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366章我对你们是相信的

    而秘书和驾驶员显然已经习惯了宋明正的样子,频频点头:“宋书记,您放心,我们保证是您最忠实的下属,我们保证百分之百终于您!”

    “嗯……我对你们是相信的,我对你们是放心的……”宋明正说着,脑袋靠在座椅后背,睡着了,呼呼打起呼噜来。

    这就是领导的另一面,这就是领导在自己亲信面前的另一面,我不觉得奇怪,我相信很多领导在自己的亲信面前都是这样的,官再大也是人,也需要有个发泄倾吐的对象,而对于凶险莫测的官场来说,自己的秘书和驾驶员无疑是最好的倾吐对象,宋明正当然也不例外。

    宋明正一打起呼噜,驾驶员开车就平稳了起来,好像生怕把宋明正颠簸醒了。

    秘书回头和我说话,声音也很小。

    “江主任,这次到你家去看大爷大妈,是宋书记早就安排好的了……我让饭店老板杀了几只野生的大雁,放在车后面了,给二老带过去,冬天也好保存!”

    “这……太客气了……”我推辞道。

    “别客气,应该的,宋书记可是经常把你挂在嘴边的,宋书记还专门给你老家镇上的书记和镇长说了,要他们照顾好你家里……我们都看出来了,在宋书记心里啊,你就和宋书记的亲兄弟是一样的呢……”秘书笑着对我说:“江主任,有机会多在书记面前给我们美言啊……”

    “是啊,”驾驶员也边开车边说:“江主任,咱们可是老乡啊,都是南江人,这亲不亲,故乡人呢……”

    秘书和驾驶员跟着领导时间久了,混迹在官场,显然也是老于世故,精于世俗的。

    很快车到了我老家——柳峰村。

    我看到了村后面那座白雪皑皑的山峰,看到了村前面那柳叶落尽、寒风中萧瑟发抖的柳林。

    这时,宋明正醒了,酒也醒了,摸过水杯,喝了几口水,看着外面:“哦……到了,到咱家了,兄弟,我看见那片柳树林了……还有那座山峰……柳峰村,这个名字真有意思,有创意……”

    我笑笑:“什么有意思,什么有创意?”

    “哦……呵呵……”宋明正笑了笑,摸摸脑袋:“没什么,就是感觉这名字挺美的……好山好水出圣人啊,老弟,你就是这村里的圣人呶……”

    大家都笑起来。

    到了我家,宋明正和我进了家门,爹和娘正在堂屋里围着火炉烤火,见我们来了,很高兴,忙迎进屋里来,倒茶让座。

    秘书提着那几只杀好的大雁,放在门口的石台子上,对娘说:“大妈,这是杀好的大雁,您二老留着吃!营养很好的!”

    “哎哟——”娘吓了一跳:“乖乖,这个东西怎么能杀啊,电视上讲了,这是保护动物啊,不能杀的,俺们村后面的水库旁很多这个东西的,都是去南方越冬停留的,开始山外有人拿网子去捉,大家都去阻拦,把网子都给扔了,你们怎么弄了这个来了,这可不能吃啊,作孽啊……”

    宋明正和秘书听了,脸上都有些尴尬。

    我看了,觉得不能让他们难堪,再说已经杀了,不可挽回了,就对娘说:“娘,这不是野生的,这是人工养的,从市场上买的,您就收下吧……”

    “啊——人工养的?这个也能养啊?”娘很惊奇。

    “是的,这年头,人工养殖,特种养殖,什么都可以养的!”我说。

    “对,对,大娘,这是人工养的!”秘书忙说。

    “哦……啧啧……现在这人真能啊,大雁也能养啊……”娘相信了。

    宋明正舒了口气,冲我挤眼神笑了下。

    然后,宋明正和爹拉起了家常,我和娘进里屋说了半天话,汇报了我和晴儿最近的情况。

    娘最关心的是晴儿的肚子有没有鼓起来,我笑着让娘不用担心,说一定让晴儿尽快给她生个胖孙子。

    娘听了很开心,又一再祝福我要好好疼晴儿,好好照顾晴儿,不许欺负晴儿。

    我点头答应着。

    在家里聊了2个小时,我们辞别爹娘,回到县城。我谢绝了宋明正的一再挽留,坚持要回去,宋明正就安排驾驶员开车送我回江海。

    车进了城,快到报社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了柳月的传呼:“张部长转给我一封信,是关于你的,方便的话来我办公室!”

    一封关于我的信!寄给张部长的!在柳月手里!出什么事了?

    我有些摸不到头脑,不知是凶是吉。

    我让司机直接开车去了市委宣传部,安排自己走后,我直奔柳月的办公室。

    这时已经是下午5点了,快接近下班时间了。

    柳月正在办公室里等我。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气喘吁吁地走进柳月办公室:“什么信啊?张部长转给你的,和我有关的,到底是什么?”

    我一进门就一连串地问着,连坐都没坐。

    柳月看我着急惶然的样子,笑了:“先坐下,年轻人,怎么这么着急,这么沉不住气啊?”

    “能不着急吗,现在我一听领导找我我就头大,我被搞怕了!”我一屁股坐下,接过柳月递过来的水杯,猛喝了两大口。

    “呵呵……领导找你未必就一定是坏事啊,说不定也有好事呢!”柳月笑着。

    看着柳月笑盈盈的样子,我的心里安稳了下,说:“哦,还有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