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358章柳月终归是不放心

    正在这时,宋明正的大哥大响了,宋明正拿起电话:“喂——”

    接着,宋明正的眼前一亮:“是你啊,柳月……嗯……是的,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着宋明正,看到宋明正边接电话边看看我。

    我点点头,宋明正也点点头。我知道柳月一定是告诉宋明正是我告诉的了。

    柳月终归是不放心,打来电话过问了。

    “从手术室出来了,大人没事,孩子没了……”宋明正边说话边走开了,仿佛是不想让我听到他和柳月的谈话内容。

    我心里不由有些醋意,又有些不快。

    一会,晴儿和秦娟出来,我就带着晴儿回家了。

    回到家,我往沙发上一躺,闭目养神的样子。

    晴儿坐到我身边,给我按摩肩膀肌肉,边说:“峰哥,好像这个王巧玲很不自信啊,老是对宋明正不放心呢,老是担心他出去找女人,好像还特别担心宋明正去找柳月呢……”

    “嗯……”我应了一声。

    “宋明正现在一个多月回一次家,呆上一会就走,甚至都不在家里住呢,这也确实有点不像话……”晴儿继续说:“听王巧玲说,他们每次见面几乎都要吵架,说宋明正心里一直还惦念着柳月,晚上做梦都喊柳月的名字……宋明正过分了啊,怎么能这样呢……”

    “别人的事情少谈论,我不想听!”我说了一句。

    “哼……怎么了?是不是我的话触动了你的伤疤了?”晴儿说。

    我睁开眼睛:“我说了,别人的事我不想听,你别惹我啊!”

    “我就惹你,怎么了?”晴儿用力一拧我的肩膀:“怎么着,你还要造反?”

    “造反就造反,”我一个翻身起来,将晴儿按倒在沙发上:“我让你知道惹我的好处……”

    “啊哈……痒死了……饶了我,不敢了……”晴儿哈哈大笑,挣扎着。

    我和晴儿躺在沙发上嬉闹了一会,晴儿不找茬了,去厨房做饭。

    我重新躺下来,闭上眼睛,默默地想着心事……

    今天听到宋明正做梦都想着柳月的事,让我很不开心,虽然我知道宋明正一直没放弃对柳月的追求,可是,亲耳听到这个消息,让我很别扭。

    我的心里突然乱乱的,想起柳月,想起杨哥,想起宋明正,又想起晴儿。

    唉……真纠结啊!

    感情的事,好像永远也理不清楚,这世间,无论是男人或者女人,到底有多少人曾经或者正在为情所困?

    人生其实就是情爱的交响曲,而这支美妙的曲子在使人获得享受的同时,也同样让人迷失了自己,在这情爱所构成的围城中,人们不知所措,浑浑沌沌的过着自己不希望却又必须要过的生活。为情所困,为爱所累的人们沉溺在自己所构建的生活坟墓中。

    我痴痴地想着,慢慢睡了过去。

    “峰哥,吃饭了!”晴儿把我弄醒,我坐起来,一看,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我和晴儿吃饭,晴儿看看窗外的夜色,说:“峰哥,又下雪了……”

    “嗯……知道了……”我闷头吃饭。

    “今年的冬天比去年还要冷啊,”晴儿说:“雪老是下,下了还不化,路上结冰,就容易滑倒,唉……王巧玲也是的,真不小心,怀孕了,不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往外跑什么啊,出来玩也是的,干嘛不小心点照顾好啊,她自己也不注意,你看看,孩子没了,多可惜啊,还伤害了身体……”

    “是挺可惜的……自己不好好注意,后悔也晚了,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吃的……”我说。

    “你呀,怎么这么说话呢,好没同情心啊……”晴儿用手指戳戳我的额头:“孩子没了,王巧玲多伤心啊,又伤心孩子没了又伤心宋明正心不在家里同床异梦……唉……女人啊,苦哇,做女人,难啊……”

    “你什么意思?唉声叹气的,像个农村老娘们儿,”我抬头看着晴儿:“你跟着我,觉得苦?”

    “嘻嘻……我又没说我自己,我说王巧玲呢!”晴儿说。

    “不要这么想,王巧玲自己未必就觉得苦,人家两口子的事,人家的家里事,你瞎操心干嘛啊?”我说。

    “我不是瞎操心啊,我在想啊,要是我以后怀孕了,我可得小心注意啊,可要保护好身体!”晴儿说。

    我笑了笑,没说话。

    “今天王巧玲还一个劲念叨啊,说好不容易才怀孕的,什么盼了好久的孩子没了,自己在家里又闷死了,说早知道不该让妮妮走啊,有个小孩在家里,感觉就是不一样啊……”晴儿又说。

    我心里一怔:“她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她就是这么说说吧!”晴儿说。

    晴儿没有往别处想,我脑子里却没想这么简单,我心里那种隐隐的不安就开始涌动……

    第二天,纠风办的季主任专门请我在郊外的一个山庄吃饭,感谢我的出色文章给他带来的光采。

    市稽查支队的刘支队作陪,自然,酒席是刘支队安排的。

    吃过饭,刘支队安排我们一起洗澡,然后开了房间,安排了全套的按摩,说是放松放松身体。

    我从来没有进行过由女人进行的全套按摩,很好奇,又有些紧张。

    我穿着浴衣坐在房间里,一会进来一个穿着很短的短裙,上衣紧身背心的艳丽女郎,说是来给我按摩的。

    我按照女服务员的吩咐趴在床上,那女的就一屁股坐到我屁股上,开始用手给我揉肩。

    我闭上眼,不做声。

    一会儿,那女的手伸到了我的大腿,开始按摩大腿,一会儿,又伸到了我的大腿之间,若有若无地触碰我的下体。

    我清醒过来,翻身坐起来,对那女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