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三佰 作品

第八十章 四娘茶楼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被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小刀浑身不习惯。

    “郭小刀,听你这名字你是用刀之人?”袁兰指着郭小刀道。

    “你这是什么歪理?照你这么说,我要去叫郭小剑,岂不是用剑之人?”

    “错,如果你叫郭小剑,那你就是‘贱人’。”袁兰说完自己呵呵笑起来。

    “那袁兰这个名字又是什么人?莫不是种种兰花,除除杂草,闲杂之人?”

    “是貌美如花,长若盛兰!你是有眼无珠,不懂欣赏。”袁兰说完玉指背拂下巴。

    “好吧!我不懂欣赏,那你自己孤芳自赏吧!”小刀一个转身又往另一处走去。

    袁兰看着小刀走开,嘴角一笑,终于来了一个有趣的人。

    “貌美如花,长若盛兰!没有我芙芙妹妹好看!”小刀轻声一念。

    这是京都守护正二品的府邸,大官的府邸,我居然可以住在这里,到底是谁在帮我?师傅是你么?师傅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为何不直接告诉我答案?小刀坐在院子中的石亭上闭目寻思!

    时至傍晚,小刀芙芙跟袁海袁兰一起吃饭,饭厅上摆满了一大桌酒菜。袁兰时不时瞄一眼小刀。

    “不知饭菜可合二位的胃口?”袁海道。

    “袁大人实在客气了,这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哪能不合胃口啊,来!我敬袁大人一杯。”小刀举起酒杯道。

    “郭少侠满意就好,请!”袁海举杯一饮而尽。

    “袁大人你总喊我郭少侠未免有点生份,不如你就喊我小刀。”

    “也好!”

    “小刀!”袁兰反而抢先喊了一句。

    “袁兰姑娘,我也敬你一杯。”小刀自己倒了一杯酒,向袁兰示意一下便一口喝了。

    “兰儿,你怎么可以直呼小刀兄弟的名字呢。”袁海妻子已去世多年,并无再娶,对袁兰是百般疼爱。

    “爹爹说得对,那我就喊小刀哥哥,还有这位芙芙姐姐。”芙芙跟袁兰见面时已经相互作了介绍。

    “袁兰妹妹,我初到京都人生地不熟,还望你多多照顾。”

    “好啊!明天我就带你去京都大街逛个遍。”姑娘家逛街,那是不得了的事情。

    ……

    冬天的太阳,实在难得,冷风暖光,反而让人十分舒服。

    袁兰带着芙芙小刀在京都城大街上行走,背后跟着两个提东西的仆人。

    “京都城乃天子脚下,真龙之地,这里进出守卫森严,不过城内却宽松得很,这里的买卖也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袁兰滔滔不绝中。

    “站住,你少给了一个铜板!”茶楼的老板娘追出来喊道。

    一个四十多岁的胡须男子被喊住,嘿嘿一笑,“花生米少了,就该这个价。”便快步逃走。

    “这就是你说的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小刀故意叹道。

    “凡事有个例外,这家茶楼的老板娘得另当别论。”袁兰大步走进茶楼。

    “哎呦!袁大小姐,你来啦!快快到楼上雅座!”老板娘刚刚还凶巴巴的脸突然就喜逐颜开,在这冬天里却笑得春风十里。

    小刀芙芙还没来得及看茶楼的名字就跟着走了进去。

    “楼上雅座,三位贵客,上好茶!”老板娘大声吆喝,茶小二心领神会,来了有钱的主,使劲上最贵的就对了。

    “来咯,三位贵客,上上上好龙井茶,特特特制花生米,还有其他小吃一会就上。”茶小二特意说了三个上,三个特。

    “何谓上上上好?”芙芙问道!

    “三位贵客,三个‘上’刚好!”茶小二笑着道。

    “那我们要是来是十个人呢?”小刀眼睛一挑,微眨一下。

    “那也好办,公子你要不要试一下加多七个茶位?你就知道我怎么喊了!”

    “没你事了,下去吧!让叶四娘上来陪我。”袁兰开口道。她是常客,茶小二这点斤两她自然知道。

    “叶四娘就是刚才那个老板娘?”小刀问道。

    “你没看见这茶楼的名字么?‘四娘茶楼’,视钱财如生命的叶四娘,小气起来又理直气壮,多少中年大叔拜倒在她的花生米上。”袁兰说着拿起一粒花生米放入口中,闭目享受,如同吃了山珍海味。

    “什么中年大叔啊?分明是迷倒了你这个美若天仙,长若盛兰的大小姐啦!”叶四娘摆动着身姿走过来,虽已年过三十,却丝毫不显老,皮肤白皙又透着红韵,五官精致,略有装扮,把握得刚刚好!

    “叶四娘,你什么时候把租金给交一下?”袁兰轻轻闻着龙井茶香,细细品了一口。

    “袁大小姐,这个月茶楼生意不好,你就多宽松几日。”跟叶四娘要钱?那不是要她的命么?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有多不好?”

    “简直是惨淡啊!”

    “惨淡?”

    “惨不忍睹!”

    “那好吧,我也不为难你!”袁兰把茶杯放到桌子上。

    “女子何苦为难女子呢?你说是吧!”叶四娘皱着眉头,一脸可怜的样子。

    “既然叶四娘经营无方,不如换其他人试试?刚好我这位朋友初到京都,也没什么事做,让他接手,你就不用愁眉苦脸啦!”袁兰站起来把叶四娘轻推到凳子上,接着又道:“你们聊聊?”

    小刀看到袁兰眼色,心中暗笑:“这个鬼丫头,真是人小鬼大,分明是将叶四娘的军。”

    叶四娘什么人没见过,尤其是男人,眼前这位公子怎么看也不像是要做茶楼买卖的主。

    “不用聊,只要娶了老板娘,茶楼自然就归他啦!”叶四娘故意把手搭在小刀肩膀上,吓得小刀躲了一下。

    “茶楼是我们袁府的,你要是按时交租,那也罢了,你今年好像还没交过租吧!”袁兰对父亲把茶楼给叶四娘经营一直不满。

    “袁府是你爹袁大人说了算吧,姑奶奶,你来这里吃喝我没收过你一个铜板,这没错吧!你就别操这份的心啦!”叶四娘靠近袁兰低声道。

    “别以为你去找夏管家要钱我不知道,你只会多要,怎么会少收?”袁兰却是大声道。

    叶四娘一时无语,突然楼下茶小二大声喊道:“有贵客到,楼上雅座!”便借口去招呼客人。

    只见一个披着银色披风的外地男子走上楼来,后面跟着几个随从。

    小刀抬头一看,不由一惊,居然是骆驼门的王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