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机梦境 作品

第七百六十七章 八阶计蒙

    海沟一般长五百至四千五百千米,宽四十至一百二十千米。而此时这个狭小的海沟只有六百米宽,在其坚硬的岩石间,卡着一个星阵,蓝色的星阵在黑暗海域释放出荧光,可不时有极小的火花斑点出现。

    这些火花斑点是死去的人,他们无法保持自己的位置,因此会浮上去,随之在星阵的光中消失,并释放生命中的最后一点光亮。就像——被火烧死的飞蛾!

    此时的情况在意料之外,但苏门已做出对策。在他的指引下,海军战师们释放出自己强大的力量,以此和星阵抗衡。相比人数众多的海军,鲛人这边有些寡不敌众,但因为他们准备充足和海中优势大,所以暂时还没失败,可星阵被撑爆是早晚的事!

    两者不断僵持时,赤需的舌头舔了舔嘴唇,脸上出现一丝邪魅的笑。

    “好好看着吧,你的人类战友,就要憋死在这深海了!”

    他的语气似在挑衅,苏门此时不会忍气吞声,反驳道:

    “那也是死在光荣的反抗路上,不像你,最终会死在憎恨下。”

    “哈哈哈哈哈——”

    狂妄的大笑有些嘶哑,苏门有些恼怒,是他指挥不当,否则大家不会来追这些鲛人,如此一来,也不会有这么多战师死去。

    “笑什么?莫非你觉得自己能活下去?”

    “不!我会死的,这个战场就是我的归宿,我没想着回去当国王。”

    赤需的脾气一向暴躁,他说时,火岩看向他,赤需以前可没说过这事。

    “我知道德古拉彭是个暴君,但他想要的只是陆地生物的死。他会屠杀全人类和兽,但他不会危害我的种族,只要我付出够多,只要我牺牲自己的生命,他就会看到我的真心。加上我们鲛人所出的力,他会实现我的愿望,即便我没能将海军全部消灭。”

    “你的愿望是一片海洋,对吧?”

    “对!”

    “为何非要和德古拉彭合作?鲛人自己的力量,足以得到阳光明媚的大海。”

    “事到如今,你还在为这种事纠结吗?”

    赤需一头红发若鬼,他带着惋叹的口气说:

    “看来我还是高估你了,你是神兽,应该也清楚吧?神兽的领地一小再小,却没有反攻人类的决定。”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

    苏门突然懂了,赤需就知道,只要说到这,他就什么都知道了。

    “鲛人和神兽一样,学习力和繁衍能力都不及人类,人类像天选之子一样被神看中,数量多,能力强,思想先进,这些都是他们的优势。所以就算我们抢夺一片海域也不能保证多久的控制权,所以,只能借助一个能打败人类的人来得到它。”

    苏门沉默,赤需那边则问:

    “怎么不说话了?以神兽的傲骨,应该不会干出等死这种事吧?”

    “当然不会,我只是觉得,我们不是真正的敌人。”

    “不!是的!”

    赤需害怕身边的人动摇,也害怕自己动摇,他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容再出任何闪失,所以他给自己答案,然后连忙道:

    “你的部队现在只剩下三百个人,即便他们有之前那颗药丸的支撑,也最多只能坚持十分钟,你觉得十分钟内,你们可以挣开星阵吗?”

    “应该能!”

    “能?”

    这不是赤需想看到的场面,也不是他想听的话,所以他偏激的吼道:

    “那就使出来啊,将你的招式亮出来,让我看看,究竟是什么给你的信心?”

    “别着急,快了!”

    苏门说时,在确保不误伤的前提下加强自己力量的释放。他身边一侧的凼蒂面色通红,虽然有龙波丸,但因为催动星神星团之力,他们身体中的氧气大量消耗,这么下去,他最多只能坚持五分钟。想不到作为深海佣兵团的团长,他最后既然死在了深海,真是笑话。

    天吴和奥瑟义虽然能在海中正常呼吸,但此时在压强和星阵的压力下喘不过气。这和他们想的不太一样啊,莫非,真的要死在这?

    “你就继续弄虚作假吧,如果我是你,肯定会为自己的无能而悲哀。”

    “为什么?”

    “因为你知道自己有人类战友,却没有学会避水的相关阵术。”

    “估计你是忘了阵术的严苛性,并且在神兽之园生活的我,早已失去那项能力,这也能叫……退化。”

    “但凡失败,都得有个理由,苏门,你和人类越来越像了。”

    苏门眉头一皱,这自然不是褒义的话,而是极端的讽刺,既然将神兽和人类混为一谈!

    赤需突然回头,语气加快,含着怒气说道:

    “难怪你要和我说这么多,原来是在等它。”

    苏门也感受到他的气息了,所以高声道:

    “做好抵抗高压的准备,我们破开星阵,回海面!”

    战师们大脑已有些缺氧,所以此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但等一双双渺小的眼睛在黑暗的海域亮起时,他们明白了,是十首计蒙,之前并未参战的他,在最危险的时候回来了!

    战师们兴奋的释放出自己全部的力量,随后,星阵出现一个破洞。

    破洞打开的瞬间,鲛人们的淡定消失,他们在海中很强,但还不是战无不败的角色,所以他们现在的内心有些慌!

