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可可 作品

3、第 3 章

    上山的路只有一条机耕道,大概就是因为交通不便,瓦灰山的游客不算多,也最大程度的保持了它本身的面貌。

    山石嶙峋树木掩映,潺潺溪水穿梭其中。

    人置身在这青山绿水间,难免要被这质朴恢弘的美所感染。

    陈熙站在一处山崖边感受着山风,忽然听到林越问:“这地方美吧?”

    陈熙不做声,但她放松的神情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林越说:“咱北京来的没有说这不好的。都说黄山归来不看山,我看也未必,各有千秋嘛。”

    提到黄山,陈熙就想起她第一次和闻聪出游就是去了黄山。那时候他们都还是学生,没什么钱。

    那天白天下了一天的雨,他们穿着雨衣从山角爬至山腰,早就累得不行了。

    晚上住的地方是闻聪订的八人一间的小旅馆,她至今还记得那房间里奇怪的味道、墙上的虫茧,以及泛黄到看不出本色的床单被褥。

    看到那样的条件,闻聪很愧疚,她却一句抱怨也没有,只是穿着雨衣躺上了床,所幸不到四个小时,他们又要早早起来去山顶看日出。

    山顶黑压压的都是慕名而来的游客,浓黑的夜色成了彼此间的屏障,他们并肩坐在一个小坡上,仿佛那是独属于他们两人的黎明破晓前。

    奈何天公不作美,直至天光大亮他们也没有看到日出。

    那一趟行程很疲惫,远没有这一次从容惬意,可是那却是她过往经历中,最愉快的一次旅行。

    此刻,她站在这里,滚滚红尘在几重山之外,刚回想起的那段前尘往事也仿佛隔了几辈子一样。

    陈熙呼出一口气:“人真应该多爬爬山。”

    林越顺着她的话说:“无限风光在险峰嘛。”

    她想说,站得高看得远了,心里那点事也就变得微不足道了。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将所有的情绪敛在了墨镜下。

    快到太阳下山的时候,他们才返回山下。

    林越这人有点自来熟,在回去的路上没话找话说:“美女……唉我直呼您名字不介意吧?叫美女虽然是实至名归,但显得生分。”

    陈熙似笑非笑扫一眼前排的人:“你跟别人也都这么说的吧?”

    林越朝着后视镜里的她呲牙一笑:“叫美女是常有的事,但后半句我可不常说,多违心呐!对了,您怎么一个人出来旅游?”

    “一个人不行吗?”

    “没说不行,但是少见……不会是失恋了吧?”

    陈熙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树木,没有回话。

    见她不说话,林越了然笑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再说您这么漂亮肯定不缺追求者。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时间和新欢。说不准这一趟川南之行就遇上真命天子了呢……要不您看看我,相逢即有缘呐!”

    她没理会他这明显的玩笑话,而是问他:“这地方一年四季也没多少游客吧?能赚到钱吗?”

    “我这就是给人帮忙,在这待不长,也不指着这个赚钱。”

    原来如此。

    “你来多久了?”

    “三个多月了。”

    “还要待多久?”

    “这个不一定,看我心情。”

    两人说话间,车子已经回到了汤古镇,但走了没多久,就又不得不停了下来。

    陈熙看着道路前方乌压压的人群,真实困惑了。

    林越大概也有着同样的疑问:“这地方总共才一两千人,着急了不如咱那一个小区人多,堵什么车啊?难不成又有人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