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潮1 作品

第二章、崭露头角,通判将归

    或许是消耗了精力,再加上原主身虚体弱,因此陈鸿宇很快便感觉到了深沉的疲惫,上了床铺沉沉睡去。

    翌日,一大早,陈鸿宇便带着纸笔书籍出了门。

    “平哥儿,这是去家塾学习?”旁边路过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此时他看见陈鸿宇这般打扮,有些艳羡的道。

    “对!”陈鸿宇笑着应道,同时根据原主的记忆和他闲聊两句,这才向着许家家塾赶去。

    大吴私学形式灵活多样,有塾师在自己家中设学授徒开设的私塾,也有官府或者乡绅出资开办的义学。

    而他所去的私塾却是属于家塾,乃是许家自己为教育其家族的子弟,聘师设塾于家内。

    毕竟,许家怎么着也出了几位大人物,勉强脱离了普通地主的阶层,一只脚已经踏入了世家的行列。

    他也不是没想过来过一鸣惊人,引起家族注意,直接快速崛起。

    但是,在东辰世界盯上这一方世界的关键时刻,即便出现这样的天才,恐怕也会受到最严厉的检测,一定会暴露。

    因此,他还是觉得一步一步稳扎稳打,缓慢崭露头角。这家塾,也是非去不可的。

    毕竟,他此时只有通过在家塾之中崭露头角引起家族注意才能尽快提升地位。

    ……

    许家,家塾,陈鸿宇正襟危坐,认真的盯着前方讲解典籍的夫子,心中却是在不断根据原主记忆理解其他典籍。

    家塾之中分为蒙学和经学两个部分,或者说是两个班级。

    蒙学之中,都是一些刚刚开始识文断字的七八岁八九岁孩童。

    至于经学班级,已经都是十余岁的少年,开始为县试做准备。

    经学班级,主要是教授这个世界的重要儒家典籍,合称四书五经。

    虽然这四书五经和他记忆之中有着很大相似,名称更是一模一样。

    但是,即便他未穿越之前没有读过几本四书五经,但是论语之中很多内容他可是记得清楚,与大吴之中流传的《论语》有着很大的区别。

    大吴之中的《论语》,是由本界儒家至圣苏子弟子记载的苏子与其弟子的言论。

    摇了摇头,陈鸿宇继续继续研习典籍。

    “平哥儿,我现在所讲述的这篇文章之中……。”夫子双手负在身后行至陈鸿宇身后,手中戒尺轻轻摇晃。

    却是陈鸿宇刚刚不小心走神被发现,毕竟现在神魂弱小,做不到游刃有余的一心多用。

    因此,一时被夫子发现。

    看着身旁孔武有力的夫子,陈鸿宇站了起来。

    “原主此前也算不得什么绝世之才,只算是比较出众。

    因此,段时间内不能展现出太过巨大的变化。

    夫子所问的这个问题,难度算是中上,耗费一些苦工就可以解答,再加上刚刚夫子就讲解过,因此对于原主来说不算太难。

    不过,倒是可以稍稍将水平提高彰显原主的进步,为以后的变化打下基础。”

    思绪间,忽然感觉背上被轻轻一敲。

    就见的夫子面色威严:“平哥儿,想什么呢?莫非是刚刚没有认真听我讲学?”

    顿时,四周传来一阵嬉笑声。都是些半大小子,大的有十七八岁,小的可能只有十二三岁。

    此时见到陈鸿宇这般模样,都有些幸灾乐祸。

    陈鸿宇不禁有些尴尬,不过他转瞬将这份尴尬抛之脑后,仰头正色道:“夫子误会了,夫子学问深厚刚刚讲学之时,学生脑中灵光一闪略有所得,因此有些出神。

    刚刚那数息,也是想要组织一下语言。”

    见他面色恳切,夫子已经是信了三分,在他看来许平这孩子平常也比较实诚,更何况此时的情景也没有必要撒谎。

    此时,陈鸿宇却是不敢怠慢,将能够让原主出彩却又不至于太过让人惊讶的回答缓缓道出。

    “坐吧!”夫子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扶着胡须赞叹道:“平哥儿却是开窍了,这回答算得上是很优秀的解答,比起你平日里表现出点水平高了不少。

    若是能够一直保持这个水平,将来参加县试考取一个秀才功名应该还是有可能的。”

    经过这段小插曲之后,便是继续上课。

    一直到了正午,这才下了课,顿时私塾之中如做鸟散,却是已经到了开饭时间了。

    “平哥儿,你今天可太厉害了,狗蛋他们一开始还笑你来着。”

    看着端着饭碗坐在自己对面自顾自兴奋讲话的少年,陈鸿宇淡然一笑。

    这少年名为许墨,比他小一岁。

    私塾讲学之际,所有学生都是住在私塾之中,只有节假日才会回家。

    这许墨就是他的室友,与他共同居住一间屋舍,在原主记忆之中,也是与他关系最为亲近的同族少年。

    “我这次回家可是提前预习了一番此次夫子要讲的内容。”陈鸿宇随便找了个理由。

    接着,他又顺嘴劝道:“许墨,大吴毕竟是以儒学治世,好生学习考取功名才是正道。”

    这许墨与原主关系极好,日后想必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与他是室友,因此他也是顺嘴劝解一下。

    果然,听见他的劝解,许墨连连摇头:“我可能是真没有那个天份,我爹也说过等我再学习两年参加完县试直接给我娶媳妇。”

    说到这里,他忽然低头兴奋道:“哎,平哥儿,你知道么,我们许家的许岩叔父,要回来了。”

    “许岩!”陈鸿宇心中一震,这位幼时天资也算不得多聪颖,但是依靠勤奋好学,考取了秀才功名,后来进入军中,入了文职。

    如今,已经是天水郡通判,虽然品级不高,但是权利极大:凡天水郡兵民、钱谷、户口、赋役、狱讼听断之事,可否裁决,与守臣通签书施行;所部官有善否,及职事修废,得剌举以闻。

    族中历来传闻,这位许岩叔父或许是因为曾经经历的原因,对于族中那些勤奋好学的子弟多有提点。

    我若是想要尽快摆脱现在的处境,这位许岩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点,只不过怎么引起他的注意力并且得到看重,却还是得仔细思量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