    而也就是破洞打开的瞬间,一些战士因为扛不住这里的压强而亡。

    一直处在崩溃边缘的星阵先后结束了两百多名海军战士的生命,现在终于破裂。活着的海军战士四处游动,似乎做着战斗的准备,以他们的力量,不等回到海面,估计就会因为缺氧而死,所以还是在死前战斗一把吧,堵上性命。

    唯一可惜的是这里没有摄影猫头鹰,他们的英勇,无人记载。

    在战士们大脑发热,做好死的准备时,一个隧道突然出现,并呈笔直状通向头顶。那是……海面的方向!

    “带着活的人走!”

    这道声音十分粗犷,他的主人似饱受风霜。在其声下,海军战士们将身边的人拉入海底隧道,然后乘着其中的风离开原地。进入隧道的那一刻起,战士们便能正常呼吸,这个隧道将海水和氧气分离,给面色涨红的海军战士们一种极好的舒适感。走到鬼门关的他们,又回到了人间!

    凼蒂满额头都是青筋,因为四周压强的原因,他双眼血红,护目镜已碎的他依旧看着四周,以此确定还有没有活着,但没离开的人。在神兽们迎向鲛人时,苏门乘机来到凼蒂身边。

    “带大家回之前的战场,那边出事了,尽量将伤亡人数降到最低,这里交给我们!”

    之前破碎的星阵将黑暗的海域照亮,蓝色的光中,苏门面朝凼蒂,说出如上之话,后者郑重点头,随后离开。这里并不适合他,这里的情况也不用他担心,毕竟十首计蒙回来了!

    看了眼这处战场,凼蒂背后的龙纹闪出强盛的光,他借此在海中快速而行,进入隧道。

    隧道中的风和氧气让凼蒂涨红的身体逐渐恢复正常,之前略微有些萎缩的身体也停止疼痛,这些海军战士里,唯他承受海底压强的时间最长!

    见大家都走后,苏门转身,面孔突然布满鳞片。在他身体向前飞速游动时,猛地化作本相。修长且鱼鳍若翼的大鱼将海水搅动,那些死去的海军战士们在其下随处乱流。

    身体拖出一道流光,苏门径直撞向赤需,令后者在海中退后数百米。

    赤需一口尖牙紧咬,双臂顶住苏门头前的鳞片,令其略显破碎。

    “你之前在星阵中注入太多力量,现在恐怕斗不过我。”

    苏门说时,赤需嘴硬,道:

    “你太自信了,打败你这种家伙,不需要我的全力。”

    “就算你斗赢我又如何?你怎么打赢他?”

    说罢,赤需背后一凉,身后的海流动静很小,似乎只有一条小鱼游来,可那站在海底足有四百多米高的身影令人畏惧。他犹如海中之王,此时的出现支配着一片海域,四周的海水为他所用,仿佛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

    他动作很小,但出现在赤需身后,毫不留手的令所有眼睛都凝视他。赤需眼眸一凝,觉得身后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似乎在控诉他的罪行,令其心中,生出一股恐惧。

    苏门后退,和赤需拉开一定距离,后者呆在原地,不敢回头。

    “看来你成功晋入八阶了。”

    苏门说时,十首计蒙的三个头绕到赤需身前。如此一来,赤需身体四周都有十首计蒙的眼睛,他似乎在用这个行为告诉赤需,他逃不掉。

    “嗯!”

    回答苏门时,十首计蒙的两只手臂抬起,它们放在赤需身体两侧,犹如随时会像铡刀般夺去后者的性命。

    “鲛人,我们不是真正的敌人,所以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不远处的神兽和九位鲛人战的激烈,苏门和十首计蒙其中一对眼睛对视时,以兽语交流。

    “他交给你,我去那边。”

    “好,注意安全。”

    “你也是,这家伙是诅咒之鱼,你应该听说过。”

    “嗯,知道。”

    在赤需并不知情下,苏门转头离开,留下剧烈的海流。

    “从我准备战斗的那一刻起,只有死亡才能让我停下。”

    赤需语气很淡,似乎在用这种方式抵抗十首计蒙的气息。

    “鲛人很强,可你们数量太少,注定失败。”

    “只要目的达到,结果我不在乎,毕竟我眼中的结果,不止于此处。”

    “赤需,你是诅咒之鱼,却和我说了这么多话,证明你内心不想死,也不想打这场仗,那为什么呢?”

    “我之前已经对苏门说过了,所以现在不想再说!”

    身上的红光像不断加干枯绒草重燃的小火苗,给赤需带去力量,后者双手结印时,十首皆冲去。

    这一次,海水的流动快的吓人,十首冲刺的速度直把空气和海水分离。

    “咚!”

    猛地撞向赤需时,后者背后有两个和他一模一样的鲛人,这是之前他瞬间施展的水分身。他们手中都拿着银色和铜色的鱼叉,以此挡住十首计蒙的冲击。

    “该死,既然这个时候冒出来。”

    赤需有些恼怒,刚进入八阶的神兽会有一个很强的阶段期,在这个时间段里,神兽会有八阶中期的力量。因为在突破八阶的过程中,神兽会吸收天地灵气,为了保证灵气充足,他们会在晋级前积攒很多灵气,但很多都是用不完的。所以在他们晋级后,这些会逐渐消散的灵气就成了他们可以随意挥霍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