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383章在江边的木屋酒馆

    柳月看着我:“哦……这么说,你和杨哥私下有过交流?”

    我挠挠头皮,老老实实点点头:“我中午和杨哥一起喝酒了!”

    柳月说:“是吗?就你们两个人?”

    “是的,”我说:“在江边的木屋酒馆,就我们两个人!”

    “哦……你们两个,怎么在那里遇到一起了?”柳月说。

    我说:“我在江里溜冰,杨哥在江边看雪,就这么遇到一起了……”

    “神经啊,又不是周末,上班时间,都跑到江边去抒情了,”柳月说:“你和杨哥都谈我什么了?”

    我说:“我木谈什么,是杨哥谈的,他说你还在因为我的事情生他的气……”

    “哦……”柳月点点头,若有所思。

    “生气就生气,那还怎么了?”我说。

    柳月看着我:“你希望我继续生他的气?”

    我说:“我希望不希望有什么用,我又不能左右你的脑子……”

    柳月突然郁郁地看了我一眼,说:“好了,你不要对他有什么偏见了,我生不生他的气,都无关重要,都无所谓,至于他怎么想,是他的事情,就像你说的,我也是不能左右他的脑子的,但是,我可以左右我的自己的脑子,我自己的事情,我心里有数的……终归,我不会勉强我自己,我不会违背我自己……”

    看到柳月的神情突然忧郁起来,我心里有些难受,眼神也暗淡下来。

    柳月低头沉思了一会,抬起头说:“他没和我提起你,也没说中午和你一起吃饭的事情,他就是告诉我季主任的事情的,我知道,他是想找个由头和我说话……其实,也真是难为他了……”

    “他现在和黄莺好像进展不错吧?”我开始转移话题。

    “我不知道!问他,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好像听杨哥说黄莺最近突然变得很主动,很热情,很积极,对杨哥格外关怀备至,格外体贴照顾……而且,梅玲突然变得老实了,再也不在外面说什么杨哥是她妹夫的事情了……”柳月说。

    我一听,脸上不自禁露出了得意的神色,哈哈,我的计谋很成功了,加油啊,黄莺,好希望你能取得胜利啊!我心里恨不得黄莺明天就和杨哥结婚。

    我这么想着,嘴巴不由咧开了。

    “你想什么呢?好像很得意的样子啊!”柳月突然问我。

    我一下子醒悟过来,忙抬起头,闭上嘴巴,看着柳月,摇摇头:“没,没想什么……”

    “哼……”柳月脸上露出不相信的样子,说:“不知道你心里又打什么鬼主意了……”

    我忙坐—正身体,正色道:“报告领导,我什么鬼主意也木打!”

    柳月说:“好了,暂且信了你了……对了,你bb机带了木有?”

    我说:“带了啊,天天随身带在身上呢,除了睡觉洗澡,机不离人,人不离机!”

    柳月说:“这可是我的bb机呀……我想收回来了,你把它给我!”

    “什么?”我吃了一惊,不由自主伸手捂住了腰间,急急地看着柳月:“这可使不得啊——”

    柳月歪着脑袋看着我,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为什么使不得呢?这可是我的,我送给你的,物归原主,不可以吗?”

    我愈发急了,捂住腰间:“这怎么可以呢,送出去的东西怎么能要回去呢?你说过,送给我了,就不要了的,你怎么……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呢?你是大人了,还是领导,讲话要算数的,不许反悔!”

    柳月一副强憋住笑的样子,但是还是硬忍住不笑出来,看着我,眉头皱了皱:“可是……这确实是我的呀……我想收回呢……你不愿意给我吗?”

    “唔……是的!”我将腰间的bb机捂得紧紧的,点点头:“不愿意,不愿意的,你……你干嘛要这个?你不是有大哥大吗,你也有bb机的,你都不用bb机了,你咋非得要我的呢?”

    柳月眉毛一扬,眼里带着笑:“俺就是想要呢,那咋办呢?”

    “想要也不行,”我斩钉截铁地说:“绝对不行,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送出来的东西到了我手里,你休想要回去……”

    “那……那你以前不是还扔给我不要了,还是我又给你的吗?这会怎么死死抓住不放了呢?”柳月看着我,轻轻地说。

    柳月说的是那次西京之行,是我悲痛心碎之时,将bb机和柳月家的钥匙扔到床上,怒气冲冲跑了出去,在大街上流浪了一夜,然后回到江海的事情。

    我瞪着柳月:“此一时,彼一时,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你少拿以前的事说事,告诉你,bb机你是休想要的……”

    柳月无奈地叹了口气:“好霸道的男人,这是哪家的少爷这么横啊,哼……那俺就不要了……”

    我松了口气,松开腰间的手,看着柳月,小心翼翼地说:“真的不要了?”

    “当然啊,俺是大人啊,领导啊,说话当然要算数了……”柳月说:“你这么霸道,不给俺,俺怎么要呢,硬抢是肯定不行的,俺又打不过你……”

    我呵呵笑了:“呵呵……你是故意逗我的吧,我怎么能木有bb机呢,木有了bb机,你就不好找我了……大家都不方便找我了,我也不方便知道大家找我了……”

    柳月抿嘴笑了,看着我:“木有了bb机,或许大家更容易找你,你也能更方便找大家呢!”

    我有些迷惑地看着柳月:“什么意思?”

    柳月笑嘻嘻地拉开办公桌抽屉,拿出一个精致的大纸盒,在我眼前一晃,接着打开纸盒,拿出里面的东西,朝我一伸手:“呶——啊哈——送你的!”

    我定睛一看,吓了一跳,我靠,一部当时最流行最先进的摩托罗拉翻盖的手机,黑乎乎的机身发出诱人的光芒。当时这种机器,一部一万多。

    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