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362章 小鹦鹉

    因为大雪,天气又冷,路上来往的车辆很少,但是都开得很慢,路边有零散的行人在走着。

    “这里离我公司不远,各位,去喝茶如何?”老三说。

    “峰哥,你说呢?”晴儿看着我。

    “好的!”我点点头。

    “好的,老三!”晴儿赶紧回答。

    “呵呵……晴儿就是江峰的小鹦鹉啊,就会学舌……”兰姐笑着。

    大家都笑起来。

    正在这时,一辆轿车突然飞快地从我们车身边超过去,吓了老三一跳。

    “妈的,不要命了,不怕打滑撞树上啊!”老三骂道。

    我扫了一眼车牌号,这不是纠风办季主任的专车吗?跑这么快干嘛啊?

    我刚要说话,却看见这辆车在前面一个斜冲刺,直向路边猛冲过去,车头正撞向路边正在行走的一个穿红羽绒服的女人。

    “呀——”我失声叫出来。

    “啊——”车外传过来一声女人的惨叫!

    我看到那辆车将那女人撞倒,然后又斜插撞到了路边的一棵很粗的法桐上,发出一声惊心的响声,才停下来。

    老三急忙刹车,车子侧滑到路边停了下来,停在了季主任的车后面。

    “出车祸了!”老三惊叫一声,接着就下车。

    我也迅速下车。

    晴儿和兰姐也开车门下车,跑过去。

    我们过去一看,那个穿红羽绒服的女人被撞得很惨,躺在雪地上一动不动,红色的鲜血正汩汩从头部和脸部流出来,渗透到雪里。

    “啊——”晴儿吓得脸都白了,捂住嘴巴,两眼睁得溜圆,充满惧色。

    “快救人!”我忙说了一句:“老三,去开车门。”

    我急忙弯腰抱起那个女人,女人没有任何反应,像是死了一样。

    我心里有些害怕,会不会是撞死了啊!

    我来不及多想,抱起女人就往老三车上跑,老三已经打开了后车门。

    这时,我顺便扫视了一眼肇事车辆,车果然是季主任开的,不过这会他已经开了车门,快速离开车,往远处疾走,同时掏出大哥大打电话。

    我不知道季主任有没有看见我,也不及多想,救人要紧,急忙把女人抱到车后座,关上车门,对老三说:“快,去医院!”

    晴儿和兰姐没有上车,站在那里看护现场。

    老三发动车,疾奔市人民医院。

    路上,那女人突然呻音了一声,我一喜,还没死,还有知觉。

    那女人身上的血弄了我一身,还有老三的车上也是。

    到了市人民医院,我抱起那女人直奔门诊急救室,老三协同。

    等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将女人交接过去,我才松了口气,蹲在地上,突然直想呕吐。

    这时,一个护士过来问:“你们是不是受伤者的家属?”

    “不是,这女人是车祸被撞的,我们是路过的行人!”老三说。

    “哦……做好事的……”护士说:“现在需要拍片,你们推她去拍片……”

    我和老三急忙推着带轮子的病床,去ct室拍片。

    拍完片,那女人又进了急救室。

    我和老三站在急救室门口,互相看看,老三说:“我靠,那车太猛了,这女人,不死也得残废……”

    “别胡说了,”我蹲在地上:“这女人还不知道是干嘛的,她家里人还不知道呢!”

    说完,我突然想起那女人的小包还在老三车上,急忙和老三去车上拿包,打开一看,里面有工作证,原来是市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叫欧阳秀丽。

    又翻出一个通讯录本,上面第一个是哥哥,后面有手机号码,于是急忙要过老三的大哥大,拨打这个号码。

    电话很快拨通了,里面传来一个男人沉稳而矜持的声音:“喂——哪里?”

    听这口气,很像是个政府官员的口吻,我忙说:“你好,你是欧阳秀丽的哥哥吗?”

    “是的,你是干嘛的?什么事?”对方说。

    “你妹妹出车祸了,现在在市人民医院急救室,我是江海日报社的,我姓江,正好路过车祸现场,将她送到了医院,你抓紧过来看看吧……”

    “啊——”对方显然是吓了一跳,忙说:“人怎么样了?伤势严重不?”

    “很严重,流了很多血,现在在门诊急救室!”我说。

    “好,我马上就去!”对方匆匆挂了电话。

    10分钟后,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赶到了急救室门口,我一看,我认识他,是市中区的欧阳副区长,开会的时候见过他发言。我认识他,但是他却不会认识我。

    “喂——来这里!”我迎上前去说话。

    我浑身是血的样子显然把欧阳区长吓了一跳,看着我,又看看老三:“你是?”

    “我是江海日报社的,我姓江,我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我简单地说道。

    “哦……谢谢你!”欧阳区长和我握手,然后急问:“怎么样了?”

    “正在急救室。”我说。

    “哦……”欧阳区长有急忙走到急救室门口,往里看。

    接着出来一个大夫,看着欧阳:“你是伤者的家属?”

    “是的,我是她哥哥,她是我小妹!”欧阳忙点头:“大夫,怎么样了?”

    大夫一脸严肃,看着欧阳:“请跟我来!”

    大夫说着就往办公室走,欧阳忙跟上去,我和老三也跟了过去,想知道伤情如何。

    “你妹妹被撞得很厉害,脑部受到剧烈震荡,根据拍片的结果看,大脑里面成混沌状态,需要马上进行开颅手术……而且,出血很多,再晚来一会,光出血就会没救了……”大夫说:“幸亏了这两个小伙子……”

    说着,大夫看了看我和老三。

    “啊……”欧阳吃了一惊,又感激地看了我和老三一眼,然后急问大夫:“大夫,那头部的伤势……”

    “这个需要根据手术的情况而定,”大夫说:“我想给你说明白,弄不好,极有可能是植物人,我们需要马上进行手术,你来签字吧……”

    欧阳区长伸出哆嗦的手签字,我和老三悄悄出来。

    “走吧,家属来了,我们就不用操心了!”我说。

    “走,回现场去,晴儿和兰姐还在那里等着呢……”老三说:“妈的,那个肇事的司机不知道还在不在?刚才我们来的时候我好像看见他正在往远处跑,估计是吓跑了,撞了人,不赶紧救人,却跑掉了,真他妈不是个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