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第一百一十二章 预测与感知(第一章)

    安南和吉兰达伊奥最先离开了茶厅。

    更确切一些的说法……是逃离了案发现场。

    “大叔,你怎么看?”

    安南深吸一口气,发出了沉重的声音。

    在他身边,先知学派的巫师吉兰达伊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会有事的。”

    黑发黑眼的中年人肯定的答道:“因为他们打不起来。”

    他有着一头浓密的卷发,双目深邃的仿佛深深烙下去的痕迹,面容如雕像般深刻。

    “这么肯定的吗?”

    “自然。”

    吉兰达伊奥无比确信的答道:“正因如此,才更要排除变量。”

    “变量?”

    “嗯……你可以理解为,是已被固定的基础事象上,关于性质、数量、强度等方面的可变物……”

    “不,我不是对这个词不了解。”

    安南摇摇头,追问道:“我的意思是。预言系的法术是需要排除变量的吗?”

    “……大多数情况下,是的。”

    吉兰达伊奥点了点头,有些疑惑道:“泽地黑塔没有预言系的导师吗?”

    不等安南回答,他便解释了起来,语气就像是一位导师一样:“简单来说,预言系的能力与法术大致分为两类。一种是预测、一种是感知。

    “预测类的能力,是主动寻找‘未来记录点’中的事象情报。

    “比如说,你随意给我两个数字,让我计算它的结果……因为这个问题我必然可以计算出来,而且它的结果是唯一确定的。所以我现在就可以跳过过程,直接预测到它的结果。

    “同理,预测弹道、预测回答、预测硬币正反面,都是很简单的能力,甚至无需施法。而像是预测我今天会遇到谁、预测我们接下来会前往哪里就会复杂许多……简单来说,只要是包含除自己之外的预测,难度与消耗就会骤然提升,错误率也会上升。”

    “总的来说,答案越是固定、越是唯一,那么结果就越容易得到。越是在过程中多变,预测起来就越困难。

    “比如说,我可以预测你刚刚想说的话……”

    吉兰达伊奥盯着安南看了看,思索了一会开口道:“你想说,‘人类的思想是不是变量’,对吧?答案是,‘是的’。”

    ——是的。

    安南点了点头。

    虽然大致有些区别……比如说,他想问的其实是“你是不是想要排除‘思想’的变量”。

    这微小的误差,应该来自于吉兰达伊奥对安南、和对杰拉尔德的理解偏差。

    “所以,你可以短暂的看到未来?”

    安南追问道。

    “是看到短暂的未来,”大叔纠正道,“我们所能得知的,也就是‘我们所能得知’的情报而已。

    “只要影响未来的不确定节点已经明晰,我们就可以提前看到结果……也就是我眼中的未来。”

    吉兰达伊奥说着,瞥了一眼茶厅,又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安南:“只要我们都离开,他们就一定打不起来;而如果你和玛利亚殿下都留在里面,他们就有大概率会打起来……

    “但我这是随便看了一眼而已,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我也不知道。但我个人倾向于顺着能确定的未来方向去走,而不是去改变未来到未知的方向上。”

    “这样啊……”

    安南慢慢点了点头。

    他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为了确定这个念头,他向吉兰达伊奥问道:“那感知呢?”

    “感知啊……”

    吉兰达伊奥不明所以的叹了口气。

    他这次的回答很简单:“简单来说,老师突然感知到他即将死去,这就是感知。不能主动寻求答案、答案也未必有用,但感知的结果基本上是固定的。

    “因为锚定这个未来的几个关键节点已经发生了,但我们并没有察觉到……简单来说,就是晚了,光凭自己的力量绝对不可能改变未来。想要改变从感知中得到的预言,就反而要引入非常多的变量。”

    安南大致明白了。

    预言系法术的原理,基本就是主动或是被动的,从未来的自己处得到一些碎片情报。

    这的确是相当全能的法术。

    “预测”的结果,是“未来的可能性”,因此可以随意改变。

    而“感知”中得到的结果,是“接下来的结局”。

    不是感知到的未来无法改变。

    而是光凭自己的力量,难以撼动命运的浪潮。

    安南沉默了一会。

    既然如此。

    他们这个仪式,难道是用来改变“米开朗基罗被人所杀”这一命运的吗?

    ——是的。

    至今为止,都没有确实的证据表明,“米开朗基罗已经死了”。

    他们之所以这样认为,只是因为进门时的石像对他们这样说而已。

    可如果那个石像说的是假话呢?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