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念白 作品

第189章 地下不凉吗?

    从遇见殷府中两名仆人的地方到甲鱼县差不多有五十余里的距离,不过在周青似鬼魅般急行的赶路下,仅仅不到半个时辰,他的身影便出现在了甲鱼县城边。

    此时虽然已经入夜了,但今晚的甲鱼县城却是灯火通明。

    只因为今晚是年末,一年之中的最后一天,县城里的家家户户门前,都亮着红灯笼。

    走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之上,周青望着每家每户门前的灯笼,心中升出了几分淡淡的忧伤。

    就在他走到一个街口的转角之时,看见一名青年和一名小孩正蹲在一个巷子口,正将手中的炮仗丢进漆黑巷子里。

    随后,那条巷子里面亮起了火光,片刻之后又熄灭了,站在巷子口的小孩拍着手,一脸观乐的鼓着掌,看上去很是开怀。

    “这位兄弟新年好呀,我能向你打听个事吗?”

    走到了青年与小孩近前,周青冒昧的开口说了一句。

    “新年好呀兄弟,你有什么事你说吧,别这么客气。”

    巷子口的青年见周青语气颇为客气,旋即便开口与他攀谈起来。

    通过一番交谈之后,周青从这名青年的口中打听出了殷茅的住处,随后,他便直接往城北的殷府去了。

    年末的最后一天,本来应该是一个欢欢乐乐的年节,可是今天的殷府之中却是愁云惨淡。

    技安和长寿出府去了邻县,为殷茅请大法师去了,九斤和叫桂儿、月儿的两名丫鬟守着奄奄一息的殷茅正暗自神伤。

    “呜~技安和长寿那两个龟儿一样的玩意儿,怎么还不回来,老爷这气息越来越弱了,在这样下去,怕是撑不到明天天亮了。”

    守在殷茅床旁边的桂儿语气中带哭腔说着。

    “早知道就不让他俩去了,要是我去的话,说不定现在就把那位法师给请回来了。”

    九斤一脸急燥的走到床边看了看,本就一脸哀伤的脸色又浓了几分。

    另一名叫月儿的丫鬟则是抬袖抹了把泪水,默默的拿着一块热毛巾走到床边,放在了殷茅的前额。

    原本冒着热气的毛巾只是刚一贴在殷茅前额,热气消散而去,在过一小会,毛巾上的水渍就变成了亮晶晶的冰渍。

    对于这样的一幕,房中的三人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因为他们三人在这里照顾了殷茅一整天,已经看见数次热毛巾快速变成冰毛巾的样子了。

    就在房中三人伤心之际,有微弱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听到敲门声,九斤哀伤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

    “应该是技安和长寿回来了。”

    自语了一句后,九斤快跑冲出房间,往院门跑去了,可是当他拉开院门时,脸上的喜色却是在无声无息间消散了。

    只因为大门外敲门的人并不是技安和长寿,而是一个他从末见过的红衣男子。

    站在殷府门只的红衣男子正是周青,他与九斤对视了一眼,在这一眼之中,他看到了九斤脸上复杂的转变。

    初开门之时,那小伙是面带喜色的,很快,在看清了周青之后,脸上的喜色消退下去了,而后,他的脸上升起了一丝疑惑。

    看到在短时间内,对方脸上精彩的表情变化,周青属实是有些吃惊。

    “既然认出了我,便领我进屋吧。”

    见九斤准备开口,周青直接出口打断了他的话,随后在九斤的点头下,跟着他进了殷府。

    来到殷茅躺着的房间,周青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老徒弟,心中不自觉的升出了一丝感伤。

    回到到十年前,他离开甲鱼县时,自己这徒弟给自己真心的那个跪别。

    眼下周青能出现在这里,也正是因为十年前自己这老徒弟真心拿自己当师父看待,所以他才想着来看看他,却是不料,差一点就生死相隔了。

    “九斤这人是谁?”

    在周青进房之时,坐在床边的桂儿看见陌生的周青后,不解的开口问了句。

    “老爷香堂中画相上的人你们忘了?他是咱老爷的师父。”

    在两名仆人简短的对话了一句后,周青已经走到了床边,他低头看了一眼气若游丝的殷茅,然后伸出右手以指点在了他前额上。

    一指落下,一股普通人无法看见的灵力注进了殷茅体内,片刻之后,周青松开了手,自顾走到房中的一张木桌边坐了下来。

    眼见于此,三名仆人也不敢开口问说什么,倒是那名叫月儿的丫鬟识趣,倒了一杯茶放在了周青身旁。

    看到丫鬟端来的茶,周青笑着对她点了点头,随后一指点在了茶杯了。

    随着周青的这一指落下,茶中的茶水自动从茶中飞了出来,呈一条线直接射到了在床上躺着的殷茅口中。

    茶水诡异的飞到殷茅的口里面,这一幕让九斤、桂儿和月儿三人怔住了。

    对于这样子的神通,身为普通人的他们,自然是从未看见过的。

    茶杯中的茶水并不多,水线只持续了片刻,茶杯便空了,而杯中的水此刻已经尽数飞进了殷茅的嘴里面。

    “咳~”

    喝完了一杯茶水之后,躺在床上昏迷了一整天的殷茅咳出了一口水,随后他双目一睁,伸手撑起了躺着的身体。

    “老爷,您醒啦。”

    看见殷茅醒来,守在床边的桂儿和月儿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笑容,不远处的九斤见状,也从茶水的惊讶中回过神来,跑向了床边。

    “我~”醒来后的殷茅扫了一眼围在床边的桂儿和月儿,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正欲开口说些什么之时,他透过月儿和桂儿中间的缝隙,看到了一个身穿红衣的人正坐在房中的木桌边,背对着自己。

    看到周青背影的一瞬间,殷茅怔住了,他一脸疑惑的从床上爬起,连鞋都顾不得穿,直接光脚下了地,走到了木桌旁。

    一眼看去,一张与殷茅记忆中没有多少变化的脸映入了他的眼中。

    “师父!”

    双膝一弯,殷茅跪在地下直接对着周青磕起了头,眼见于此,房中的另外三名仆人也同时对着周青跪了下来。

    “地下不凉吗?”

    隔空一挥手,周青将自身灵力散出了一些,把跪在地下的殷茅和三名仆人掺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