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卫2 作品

第六十七章 真是一对······

    江原慢慢起身回首看去,酒子额头上的木叶护额在秋日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宇智波的族服将她极好的身段勾勒出来,脸上虽然带着怒气但眉宇之间任然有一种开心洋溢。

    “这个混蛋欠我钱,所以······”

    江原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熟悉的香味就涌入鼻腔,张开手臂江原也将身前朝思暮想的女孩抱住。

    “酒子酱,我来还钱了!”

    酒子抱着江原哭笑不得,静静感受着这凌静的一刻。千言万语也抵不过一个拥抱,两人缘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两位···,能?”

    止水尴尬的躺在地上,因为江原踩着他的手而且用力还很大。

    发觉身旁还有人,酒子面带绯色脱开江原的怀抱,站在一旁不知所云。

    江原移脚将止水提了起来,然后对着酒子笑嘻嘻的说道:“酒子酱,这就是欠我钱的混蛋,你说要怎么处置?”

    一听到有人欠江原的钱,酒子立马就来了劲,眼神锐利无情:“止水是吧!服山大叔特意让我关照你,没想到你竟然欠债不还,真的丢进了宇智波的脸面!”

    止水苦笑道:“酒子前辈,你听我解释,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容我给你仔细说。”

    酒子没有理会止水的解释,直接问向江原:“他欠你多少钱?”

    “五十万两!”

    “什么?”

    止水仿佛听错了一般不敢相信,说欠江原的钱他认,自己说请吃饭最后白吃,而且让江原求他的队长付钱,但是什么时候五万两成了五十万两。

    江原恶狠狠的说道:“小子,九出十三归知道吗?而且你还要补偿我的损失,最关键的是你竟然一个人偷偷跑了,这五十万两已经很便宜你了!”

    止水见江原动怒,只好把希望寄托在酒子身上,但酒子白了一眼就转身不理。

    “江原大哥,能宽恕我几天吗?而且你这个利息也太多了,我现在根本没有能力还钱,等以后我多做几个s级任务,肯定还你。”

    止水指天发誓一定会偿还江原的钱,但现在实在囊中羞涩,若是有钱当初在烤肉q自己就不会逃跑了。

    江原与酒子对视了一眼,在酒子鼓励的眼神下江原凶着脸狠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宇智波镜的后代,做为堂堂二代目火影的弟子,我不相信你们家就没有钱。

    你可别一时失足铸成千古恨,要知道本大爷在宇智波可是很吃的开的,就连富岳见了我都要绕道走。没钱,没钱有没钱的还法,等回了村子把你的抚恤金受益人改成我或者是酒子酱,还有你家的房产也要加上我的名字!”

    被威逼的止水无奈之下只好答应江原的要求,接过酒子在一旁写了半天的欠条,临走之时不经痛骂真是一对死要钱。江原在一旁威逼,酒子在一旁写欠条,活脱脱一对狗···呸呸呸,一对夫妻。

    止水揉着被江原踩的生痛的手指离去后,酒子看着江原伸出自己手掌,而江原很明事理的把止水签名的欠条交给酒子,然后温柔的看着酒子。

    或许是感觉到江原的目光一直聚集在自己身上,酒子红着脸,低头用脚踢着小石子轻声道:

    “好久不见,你怎么样?”

    江原微笑道:“还不错,现在三代大人很看重我,而且梧手队长也很照顾我,比起以前好多了。”

    “挺好的嘛!你说的队长是不是断了一只手的······”

    江原打断了酒子的话说道:“就是他,对了酒子酱,你为什么不继续开酒居了?”

    酒子没有回答,轻轻走到江原身旁伸手比了一下自己和他的身高。不错,长高了不少,像一个男子汉了。

    “酒居没有人帮忙,一天天的忙不过来,所以我就把它关了。想着等以后有人可以帮我了再开也不迟。”

    江原微笑着:“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帮你吗?”

    酒子轻咬嘴唇,装做难以取舍的样子。

    “像你这样笨的员工要考虑一下,等消息吧!”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虽然战争很危险,各自心中有很多话要说,可是话到嘴边只有一句:安好?

    相安无事是两人最大的期盼,那千言万语或随风飘荡,或跟着落叶归于地面,或伴着两人的心事藏于心底。战争之下,最大的期望便是安好,不求那功成名就,只求安好。

    相见很快被梧手打断,在江原大起胆子准备牵酒子的手时被打断,两人都板着脸看向梧手,慢点来会死啊!

    梧手大大咧咧的走来说道:“富岳下令宇智波的成员马上收拾物资离开,自来也老师在命令中交代我们两个要做为特别情报小队负责断后,而且要观察宇智波部队离开后岩隐的情况。”

    江原哀声道:“又是这种破任务,及危险又没好处,队长你难道不和富岳商量一下,让他派几个宇智波协助我们吗?”

    “当然有!”

    梧手眉头朝江原挑了一下,然后看向酒子道:“富岳派出协助我们的人就是她,别抱怨这种任务,我们是特别情报小队,这种事情就应该是我们干的,不服你找三代大人去说。”

    江原闭上了自己的嘴巴,既然得了三代的好处就别多嘴,不然三代发火可是杀人不见血的。但富岳那个家伙绝对是嫉妒我和酒子,派酒子跟着自己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吃枣药丸!

    酒子指甲轻轻勾起江原的手,转过头微微一笑道:“能和你一起还是不错的,而且这也不是什么特别危险的任务,别忘了我可是宇智波。”

    见两人公开处刑,梧手咽了一口唾沫默默离开,羡煞旁人啊!走过忙碌收拾物资的宇智波营地,梧手跃上一颗大树,然后坐在树干上,从上忍马甲中取出一张布满皱痕的照片,上面的女孩依旧洋溢着笑脸,那么和煦温柔。

    梧手走后,酒子从自己的忍具包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封信交给江原。打开信封,江原看着里面的内容不经皱起了眉头。

    “你是从哪里得到这封信的?”

    酒子避开江原的话问道:“这封信的内容是真的吗?”

    江原将信收好,双眼注视着酒子说道:“应该是真的,江原家就是监视宇智波一族的存在,但我不是,我从未监视过宇智波,也没有监视过!”

    酒子温柔的笑道:“我相信你,毕竟你可是我救的,监视我这么一个普通的宇智波可没有什么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