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蛤蟆 作品

五三三、魔生有幸

    元傲君虽然也是真人境,但还真不是都御的对手。

    万魔山魔功深厚,又兼精通道魔两家秘法,这位魔门劫子就算面对王崇,除了被偷袭,也是大占上风!

    只可惜遇到小贼魔,算都御“魔生有幸”!

    元傲君微微有些羞涩,但修道中人,也没什么拘泥,何况都御是真个凶残,她也没拒绝王崇的好意。

    王崇笑吟吟的把遁光和元傲君连在一处,元傲君虽然觉得有些亲密,但刚被王崇救了,还被他搂过抱过,便也没好意思拒绝。

    小贼魔也未有得寸进尺,虽然把遁光连在一起,却颇拘礼,一路上也不多说,只是闷头赶路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三百年后,都御怕是成不了真君了。

    王崇颇为诧异,问道:“为何?”

    演天珠再次送出一道凉意:我亦不知理由,只是感觉……

    演天珠居然难得的迟疑了一次,然后才送出一道凉意:玄叶和欧阳图这两个死鬼,居然都脱了死劫,怕是轮不到都御证就道君了。

    王崇沉默半晌,这才吐出了一句:“好特么的现实。”

    按照演天珠的说法,玄叶和欧阳图都要遭劫,没了这两个家伙,三四百年后,当然群魔乱舞,除了玄德之外,天下最出色的后期之后,登临化道之境的都是魔门中人。

    但现在玄叶和欧阳图在王崇的瞎七八搞之下,纷纷脱出死劫,都御这种魔门劫子,能否活到三百年后都尚属未知,道君之位是真不必想太多了。

    甚至就连项情,梁漱玉,凌飞这等魔门绝世天才,是否能够活到三百年后,也要看小贼魔的“一念之差”。

    若是王崇想要扑杀这几个魔门天才,凭他第二元神先了一步,踏入阳真,不拘是项情还是梁漱玉,都不会是小贼魔的敌手。

    凌飞之流,甚至连王崇本身这一关都过不去。

    演天珠良久良久,忽然送出一道凉意:这个世界,怕是我也难知道,以后还会是什么模样了。

    言下之意,居然有几分怅然。

    王崇忍不住问道:“未来不可知,才会精彩纷呈!”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未来别人不可知,我们知道的清清楚楚,才会精彩纷呈,大家都不知,还精彩个屁。

    王崇顿时无言。

    演天珠的确是一针见血,这话说的没差。

    王崇和演天珠闲聊,自然也就没有空闲去兜搭元傲君。

    元傲君开始还催动功力,跟王崇“比翼齐飞”,后来悄悄的撤去了功力,王崇浑然不觉,仍旧用遁光联合,带了她一同飞行。

    元傲君就干脆放弃了谷催遁光,悄悄的运功疗伤,她受了几次伤,虽然阳真修士,只要稍稍运功,当时就能愈合,但总有些微暗伤,要慢慢调理。

    王崇和演天珠闲聊了一阵,重新定神,却发现元傲君这般情况,小贼魔也不由得哑然一笑,他主持了一会儿遁光,心道:“我也换一个把戏!”

    他探手一抓,十二枚雷霆霹雳珠就结成了一幢金霞,把两人笼罩在内。

    十二尊仙都雷神隐隐浮现,各自分据一角,接管了遁光。

    王崇这件法宝,只得炼形一次,但也足够化出仙都雷神,太元仙都雷法颇为奥妙,化生的仙都雷神,不但能够用来斗法,本身也颇具灵性。

    就好比大敕封灵神法,每有一得,便能招出一尊灵神,化为一盏天灯。

    这般法术凝练的灵神雷神,实力的最高上限就是阳真境,单独一头灵神雷神,已经颇厉害,若是许多凑在一起,组成阵势,当真威不可挡。

    王崇换了十二头仙都雷神驾驭遁光,自己却手腕一翻,飞出了一盏五彩天灯,这是他夺自都御的那一盏。随手把玩了一会儿,王崇就丢入了凌虚葫芦,自然有修炼大敕封灵神法的玉鼎门人,把这盏五彩天灯炼化。

    王崇心头暗暗道:“如今我也有两盏五彩天灯了,只可惜此法修炼起来,实在太过靠机缘,上次得了一盏,最近却再无动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入太乙宗一般积攒千盏五彩天灯。”

    若是能够积攒千盏五彩天灯,王崇甚至够资格开宗立派了。

    稍稍思忖了一会儿,王崇悄悄看看了一眼,自己的凌虚葫芦,如今这座洞天里头,已经有万余人口,好生热闹。

    两盏五彩天灯挂在天空,宛如日月,倒是让凌虚洞府更明亮了许多。

    不拘原来是什么门派,入了凌虚洞天,就要改修丹鼎法,而且会被打散了居住,故而倒也没有原本各派抱团的事儿,气氛也相对“祥和”。

    王崇不但对各派弟子一体看待,就算各种灵兽仙禽,也多不歧视,一并传授丹鼎法,这些也算是妖怪的丹鼎门人,亦是化为年轻的男女,跟各派修士称呼兄弟,认作姐妹,丝毫也不觉得自己有甚不同。

    王崇观瞧了这一会儿,忽然微微有些微妙感应,他急忙放了一具青莲花化身顶替自己,一跃进了凌虚葫芦。

    王崇进入了凌虚葫芦,就感觉无数天地元气蓬勃涌动,直往一处聚集。

    他足踏云光,飘然过去,只见一个年轻的道人,捏了法诀,忽然间喝道:“一入丹鼎换身心,新法总比旧法新!今日好风凭借力,助我举步入阳真!”

    王崇只听得凌虚洞天雷光隐隐,不知道有多少天地元气,被牵扯到这口葫芦内。

    他也不认得这个年轻修士,只大概有些印象,应该是小阳宫的人。

    年轻修士猛然喝了一声,探手一抓,就有无数雷光从天而降,汇聚到此人身上,轰得金丹碎裂,一头元神凭空跃出。

    “果然入了阳真!”

    这句话,却不是王崇说的,是凌虚洞天内最少三四千修士的心声。大家都专修了丹鼎法,未尝不会心头惶然,毕竟天罡法直指劫仙,丹鼎法却谁也不知道能够修成什么来。

    尤其是丹鼎法还从未出过阳真,好多原本已经是金丹的人物,就怕此法就此嘎然而止,那就是是坑死全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