姗梧桐 作品

第七十七章 拉拢方夜

    方夜话未说完,纪灵兮快步上前揪住他衣襟,“你要帮我。”

    “帮?纪姑娘要方夜如何帮?”

    “你回去试探南风离,帮我查出你家王爷的目的。”

    “这万万不行,方夜若真答应了纪姑娘,那就是背叛了王爷。”

    “怎么能叫背叛呢,你这是为了他好。再说了,我日后可是要与南风离成亲的,若是我与他成了亲,你就要尊称我一声王妃。我迟早都会是离王府的人,你替我做事,不叫背叛,叫……”

    “叫什么?”

    “叫先斩后奏。”

    “纪姑娘这样形容,方夜怎么觉得有点不合适。”

    “我觉得合适就行,不用你觉得合适,就一句话,你帮不帮吧?”

    “我……”

    “你若不帮,我就让洛渐清天天给你下毒,看你能抗多久。”

    纪灵兮瞪着眼睛恐吓他。

    方夜无奈,只好点了点头。

    可纪灵兮又怎么会想到,方夜回府就将事情经过全部告诉了南风离。

    如今南风离不需要再伪装自己病弱,所以很多时间,他都是独自一人呆在书房写写画画。

    他对自己写画的东西从不掩饰,方夜也总会不经意瞧上几眼,来来回回几乎看到的都是一副画像。

    听方夜将整件事的经过说完,南风离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方夜道:“她若想知道为什么,就亲自来见我。”

    “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转达王爷的意思。”方夜作揖正欲离开,走两步好像想起什么,回头看着南风离欲言又止道:“王爷,若纪姑娘来了,你当真会告诉她真相?我总觉得纪姑娘好像知道天心泪的下落。”

    “只要她愿意来见我,我会告诉你真相。”

    “王爷既然想纪姑娘,何必每日躲在这书房一副副画她的画像?”

    “只怕去了,也会被拒之门外,她一直在怪我隐瞒了事实。”

    “王爷到底在隐瞒什么事实?竟连纪姑娘都不能说?”

    “不是我不说,是时机未到,你去吧。”

    “是。”方夜再次作揖,然后快步离开厢房。

    当方夜将南风离的意思向纪灵兮转达完毕的时候,纪灵兮再一次气地抓狂。

    在一览芳华不大不小的院子前,响彻云霄的大喊贯穿方夜的耳膜。

    他担心自己会被攻击,提前做好准备往后退了几步。

    “方夜!方大哥!你懂不懂什么叫打探?”

    “纪姑娘只要去见王爷,一样会知道想知道的答案,比方夜打探知道真相来得快。”

    “我让你去打探,就是不想让南风离知道,你倒好,一回府就把我卖了。”

    “方夜不能背叛王爷。”

    “那你就能背叛我?”

    “方夜完成了纪姑娘交给我的任务,按道理来说,不算背叛。”

    纪灵兮无言以对,只能耍无赖,“就你有理!就你话多!”

    “若纪姑娘没别的事,方夜就先行告退了。”

    “我……”

    “方夜告退。”

    在纪灵兮开口前,方夜迅速消失在她面前,来无影去无踪。

    “你看看,随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性子。”纪灵兮指着方夜消失的方向,侧脸向洛渐清吐槽。

    “要不你去见南风离吧,我也想知道他为何要找天心泪。”

    “就因为想满足好奇心,所以你把我卖了?”

    “只是去见一面,又不是让你去嫁人。”

    “我不去!”

    “信不信我把你变丑?”

    “变丑也不去。”

    “信不信我把你变成老太婆?”

    “老太婆?”纪灵兮犹豫看了洛渐清一眼。

    “嗯?”洛渐清抿嘴笑了笑。

    “那你陪我去。”

    “我自然陪你去。”

    “你先等会,我进去收拾收拾。”

    “你这样已经很好了。”

    “不行!我紧张。”

    “又不是第一回见面,你紧张什么?”

    “我就是紧张。”

    “那你快些,别耽误了。”

    “嗯。”纪灵兮点点头,匆匆往厢房走。

    最后也没吃成玉琊做的米糕,就出了府。

    南风离早在离王府的主屋内等候,还准备了纪灵兮爱吃的甜点。

    纪灵兮端起案边的热茶轻抿了一口,然后看向南风离,“你……你不是要告诉我真相吗?你快说,我很忙的。”

    纪灵兮眼神飘忽,始终不敢直视南风离,也不知是别扭还是害羞。

    说秘密时,洛渐清与方夜总是识相在外候着。

    “兮儿是想知道我为何要找天心泪,找到天心泪后想做什么?”

    “我都想知道。”

    “但我只能告诉你一个秘密。”

    “那我不要知道了。”

    “兮儿煞费苦心,现在又不想知道了?”

    “你为何不愿意告诉我?”

    “时机未到。”

    “你为何要找天心泪?”

    “为了忘记一个人。”

    “忘记谁?”

    “一个活了多久,就记了多久的人。”

    “可是位姑娘?”

    “对。”

    “南风离!”纪灵兮激动大喊一声站起,“你是我的未婚夫君,不能想别的姑娘。”

    “所以我要找天心泪,把她忘了。”

    南风离的回答,纪灵兮还算满意,“那位姑娘叫什么?”

    “忘了她叫什么,只记得她的容貌。”

    “你也太不走心了,那姑娘若是知道,该有多伤心。”

    南风离顿了顿,出声继续道:“兮儿可知道天心泪的下落。”

    “你既然问了,对我定是有了怀疑。对啊,我知道天心泪在那。”

    “那兮儿能否借我一用?”

    “我考虑一下。”

    “好,我等你。”

    “半个时辰就能说完的事,你之前为何死活不愿意告诉我?”

    “时机未到。”

    “又是这句话,烦死了。换个话题,你什么时候娶我?”

    “兮儿还找算嫁吗?”

    “你难道想抵赖吗?”

    “等我把那位姑娘忘了,我就娶你。”

    “你这是在逼我拿出天心泪。”

    “天心泪在兮儿手上吗?”

    “没有!不在!不知道!”纪灵兮大喊三声,起身夺门而出。

    回府后,纪灵兮表示很生气。

    她每次生气的时候,就会狂吃东西。

    因为她认为能化悲愤为食量。

    洛渐清坐在一旁看她吃了整整一盘糕点,“你吃这么多糕点,也不怕吃坏肚子?”

    “我不高兴,你还不让我吃啊!”

    “不是不让你吃,是让你别吃那么多。”

    “南风离都跟我说了,他找天心泪是为了忘记一位姑娘。”

    “当真只是这么简单?”

    “嗯。”纪灵兮肯定点了点头,“你能让他忘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