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的马里奥 作品

第五八零章 构架

    混元炉中,女魃听到的外界的话,说道:“快放我出去,在这里面,难受死了。”

    “我已经将你牙齿和指甲融入金之祖巫的骨骸炼化,加上光之大天使的长矛,你的牙齿和指甲就是你的灵宝,不过吼的残魄还没有完全炼化,你出去可以,但不要再抛开两仪灯,不要完全僵尸化。”

    “你以为我愿意变成那个鬼样子,还有以后说话客气点,我现在可是大罗了。”女魃露出一口白牙:“我不用来吸血,咬你的话,你的骨头可撑不住。”

    “还能耐了,以为成大罗就嘚瑟了,那行找机会再揍你一顿好了。”

    女魃大笑化作了一道流光到了圣杯城:“那就说定了,大战结束,看看谁揍谁,早看你不爽了,一直压制我。”

    “一根筋,翻不了天的。”张帆摇摇头,看着炉子内另外一个东西。

    张帆构思周天剑阵的阵图,本来想要弄一个阵盘,发现主神器没有一个合适的,都有缺陷。

    无意间看到了被炼化的南疆上人的大罗肉身,这个虫子两头都是尖牙利齿,而且密密麻麻,还能转动,宛若一个绞肉机。是痛苦法则的衍生。

    体内更是有无尽万年腐朽气,是腐朽法则衍生,虽然阴毒了一点,但整体非常不错,

    更加合适的是,以神格和神火为阵眼和核心,和肉身非常契合,能大大增加牙齿和腐朽之气的威力。

    除了肉身足够坚韧之外,张帆还发现,那些肉瘤不正是最合适的插槽吗。

    当初燃灯炼制七宝玲珑塔是为了仿制天地玄黄塔,奈何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为了增加威力,变成了挂件越强,玲珑塔威力越强的设定,在张帆实力,当初好几件灵宝加持,玲珑塔非常强势了。

    这个构想也是张帆喜欢的,毕竟他掌握的法则不少,但每次凝聚天剑,还需要内部世界的加持,需要不少的时间来铺垫。

    随着实力的提升,面对的对手也逐渐变强,在原来这不算缺点,现在却成为了破绽,比如对付大天使的时候,完全磨死对手。

    但碰到那些有破空能力的宝物呢。

    所以,在张帆的构想里,阵图变成阵盘更合适,阵盘有格子,放上相应的宝物就能利用阵法的力量瞬间凝聚相应属性的天剑。

    他将格子定位十二个,实际上对应的是十二天都神煞大阵,当收集完所有祖巫骸骨,可以通过这个阵图凝聚盘古真身。

    这既是他自己的手段,也能变相融合上古手段,何乐而不为,毕竟他一分十二,在十二凝聚盘古,太繁琐。

    当初有这种构想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这个可以取代混元炉,成为自己的证道之宝,但盘古道终究还不是自己的道,使用可以,若是当成道基,以后麻烦太大,也不是他的追求。

    在他的构想里,准圣阶段,靠着混沌钟和这个周天剑阵过度,保驾护航用混元炉证道。

    这具肉身的肉瘤就是长出各种蛊虫,获得蛊虫的能力,也是相得益彰。

    现在只能说短暂完成,可以使用,但真正练成,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和材料,不过现在验证构想却是不错。

    这阵盘的好处就是,相当于身外化身,自身意志入主神火,调动神格为阵法核心,不为第三元神,却能当化身使用。

    战斗的时候不仅仅可以阵法困人,本身作为大罗级的肉身,又有神火控制神格,相当于大罗级的荒兽。

    张帆手指一弹,死亡蠕虫宛若长蛇一样化作了图腾烙印在了白骨王座上。

    “土行孙,我这混元炉滋味如何?”

    先天之金气形成了单独空间,土行孙一切土法都失去了作用,此刻他体内元气宛若一把把利剑,连他的血液也是如此,此刻土行孙宛若一堆烂泥,倒在地上只是本能的抽搐一下,双目空洞无神。

    张帆停止了术法,他这才稍微回过神。

    “杀了我,杀了我,你堂堂白骨小圣,手段如此卑鄙,给我个痛快。“

    “你想的倒是挺好,开始我们说好的,你没资本讲条件,我承受你一下五色石,你就留下一部我满意的法,你打我三下,没留下我要的东西就想死?”

    “白骨,你不敢杀我,你不能杀我,我师父是惧留孙。”土行孙吼道。

    “我知你最喜仗着你师父耍无赖,不过在我这里,你师父的面子可不好使,你可以打听打听,燃灯都被我打出过原形,你师父,呵呵,我还真不惧。再者说了,你受了这么长时间的折磨,你师父可没过来救你。你还不明白吗,你是被女娲娘娘当着她的面抓的,借她一百个胆子。”

    “我可以传你五色石、大土遁术,也可以传你捆仙绳的炼制方法,但你要放了我。”

    “别做梦了,你怎么还这么蠢,圣人让你死,我能放了你?”

    “那我为什么还要传你法术。”

    “你传了法,我承你的情,给你一个痛快,保证让你轮回,下一世仍旧为人,说不得有机缘被你师父寻到,还能点化你成就仙道,你还有找我报仇的机会。你不传,我灭你三魂七魄,将你肉身挫骨扬灰,你的真灵我也会封存镇压到无间地狱,即便真灵可以重新入轮回,我也叫你世世为饿鬼,我掌第九黄泉,不要怀疑我能不能办得到。”

    土行孙都要吓尿,指着张帆说不出话。

    “其实我也希望你硬气一点,你好歹是太乙,又是先天土之精魄,我这先天之气的刑法也刚刚琢磨出来,正需要你这种生命顽强的人实验,等实验个千百年,你的肉身彻底废了,我再实现我的诺言也不迟。我马上成就大罗了,时间有的是,你说呢。”

    “魔,你才是真的魔,你怎可以如此歹毒。”土行孙都要吓尿了,刚刚那种刑法让他痛不欲生,持续千百年,他浑身一个哆嗦。

    “好了,今天就说这么多,你还有最后一句话的机会,传还是不不传,不传也由着你,不过此后百年,你想传我也不会理你,百年后我再问你。”

    张帆的一缕元神转过身,仿佛随时要走。

    “我传,我传,你想要什么我都给。”土行孙涕泪横流,他已经崩溃了,百年,一个月他都受不了。

    “别说的这么恶心,要传就快些。”张帆袖子一挥,几个玉简到了他的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