,哪个项目不是这么做的?”

    果然不是自家的买卖,说起花钱来也底气十足。

    陈熙懒得再多费口舌,打断闻聪说:“所以,现在的项目负责人连这点话语权都没有了吗?”

    闻聪无奈叹气:“我是为了你好,你这就是费力不讨好。先不说别的,这事儿你跟赵工商量了吗?业主支持你改吗?”

    陈熙已经不想再讨论下去:“要么你直接换项目负责人,要么项目上的事你就别过问太多。”

    梁劭上来时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他没想着偷听她打电话,刚才多吉端着菜撞到了他身上,他这才不得已上来换衣服。

    木质的楼梯被他踩得咯吱作响,他以为她能察觉到有人上来了,但她似乎太过投入了。

    闻聪:“你看你这脾气又来了……要是别人,这种小事我也不管。”

    陈熙无声地讽笑:“我不就是‘别人’吗?”

    闻聪放软了声音:“熙熙,你非要这么说吗?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就算不是其他的关系,也可以是朋友吧?”

    陈熙说:“是我记性不好还是你记性不好?我为什么会来这里,这才过去多久,你就忘了?”

    这是梁劭临进房间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他关上房门,脱掉脏了的衣服重新找出一件干净的。换好了衣服,他却没有立刻出门,而是刻意在房间里等了片刻。

    他想到他们进山的第一天温媛媛和刘骏说的那番话,和陈熙打电话那人的身份好像也没那么难猜了。

    过了一会儿,想着她差不多讲完电话了,他才打开门走出去。

    露台上很安静,半晌没人说话,他以为她应该走了,但仔细一看,那道纤细的身影却依旧还在。

    她立在晚风中,几乎和暗夜融为一体。

    他想了一下还是没叫她,然而正当他打算离开的时候,她却像长了后眼一样忽然转过身来看向他。

    “偷听别人打电话有意思吗?”

    和暗影中的她对视了片刻,他说:“我没有偷听。”

    “那是什么?光明正大的听吗?”

    梁劭有点无奈,因为他确实听到了一两句,所以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他只是说:“我对你的私事没兴趣。”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件白色的t恤,裤子还是白天的黑色登山裤,就那么很随意地站着也挺养眼,可惜说出来的话总是这么不讨喜。

    陈熙:“还说没有偷听?那怎么知道是私事不是公事?”

    “你能不能讲点理?”

    很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忽然就让陈熙破了防。

    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哪来的火气,或许是闻聪的存在太让她觉得挫败和难堪,面上表现得再风轻云淡毫不在意,可是剖开内心,她还是在回避这段过往、这个人,所以刚才发现这里还有另一个人的时候她才会那么失控。

    她低下头,抽了口烟。

    对比起露台上的死气沉沉,楼下的饭厅里传来了其他人的欢声笑语。

    不知过了多久,他说:“少抽点烟,还有,不要随便迁怒别人。”

    说完他便转身下了楼。

    看着某人离开的背影,陈熙缓缓吐出一口烟雾。

    月光下,远处黑压压的轮廓依稀可见,那正是他们白天刚刚翻过的木耳瓜山,原本充满生机的青山绿水,在这一刻因为有了夜的笼罩多了份未知带来的恐惧和压迫感。

    而她脚下灯火点点的万年村,就像一座荒岛一样被困在了茫茫的荒野中,四周俱是无边的黑暗。

    她忽然觉得自己就跟这小村子差不多,存在在几乎与世隔绝的世界里,能够远离外面的纷纷扰扰,可在有些时候也显得那么孤独。

    将剩下的半支烟抽完,她已经重新整理好了情绪。

    楼下众人正有说有笑热火朝天地吃着饭,但不出意外的,她一出现,气氛就有了微妙的变化。

    刘骏见她下来朝她招手:“陈姐,这有位置。”

    还真就只有那一个空位置了,但那旁边是梁劭。

    陈熙走过去坐下,因为刚才的不愉快所以并没有搭理梁劭。

    或许是因为今天开饭时间晚了,陈熙还真有点饿了,看着一桌子农家菜,她难得很有食欲。

    可是餐具都在梁劭那边,空间狭小,她自己去拿又不方便,这要是平时让他帮忙递一下就好,可惜就在几分钟前,两人刚针锋相对过。

    那种气氛过后,两人就应该谁也不理谁,虽然她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记恨上他,但是先和对方说话总有点先低头的嫌疑。

    陈熙是打定了主意绝不先开口,那就只能期望有个有眼力价的提醒

    梁劭帮她拿一下。

    陈熙看向另一边的刘骏。

    刘骏正埋头吃烤包子,感受到她的视线,抬起头来朝她笑笑:“今天这牛肉包子真不错。”

    陈熙随口应道:“那你就多吃两个。”

    刘骏:“牛肉汤也好好喝。”

    陈熙有点嫌弃:“又是牛肉包子又是牛肉汤的,不腻吗?”

    “不啊,好吃!”

    刘骏声音不小,惹得周遭人闻言都笑着看向他们这边。

    不远处多吉的母亲拉姆虽然听不懂一连串的汉话,但“好吃”两个字大概是听懂了,隔着老远就朝他们这边露出一个淳朴的笑容。

    刘骏:“姐,你也吃啊。”

    她怎么吃啊?!

    正在这时,面前忽然递过来两根筷子。

    她转过头,是梁劭。

    她犹豫了一下才接过来,但就是忍着没说“谢谢”。

    紧接着他又帮她盛了一碗牛肉汤,放在了她面前。

    自始至终两人谁也没说话,可她刚刚明明还在生这个人的气,此刻就因为他这一个有心或者无心的示好,心里的那点气竟然就消了。

    她低头吃饭,忽然感觉到有人似乎在看她。循着那感觉看过去,是温媛媛。她不知道在想什么,视线在她和梁劭之间打着转。

    陈熙不由得又想到了闻聪的那通电话。

    她一开始以为是赵工去找了闻聪,后来听闻聪问她有没有和赵工商量这件事,那时候她就意识到,这个没事找事的人不会是赵工,应该是他们队伍里的人。

    在她陈熙的队伍里,绝对不允许出现这样的人。

    她放下筷子,看向桌子对面的温媛媛:“你对我的决定有什么意见吗?”

    “什么?”

    “这里的事,是你跟闻聪说的吧?”

    陈熙声音不大,但很冷,任谁都听得出这语气和她刚才与刘骏讨论牛肉时完全不同。

    周遭忽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不约而同地看了过来。

    温媛媛从梁劭身上收回视线,这才发现陈熙正看着她。

    她了解的陈熙本来就是个很冷漠的人,但这一刻,她感到她的眼神比以往的任何一刻都要冷。

    那个连自己都不认可的小小龌龊举动被人当众揭穿,她羞愧之下便下意识犹豫着要不要承认。

    而就在她犹豫的空档,陈熙再度开口,说的话比眼神还冷:“你是觉得我不配做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吗?”

    从小到大,温媛媛虽然不是什么尖子生,但也一直是让老师和家长很省心的那类好孩子,在她的印象中,她甚至没有被当众批评过,像今天这场面,她还是头一次经历。

    这一天下来她一直忐忑着,也后悔昨天冲动之下打了那通电话。虽然那是闻聪的要求,但她平时没汇报,偏偏在和陈熙发生了争执后去找闻聪,多少是有点打小报告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