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沐尘 作品

第八十章 鹤十七

    不过裴芊芊和仙鹤并没有默契,以为仙鹤不说就是还不满意,于是,裴芊芊又翻了翻荷包,见里面只还有一颗珠子和一张手绢,珠子有点舍不得,于是裴芊芊就把手绢拿出来,对仙鹤说道,“我把手绢送你。”

    “一张普通的手绢,有什么用?”仙鹤恹恹地说道。它还想听裴芊芊夸它呢,结果裴芊芊拿张没用的手绢出来,完全不合它的心意嘛。但是它又不好意思直接叫裴芊芊夸它,它觉得它的脸皮没有裴芊芊的厚。

    “谁说没用?”裴芊芊用手绢扎了个蝴蝶结,“好看吧?”

    “哼!”仙鹤瞅了蝴蝶结一眼,本鹤鹤才不是那么好收买的呢。

    “我给你戴脖子上,这样多好看啊!”裴芊芊笑着准备给仙鹤系脖子上。

    “太一般了!”仙鹤嘴上说着一般,心里其实非常开心。

    但是因为仙鹤没脸,所以不知道仙鹤只是傲娇一下,以为它是真的不喜欢。

    “你要不一般的?”裴芊芊深吸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自己看过丝巾的一百种系法,虽然现在能记住的不超过十个,不过最简单的玫瑰花还是会系的。

    接着裴芊芊用手绢扎了一朵玫瑰花出来,粉红色的手绢扎出的玫瑰花还是挺好看的,“这个喜欢吗?”

    仙鹤心中可乐开花了,比刚才那个还要好看,太喜欢了。不过它不想在裴芊芊面前丢了面子,只得含糊道:“还不错!马马虎虎!”

    “这样还马马虎虎?”裴芊芊觉得自己好像扎不出比玫瑰花更好看的东西了。

    裴芊叹了一口气,准备拆掉重新想一个扎法。

    不过仙鹤立马阻止,“也就勉勉强强吧!”仙鹤其实还想傲娇一下,但是见裴芊芊要拆掉了,“你给我戴上看看。”

    裴芊芊正在绞尽脑汁想其他的扎法,听到仙鹤这样一说,连忙给它系脖子上,还在背后给它扎了一个蝴蝶结。还好仙鹤的脖子比较细,要换成别的,肯定系不上的。

    仙鹤伸长脖子看了看前面的花和后面的蝴蝶结,心里美滋滋的,“你要打听什么事情?你问我是问对了,门派里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就连谁今天穿了什么颜色的底裤我都知道!”

    “真的假的?”裴芊芊觉得仙鹤又在吹牛了。

    “当然是真的了!”仙鹤鄙视了裴芊芊一眼,“说吧,你要问谁的底裤颜色?”

    “我问他们的底裤颜色做什么?”裴芊芊对着仙鹤翻了一个白眼。

    “你不问底裤颜色问什么?”仙鹤吃惊道,“难道你要问女弟子的肚兜颜色?不行不行,这个不能说,说了会被罚的。”

    裴芊芊鄙视道:“你居然是这样的仙鹤!”专门去看人家的底裤和肚兜,还有没有一点底线?裴芊芊都有些郁闷了,“谁要问你这些了?”

    “那你要问什么啊?”仙鹤才一说完,就见裴芊芊低着头,向它招招手,示意它把头靠近点。仙鹤心里对裴芊芊翻了个白眼,修真界,你靠近点说就以为别人听不见么?蠢货!

    不过看了看自己脖子上的花,还是配合了一下裴芊芊,把头靠近她。这才听她悄悄说道:“我想问问你关于你们门派里明凡老祖的事……”

    “不行,”裴芊芊话还没说完,就见仙鹤直摇脑袋,“不行,明凡老祖的事谁也不能提谁也不能说。”

    “为什么?”裴芊芊心中咯噔一下,不会是她猜的最坏的结果吧。

    “不能说就不能说。”仙鹤对裴芊芊还是很有好感的,“你也不要打听他的事,对你不好。”

    听仙鹤这样一说,裴芊芊觉得情况真的很不妙。

    仙鹤见自己没有回答裴芊芊的问题,又舍不得脖子上的花,最后鼓足勇气对裴芊芊说道:“要不你问我女弟子穿什么颜色的肚兜吧。”大不了就被罚,它是真的舍不得这么好看的花。

    “我知道谁穿什么颜色的肚兜干嘛?”裴芊芊没好气道,“我只想知道明凡老祖的事。”

    仙鹤见此沮丧道:“你把花拿回去吧,我不能说。”说了女弟子肚兜颜色最多被罚,说了明凡老祖的事就会没命,虽然脖子上的花好看,但是命更重要,孰轻孰重,它还是能分清楚的。

    见仙鹤如此说,裴芊芊知道问不出什么了,也就不再为难它。看了一眼它脖子上的手绢,知道它是非常喜欢那朵花,“不用了,送给你吧。送给你当个纪念也好。”前路凶多吉少,她还有没有命活下来也未可知,一张手绢,仙鹤喜欢,送它也无妨。

    “真的送我了?”仙鹤非常高兴,本来以为要失去,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

    “对,送你了。”裴芊芊笑道,就算前路再危险,也要微笑面对,不是吗?

    “太好了!”仙鹤兴奋道,不过它似乎觉得这样不好,立马收住道,“我也不能占你便宜,这样吧,以后你乘坐我,我给你免费,额,免费三次。怎么样?”

    “好啊!”裴芊芊笑看着仙鹤,只要她能活下来,肯定有机会坐。

    仙鹤谈好了事情,很是高兴,“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鹤十三,你呢?”

    “我叫裴芊芊!”

    “这名字不好,裴芊芊裴芊芊,就是赔钱钱啊。谁给你取的啊?”

    “我爹。”

    “你爹取的也不好,要不你改一个?”

    “不行,我爹取的不能改。”

    “怎么不能改了?随时都赔钱,这样一点都不好。”

    “确实不怎么好。”

    “就是嘛,我给你改一个,叫什么好呢?我叫鹤十三,你就叫鹤十七吧。”

    “为什么不是十四?”

    “因为有十四了啊,十四,十五,十六都有了,就没有十七,你就叫鹤十七,挺好的。”

    “不是,”裴芊芊给了自己一嘴巴,怎么去纠结数字问题去了?“我是说不能改名。”

    “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你以后就叫鹤十七,就是我的小弟了。”仙鹤美滋滋的说道。

    “谁是你的小弟了?”裴芊芊郁闷了,“我不改名!”

    “好了,十七,咱不纠结这些了。马上就到了。”

    “这么快就到了?”

    裴芊芊看向前面,明清已经站在了地上。

    他们确实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