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一角 作品

第两千六百八十八章 补血丹

    “云首领,我们还要等上多久啊?”

    黑石原本不想说话的,但是最终还是按捺不住了。

    不是他的耐心不好,实际上,他的耐心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会要等上这么长的时间。

    当然了,这也和风云在赶往芒昆部落途中的表现有关系。

    为了尽快赶到芒昆部落,风云甚至采用了飞行的方式,哪怕招惹了怪物们的注意,被不止一次攻击,也没有做出改变。

    他的所作所为,都给了黑石一种感觉,他在争分夺秒,到了芒昆部落,就会立刻动手,将秘藏剩下的部分给起出来。

    结果呢,等到快靠近芒昆部落的时候,风云突然停了下来,并且带着他藏了起来,这还没有完,一藏就是很长的时间,和他先前的表现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再等一等。敌人的藏匿手段非常高明。上一次要不是你的父亲回来了,将敌人给了引出来,我还不知道有敌人藏在附近呢。”

    风云一边盯着芒昆部落废墟方向看,一边压低了声音,向黑石做出了解释。

    有关他父亲黑岩的情况,他已经在路上抽了一个时间和他说了,他觉得他作为黑岩的儿子,有权利知道他父亲都经历了什么。

    同时,他和黑石说的也都是实话。

    他上一次确实没有能够提前发现敌人的踪迹,直到他们自己现身了,他才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实话实说,事后他还有一些后怕呢。

    要不是他人比较谨慎,没有贸然现身,后来又恰巧碰上黑岩等芒昆部落的幸存者赶回来,说不能他已经暴露了。

    尽管负责蹲守的敌人都是死掉了,并且和他有着直接的关系,要不是他一出手就将他们的四肢给废掉了,他们也不可能采取如此激烈的举动,和芒昆部落的幸存者们同归于尽。

    可是他对敌人的忌惮却一直没有减少,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敌人变得越来越重视了。

    这一次他可不敢保证还会有芒昆部落的幸存者存在,帮他将敌人给引出来,所以他必须小心,免得让敌人给发现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想要破解敌人藏匿行踪的方法,否则就算他这一次没有被敌人发现,之后和他们打交道也是会吃亏的。

    “敌人藏匿行踪的能力确实非常强大,在他们对我们发动攻击之前,我们都没有能够发现他们。”

    黑石听到风云提到了他的父亲,心中泛起了强烈的仇恨,恨不得将敌人都给杀死了,但他依旧对风云对敌人的评价表示了肯定。

    就如他所说的话,直到敌人发动攻击之前,整个部落愣是没有一个人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如果能够提前发现了敌人的行踪,芒昆部落的结局绝对不么差,就算最终还是会落败,也绝对不会败得如此彻底,最起码伤亡绝对不会如此的惨重。

    不过风云的目的也达到了,之后,又等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黑石却再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耐烦。

    对于黑石的表现,风云感到很满意。

    他要发现可能潜藏起来的敌人,需要全神贯注,黑石要是不老实,不仅会让他感到很累,而且也会对他造成干扰。

    在又等了大约一个小时后,加上之前等待的时间,总共加起来差不多有五个小时了,风云自己也开始有些等待不下去了。

    他感动自己的心情变得越来越烦躁,到了最后,甚至需要他动用刀意,将之给斩除掉了。

    可是这样只能够做到治标却无法做到治本,他将烦躁情绪用刀意斩除后,过了没有多久,浮躁的情绪就再一次在他的心底滋生出来,并且像野草一般疯长。

    更为麻烦的是,短时间内,他无法再一次动用刀意去对它进行斩除。

    也不是绝对不可以这么去做,但是在短时间内连续斩除情绪,并且针对的是同一种情绪,是会对他早成相当不好的影响的。

    他就吃过苦头。

    他在发现刀意能够斩除负面情绪,那可是如获至宝,因为负面情绪很多时候真的很折腾人,并且在还会影响人的思维,做出错误的判断和决定,这些又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于是他开始用刀意去斩除负面情绪,其中就包括在短时间内连续去斩除同一种负面情绪,结果他就吃到了苦头。

    他先是开始头疼,而且是各种类型的头疼,针扎、敲击、胀……轮番上阵。

    更为要命的是,他去找了木秋霞,她也给他诊治了,却一点效果也没有,药也吃了,其它的可以止疼的手段,能够想到的都给他用了,症状却得不到一丝一毫的缓解。

    然而这还不是最让风云感到恐惧的,真正让他感到恐惧的是他好不容易熬过去了,头疼好了,却发现自己的感情变得淡漠了,情绪不再出现波动,不仅负面情绪没有了,正面情绪也好像消失了一般。

    一个人没有了感情,那和一块石头还有什么区别。

    幸好这种情况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的状态慢慢得到了环节,但是这却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具体表现是他再也不敢去冒险了。

    之后,他虽然也还是会去斩除负面情绪,但是绝对不会连续去斩除两次,就算做了,也会保证两次之间的间隔时间比较长。

    这一次他就遭遇了困境。

    他原以为他的情绪会比较稳定,将从心底冒出来的烦躁情绪给斩除了,应该可以让在他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免受干扰,但是他高估了自己。

    距离第一次斩除浮躁情绪不久,浮躁情绪就再一次在他的心中滋生,并且滋生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就对他造成了影响。

    渐渐地,他已经难以无法集中全部注意力去搜寻敌人的踪迹了。

    他摇了摇头,将目光收了回来,不禁露出了沮丧的表情。

    “云首领,怎么了?是不是还没有发现?”

    黑石显然察觉了风云的情绪变化,而他这一次却显得格外冷静,还对风云进行了安慰:“不要着急。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破解敌人藏匿行踪的手段,将他们给找出来的。”

    “我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人家黑石有着杀父灭族之仇,都能够保持冷静,我这个外人怎么就静不下心来来呢。”

    风云看着黑石所表现的冷静,顿时感到一阵羞愧,而这样也让他的情绪受到了影响,心中的烦躁情绪竟然减少了数分。

    想了想,他对黑石说道:“这么一直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到现在都无法确认敌人究竟在不在。”

    “云首领,你说吧。你想要怎么做。我全力配合你。”

    黑石似乎听出了风云的弦外之音,立刻表达自己会支持他的决定。

    “我是想这么做的。先去将库房中剩下的东西给收取了,免得它们落到了敌人的手中,让他们变得更加强大,增加我们报仇的难度。”

    风云说到了这里,看到黑石连连点头,明显认可了他的说法,就接着往下说:“等到我们将东西取走之后,我们再将空的库房变成一个陷阱,坑敌人一把。”

    “云首领,就按你说的办。”

    黑石对风云表达了强烈的支持。

    “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