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296章 立刻露出惊喜的表情

    镇委书记和镇长脸上立刻露出惊喜的表情,做意外和欢迎状,分别紧紧和我握手:“原来江主任是我们镇上的人啊,这是我们镇的光荣啊,欢迎江主任回家乡看看……我们镇上出了这么大的人物,我们竟然不知道,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误啊,惭愧,惭愧……”

    虽然二人的表情极其真挚,言语极其诚恳,可是,我听这话,总觉得太夸张,听起来像是在讽刺我。

    我热情和他们握手打招呼:“拜见二位父母官,我就是柳峰村人,今后有什么事情还得多多包涵多多照顾……”

    “哎呀——江主任客气了,我们还得靠江主任多多美言宣传啊,家乡的事业发展还得靠江主任多多厚爱啊……”镇委书记热情地说着。

    我明白这二位之所以对我如此格外盛情,不是因为我在报社工作,而是因为宋明正的推荐,包括宋明正对我的亲热态度。

    “我刚才说了,江主任是我私交甚厚的朋友,也是我今天的贵客,江主任百忙之中昨天专门来我们县里采访指导工作,今天呢,我来这里的一个私人目的就是看望江主任的家人……”宋明正对镇委书记和镇长说。

    “哦……”镇长面露愧色:“宋书记,我们不知道,你看,我们空手来的,这您去看江主任的家人,不能空手啊,我这就安排人去采办礼物……”

    “对,对,抓紧,快点!”镇委书记说。

    “罢了,我都安排好了,就不麻烦二位,不浪费你们镇上有限的资金了,你们不经常在我面前叫苦,说经费紧张吗,我可不能让你们破费……”宋明正半真半假地说道。

    宋明正的话让周围站立的几位县领导和公安局长都笑起来。

    看得出,几位县里的领导和公安局长在宋明正面前都不敢太放开,显得有些拘谨,对宋明正的态度都毕恭毕敬。

    我相信这是宋明正来南江之后铁腕治理整顿的结果。

    我相信在宋明正温而文雅和颜悦色白面书生的背后,不是胡萝卜,而是大棒。

    “呵呵……宋书记您就饶了我吧,我可不敢再叫苦了……”镇委书记面露尴尬之色,嘿嘿笑着:“再说了,这经费就是再紧张,也不能在您这儿紧张啊……”

    宋明正笑了下:“好了,不说这个,刚才说的是私事,公事呢,我今天来这里,不给你打招呼,随即调研,想摸摸农村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真实情况,咱们一会步行进村,边走边聊,你呢,先汇报镇上的情况,等见了村干部,再听听村里的情况……我今天给你搞了这个突然袭击,没意见吧?”

    “呵呵……没,没……欢迎,欢迎……”镇委书记说着,脸上有一丝不安,但是,转瞬即逝。

    我看出镇长脸上也显出不安的神色。

    “那好,那咱们就进村!”宋明正一挥手,就往村里走。

    “宋书记,你们先去进行你们的工作,我先回家去,收拾下,好欢迎你啊!”我说。

    “呵呵……”宋明正又亲热地揽住我的肩膀:“好的,兄弟,你先回去,我呆会转悠完了,去你家拜访!”

    宋明正和我说话的时候,我眼睛的余角看见镇委书记和镇长私语了几句,镇长点点头,慢走几步,转身对驾驶员低语了几句,然后驾驶员也点点头。

    不晓得这两人捣鼓什么鬼。

    在村口,宋明正一行直走往村里去,我向右拐去我家。

    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了,我急于想告诉娘我和晴儿结婚的事情,还有今天县委书记要来我家做客,这可是我家祖祖辈辈迎来的最大的官啊,得让爹娘整理一下家里,免得让宋明正笑话。

    我一路小跑,直奔家门。

    转过一个巷子,我看见了了我家大门。

    可是,我家门口围了很多人,停着一辆吉普警车,院子里还吵吵嚷嚷的。

    怎么回事?家里出什么事了?

    我的心里一紧,加快步伐往家赶。

    这时,围观的乡亲看到我来了,有人对我喊:“宝宝,赶快回家,计划生育小分队来抓你爹娘了……再晚一步,你爹娘就被抓到镇里派出所去挨打受罪了……”

    我一听,计划生育小分队?来我家干嘛?我家又没有计划生育问题。

    我三步并作两步跑进家门,正好看见好几个身穿迷彩服的人正把我爹我娘用绳子捆着双手往外拖,一个大肚子身穿警服的人站在那里抽烟,一个身穿便服的干部模样的人正在那里喊:“大家听着,根据我是镇里分管计划生育的镇长,根据我们镇党委关于进一步抓好计划生育工作的指示,从现在开始,凡事躲避计划生育逃跑的,实行株连政策,邻居负责替交计划生育罚款,不交的,带人去镇派出所,家人带钱来赎人……”

    我爹我娘极力反抗,却怎么也挣脱不过那几个转迷彩服的人,我娘大叫:“我们家邻居生孩子跑了,管我们什么事,凭什么抓我们,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

    “老东西,你给我讲王法?到了派出所,我告诉你什么叫王法!”穿警服的大肚子趾高气扬地说:“把人给我带走!到了所里,我叫你们这两个老东西知道什么叫王法!”

    “住手——”我大喝一声,站在门口,堵住了大门,指着那几个穿迷彩服的:“混蛋——把人放开!”

    我的嗓门很大,因为我的怒气很大,我的怒火几乎就要不可遏制!

    “放开,你算老几!”副镇长不屑地看了我一眼。

    “哪里来的龟孙,口气还不小啊!”大肚子警察看着我。

    “这是人家的儿子,在城里上班的……”

    “宝宝回来了……”

    人群里乡亲们小声说到。

    “宝宝——”爹娘看到我,像是见到了救星,冲我喊道。

    “哦……”副镇长看着我:“你是他们的儿子,好啊,既然你来了,那就拿钱赎人,交上两万块,放你爹娘……”

    我看着副镇长,强压住怒火:“凭什么?”

    “就凭你家邻居违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