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一言 作品

第122章:除了一战,别无选择!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也让孟导有所担心,那就是江心一旦受伤,自己怎么和张导交代,毕竟送张导走的时候,张导给自己唯一交待了一句话,这一句话,是关于江心的。

    这一句话孟导从来没有对江心说过,因为现在不是合适的契机。

    林淑依捂住张大的嘴巴,不敢直视。逐渐感觉手心中有些许液体,他不知道这液体究竟是不是汗液。

    何语珊这时候也是担心万分,但是这种担心和林淑依的担心不同。

    因为林淑依的担心是纯感情的担心,何语珊的担心是一种带有目的性的,如果江心这时候由于恐高而放弃这场戏,多半便可以宣告江心和武侠片基本无缘了。

    因为武侠片有绝大部分的戏都需要吊威亚。

    如果江心没有放弃,选择继续完成,却因为恐高症跌落,身体受伤,多半和这场剧是无缘了。

    无论江心是放弃或者不放弃,都无法按照自己的计划,将来渴望江心接大导演的电影,并且指定自己也成为该剧的演员。

    她现在唯一盼望的只有一条,那就是奇迹的发生,那就是江心能够战胜自己的恐高问题!

    何语珊看到林淑依的表情,说道:“放心吧,你们的江老师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何语珊这么说,不仅仅是安慰林淑依,同时,也是安慰自己。

    林淑依狠狠的点了点头,眼睛中充满着泪花,双手依旧捂住嘴巴。

    江心的脑海中像是有两个小人吵架一般。

    一个小人说道:“别怕,不会有任何危险,放心的去演你的戏。”

    另一个小人说道:“你会摔死了,太危险了。”

    江心知道,现在已经在空中,对自己来说没有任何办法。

    除了一战!别无选择。

    江心面部狰狞,口中憋了一口气,接着使劲用力,让这口气冲到脑袋中。

    只是不到一秒时间,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显现了出来。

    这么做,是为了等会儿落地的时候,显得更加有仇恨感,这样,镜头下的人物会显得极其的生动。

    刚才的表情是眼角红肿闪烁泪花,这是为了表现此时此刻的林平之误杀余人彦实属无奈,是对方欺人太甚,避免人物被脸谱化。

    兔子急了还要咬人,何况林平之被余人彦踩在了地下!

    表情发生变化,会让演员显得非常有层次感。

    在表演界有一个形容演员表情的举例,叫做“吃鸡蛋”。

    吃鸡蛋,必须要先敲碎蛋壳,接着剥蛋壳,接着吃蛋清,最后才能吃到蛋黄。

    敲碎蛋壳就是在破冰,首先要突破自己原有的性格,剥蛋壳就像是在酝酿表情,酝酿现在饰演人物的表情。

    吃蛋清,就像是表情的第一层,第一层达到了,才能有第二层,也就是才能吃到蛋黄。

    这就是表情塑造的层次感。

    而江心,在跳跃弹簧床之前,酝酿好了第一层表情,现在已经酝酿好第二层表情,接下来就是要爆发!

    空中的江心,双手握剑,逐渐落地。

    剧组原先是准备让演员,先落到护垫上,保证自己的安全,停顿修整一下,接着再拍林平之举剑误杀余人彦的情节。

    江心却想让这一条戏一镜到底,当初拍摄《火海》的时候,江心也不想通过分镜头饰演,就是害怕将来剪辑的时候会影响片子的流畅性。

    约莫几秒种后,“轰——”的一声,江心落在地上。

    林淑依双手捂得更紧,却又在手指尖露出一个小小的缝隙,观察江心现在的情况。

    当林淑依看到江心稳稳地站在地上的那一刻,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时候江心拿起道具剑,趁着余人彦正在和他人搏斗,轻轻的按了一下道具剑的开关,剑身迅速收回到剑柄中,就好像江心从余人彦的后背狠狠的刺过,并且刺透了他的身体一般。

    “镜头跟上,镜头跟上!”叶飞羽大喊道。

    摄影师也原以为江心会分两次进行这镜戏的拍摄,没想到竟然能够一次性完成,从镜头屏幕中探出头来,怪物般的看着江心。

    “化妆师,准备!”叶飞羽喊道。

    “武行准备!”

    化妆师拎着化妆包,迅速向前,在余人彦的前方安装了只有剑身,没有剑柄的一把剑,将一个小血包塞到扮演余人彦的余向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