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白神 作品

第326章 贤菲(1)

    3603

    “啊!!好痛啊,夏宇你用力轻点行吗?”

    “我已经很轻了,像腾格尔唱歌那样九浅一深的。而且你不觉得这么做很爽吗?”

    “爽你个蒜头王八啊,我都快要被你疼死了。你是上天派来惩罚你曾哥的紫霞仙夫吗?”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给你上药了啊,你自己找一菲去。”

    说做就坐,说不做就不做。

    夏宇就这么直接把伤药和棉签放下了。

    尽管眼前曾老师那被鱼缸砸出的红肿的的确确很大也很重。

    但那是一菲给他种的爱的草莓啊。

    美嘉好奇的问道:“曾老师,你跟一菲姐什么仇什么怨啊,一菲姐居然用鱼缸砸你!”

    说着,美嘉给曾老师脸上的伤口贴上了药膏贴。

    有了药膏贴,雨过了天晴了,曾老师觉得自己又行了。

    抬起罪恶的手碰了碰那发疼的伤口,顿时就哦嚯嚯嚯嚯的痛叫出来:“算了算了,这手真是罪恶。哎你们说为什么我们明明知道碰伤口会是痛的,但还是会经常忍不住想要去碰它呢?”

    “这还不简单,因为你手贱。”子乔笑道:“就像你青少年时候的手,还有现在面临干瘪的钱包和满满的购物车时候的手。一样的罪恶。”

    夏宇点点头,用十分高大上的词句说:“没错,前一个你扼杀了万千可能的生命,后一个你倒是为国家总消费指数作出了贡献。”

    “诶嘿!!别胡说八道了!”

    子乔摊了摊手,无辜的说:“是你先问这个问题的,我们只是就事论事的分析一下。你说是吧夏宇。”

    “嗯嗯,是你先开始的。”

    曾老师白了俩货一眼,对美嘉说道::“一菲她不是用鱼缸砸,是一菲她为了救我出来,再往外扯鱼缸的时候,鱼缸压出来的。”

    “一菲居然没有直接拍碎鱼缸!”夏宇惊道:“这和我的剧本不一样啊。”

    曾老师没好气的反问道:“那你的剧本是什么样的啊?要真拍碎鱼缸,我现在浑身上下就会插满了玻璃摺子。”妈耶还彪出了东北大碴子的口音。

    “我的剧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夏宇问道:“后来那个鱼缸去哪里了?”

    子乔扫视了一眼周围,发现这集戏份还真没有一菲和那个小鱼缸的戏份:“哎!!难道一菲真的打算把小区的人工湖给换了?”

    “因为破了一个角,所以一菲拿回去给那个老板维修了。一菲说,维修回来之后打算先放在楼下小黑那里。”

    “楼下小黑??”

    美嘉困惑道:“他怎么连仓库的工作都做了?”

    “都说了小黑是万能的啦!”

    哦哦~~~

    美嘉咋呼咋呼的点了点头,随后快速反应过来举一反三:“小黑居然还能这么使。下次我也把我的衣服先放楼下小黑那里一些。我的衣柜都快塞不下了。”

    “哎好主意啊!!”子乔一听美嘉的话也有主意了:“正好我房间里的西装也太多了,装不下了!也一并交给小黑保管吧。”

    【爱情公寓众:小黑,真好使。】

    “子乔,你脸上的伤,好像好了不少了。”

    “哦,你说这个啊。”

    子乔碰了碰脸上之前被美嘉如来神掌的位置,说道:“已经好的差不都了。唉,真是太浪费了!这个伤居然这么快好了!靠着这个伤,我可是撩了不少的妹纸。”

    “不会吧,连伤口你都可以用来泡妞!”

    子乔开口就来:“吕氏春秋有言,要学会利用一切资源来投资。说不定你随时都可以做上皇帝的老爹。”

    夏宇惊讶的看着子乔:“可以啊子乔,你的吕氏春秋都已经可以有1%的真正血统了。”

    曾老师小声说道:“子乔,下次也借我看看你那一本吕氏春秋。”

    “可以,不过我收费可不贵哦。”

    美嘉在一旁摩拳擦掌抡圆了手:“既然如来神掌可以帮你,那要不要我帮你再来一掌?我很慷慨,不用计入总掌数,而且也不用收费。”

    吹牛皮子乔行。

    如来神掌来临岂有不怂之理:“你把手放下啊!!现在这个社会可是文明社会,咱们不提倡动手动脚的!”

    “反正你欠我的!来,收个帐吧!!”

    两人沉默对峙着。

    一股子烟火味四散——美嘉突然往前一倾——

    “救命啊!!!”

    子乔恨不得自己现在多长出三只脚来,一个蹬腿蹬跑了两米多远,一下飞射到门口窜了出去。

    美嘉紧跟其后,抓起地上她的拖鞋追上去。

    “喂!!别跑的太快了,小心摔着!”

    曾老师乐呵呵的观看这一出猫和老鼠的大戏,叹道:“真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猫和老鼠啊。哎夏宇,你说子乔和美嘉什么时候能成?这都春天了。”

    “这得看子乔的结石有多大。”

    夏宇耸了耸肩,牛头不对马嘴的接了一句。

    “哎??”

    曾老师满是诧异的看向夏宇,后者低头沉默的把医疗用品收进家用常备医药箱里。

    “药已经上好了,曾老师你就赶紧回去吧,我还要打游戏呢。”

    夏宇居然直接赶人走了。这让曾老师始料未及。

    “哈?”

    【曾老师从口袋里扯出了一大条的作弊小纸条:什么鬼?我准备了这么长的辞海,夏宇居然不问我和一菲的感情的事?这不对劲啊。

    哦哦哦~~我懂了,夏宇这是想要欲擒故纵。想要让我自己说出来。真是一如既往的鸡贼啊。哼,聪明如我,就算你耍什么花招都是没用的。我才不会上当呢!】

    嘭。

    收起医药箱之后,夏宇直接走进了游戏机房关上了门。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