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绒骈姘 作品

校草不可能这么乖22

    任浅浅看向穆白,这个少年一下子有点儿陌生,总感觉,他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拽拽他的衣角,穆白低头看她,她的眼里很平静,但他明白她的意思。

    身后的父女已经打了起来,他向助理低头说了几句话,“好了,浅儿,我们走吧。”

    任浅浅没有再停留,选择和穆白一起离开。

    李诒芸一个女生自然是打不过她父亲的。

    苏庆伟有些魔怔的说道,“诒芸,不痛,一下子就过去了。”

    他让人去拿刀,李诒芸心里闪过恐慌,她感觉,自己要失去她的手了。

    任浅浅,这都是因为你。

    “苏庆伟,你要是敢砍我的手,你一定会被驱逐出去的。”李诒芸歇斯底里道。

    一边的助手无奈的摇摇头,看着这对父女。

    看他们狗咬狗到这个地步,他上前,“少爷说了,不用砍了,毕竟,任小姐不喜欢血。”

    苏庆伟一听,立马把李诒芸拉起来,“谢谢任小姐,谢谢任小姐,。”

    他转过身来又对李诒芸说:“诒芸,没事吧。爸爸跟你开玩笑呢。”

    李诒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

    目睹了这一切的夏如影浑身战战兢兢,她没有想到,任浅浅居然有了这么大的一个靠山。

    她现在万分悔恨自己当初的行为,要是知道任浅浅这么厉害,她绝对不会和她交恶,可,现在一切都晚了。

    只能希望她不要再计较以前的事情了。

    夏如影暗暗祈祷道。

    “小白,你要带我去哪里?”任浅浅面无表情道。

    “浅儿,我有些伤心,我风尘仆仆的来一趟你居然这么冷淡。”穆白夸张道。

    没有了刚才嗜血的味道,现在的穆白,看起来是个极其温柔的完美男友。

    “小白,我说过了,我们,不可能。”任浅浅用力挣脱开他的手。

    一字一句,狠狠地砸在穆白的心上。

    穆白面色不变,“浅儿,你现在还不清楚吗?谢信孚他不适合你,现在的他自顾不暇,他什么都给不了你,甚至都保护不了你。”

    任浅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确实呢,现在的谢信孚确实保护不了他,那又如何。

    自己只要懂自己的心就好。

    她喜欢他呢!

    她愿意等他,等到他有能力给自己一个家。

    穆白被她看的有些发慌,“浅儿,你这是执迷不误。”

    他走上前,把她拉到怀里,低头就要吻她。

    任浅浅手疾眼快,把自己的手放在嘴上。

    穆白见没亲着,也不恼,只是舔舔她的手心。

    “味道和我想的一样甜美。”

    任浅浅:“……”

    她似触电般伸回去,脚下毫不留情直接踹向穆白身下。

    穆白一时不查,抑或他根本不愿相信,任浅浅会踹他小兄弟。

    任浅浅看着他一脸痛苦样子,笑了笑,“小白,你很好。”

    穆白:好人卡,我不要。

    “但是呢,我不喜欢你,在我心中,你永远只会是我的好兄弟,懂吗?”

    “浅儿,你不试一下,怎么会知道我们不可能呢?”

    任浅浅笑笑,“那是因为,这颗心里,装满了他,也只会为他心跳加速呢。不要在我身边浪费时间了。”

    “大学四年,你少过来找我吧,我现在决定用心读书了,以后去考研,我也需要变得更加优秀,这样,才可以配的上他。大学期间,我是不会再谈恋爱了。”

    穆白看着任浅浅,她的眼如古井般幽深,无波无澜,却让他心生退意。

    这样的眼,似乎在梦里见过。

    “再见,小白。”

    他努力克制着身下的痛苦,任浅浅她完全没有手下留情。

    向着她走去,似乎,这一次再见,他就会永远的失去她了。

    谢家

    谢父一脸惊喜的看着谢信孚,他的儿子就是优秀啊,让公司起死回生,简直不要太厉害。

    不亏是他的儿子,遗传了他优秀的基因。

    谢父满意的摸摸自己近乎秃顶的头。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