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一角 作品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出众

    “嗯?竟然这么神奇?”

    在发现身上的皮衣正在发生何种变化之后,实话实说,风云是真的有些被惊到了,在此之前,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皮衣开始收缩,这还不是全部,关键是皮衣的收缩是完全根据他的体型,等到它完成收缩之后,它已经完全贴合在了他的身体上。

    贴合度非常好,风云能够感到一定的紧度,尽量减少了体积,让人在水中游行时可以少费力气,同时又不会对他的行动造成影响,非常的神奇。

    在风云的印象中,可以达到这种功效的衣服说是宝物一定也不为过,而它也应该是出现仙侠或者高科技的世界之中才对,怎么也不可能是这么一个原始落后的世界。

    可是它偏偏就出现了,而且就发生在他自己的身上,这一刻风云再一次意识到,他对他当前所处的这个世界的了解还远远不够,至少一些比较隐秘的东西,他还没有接触到。

    “恩人,怎么样?还不错吧?”

    淼漂显然看到风云露出的吃惊表情,问了一声,语调中透出了掩饰不住的得意,很显然他对浮水部落可以拥有这样神奇的道具而自豪。

    “岂止是不错,简直是神奇。”

    风云对身上的皮衣大为赞赏,因为他发现它的神奇之处还不止于此。

    穿着它,在水中游动的时候,一点也费力,轻轻一划水,就会向前滑出去很远,仿佛水的阻力已经消失了一般。

    风云对自身的掌控水平是很高的,顺带着也让他知晓了皮衣和水之间发生了什么,在皮衣的表面似乎存在着一个神奇的隔层,将它和水隔了开来。

    隔层虽然非常薄,在风云的感知中,甚至不比一张纸厚多少,但是所能起到的效果却是非常大的,将水对他的阻力大幅度降低了。

    阻力究竟降低了多少,风云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不过保守估计,应该不会少于七成。

    阻力降低了七成已经是非常恐怖的数字了,以风云的能力,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和鱼儿相比媲美,而且前提鱼儿还要是蛮兽,一般的鱼,哪怕游得再快,在他面前也不够看。

    在围绕着小草船游了几圈之后,风云的想法也改变了,也不再认为弃船下水是一个愚蠢而危险的决定了。

    如果真像淼漂他们和他说的那样,皮衣还可以隔绝气息,只要小心一点,在水下游行也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风险。

    “恩人,我们可以走了吗?”

    等到风云停了下来,淼漂立刻说话了,语气中隐隐地透出了一丝焦灼。

    风云下意识地拿眼瞟了一下敌人出现的方向,发现他们变大了很多,也知道了淼漂为什么会着急了,敌人的速度相当快。

    如果不抓紧时间的话,等到他们打探清楚了敌人的景况,再汇报,留给浮水部落的反应时间就没有多少了。

    “可以,随时都可以。”

    “恩人,你跟着我。”

    淼漂听了风云的话似乎松了一口气,看了淼波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就一猛子扎进了水中,向敌人的方向游了过去。

    淼波向风云点了点头,示意风云跟上。

    风云也没有推辞,知道淼波是为了他好,让他在中间,一是可以防止他跟丢人了,二来也可以保护他的后面,免遭攻击。

    有样学样,风云模仿淼漂的样子,一头扎进了水中,水花都没有溅起一朵,就消失在了水面。

    淼波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亮光,依稀透出了一丝诧异,似乎没有想到风云的水性这么好。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作为出生就住在水面上的浮水部落的一员,淼波从记事开始,就在和水打交道,水性自然不会差。

    也正因如此,他才能够体会到风云的水性有多么的高了。

    不要看他仅仅做出了一个潜水的动作,但是其中却大有玄妙,否则是断难做到这么平滑顺畅的。

    与此同时,淼波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原本是他是不赞成跟过来的,打探敌情可不是儿戏,不仅危险,而且对自身的能力的要求也非常高,尤其是水性,必须要好。

    要知道图腾战士可不是一般人,无论是听觉还是视觉都远远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想要靠近敌人必须做到悄无声息,而想要做到这一点,水性差是绝对做不到的。

    此外,风云曾经出手救过淼漂,是他的恩人,而淼漂又是浮水部落的一员,风云也算是对浮水部落有恩了,让恩人置于险境,显然是不合适的。

    除了这些,还有最后一点,他担心风云是敌人派来的奸细,救下淼漂是为了获取他的信任,进而获取进入浮水部落的机会,最终里应外合,一举将整个浮水部落击垮了。

    当然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他已经向淼漂确认过了,追杀他的遭到了风云攻击的那十一名追杀者确实都已经死亡了。

    如果仅仅是为了让风云打入浮水部落内部,代价也未免太大了,那可是十一名高级图腾战士,放在那里都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还有风云就只有一个人,势单力薄,想要兴风作浪也造成不了多大的破坏。

    不过可能不大并不意味着就没有,淼波还是决定多防着风云一点,这也是他会留在风云身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监视他,防止他搞一些小动作。

    风云其实是知道这些,因为要是将他和淼波还交换一下位置,他也会这么做,而且会比他做得更为过分,毕竟事关整个部落的安危,再多的小心也是应该的。

    风云都甚至有可能不会让淼波参与到这种重要的任务之中。

    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可见情报的重要性。

    放任一个无法完全信任的人加入收集情报的队伍中,显然是不合适夫人,也是非常危险的,哪怕有自己的族人求精和担保,也是不会同意的。

    风云不是奸细,自然不会向奸细那样惴惴不安,一边跟随着前方的淼漂,一边进一步熟悉和发掘身上的皮衣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