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280章因为你

    “我想好了,我刚才都想了,”我说:“我会有心理准备去迎接这一切,去面对这一切,或许换了以前,按照我的想法,我会选择去公安局或者北方集团,可是,现在,我会选择回报社……”

    “为什么?”柳月歪着脑袋看我。

    “因为你!”我说。

    “因为我?”柳月一怔:“因为我什么?”

    “因为你对我思想的改造,因为你对我理念的引导,因为你对我人生的教诲,因为你对我信念的支撑……”我说:“我不能就这样离开报社,灰溜溜像一条丧家犬,我要回到报社,用我的能力去傲视群雄,去做给所有人看,证明我行,即使我离开,也是我自己主动离开,站直了腰板昂首挺胸离开,而绝不是被他们扫地出门……即使报社能有一线机会让我留下,我就要去争取,我依旧热爱我的新闻,我的事业,我的起源于报社的理想和梦想,我必须要在报社里得到实现……”

    柳月凝神看我,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刚才是我自己的想法,我的答案出来了,”我说:“我来找你,是想听听你的想法,听听你的意见的,你非要我先出答案,我就先出了,现在,该你了,你说,我该怎么样去选择?我的答案对不对?”

    柳月托着下巴,看着我。

    “说话啊!”我说。

    “嗯……”柳月努了努嘴巴:“其实,你根本就不需要找我问答案,你自己已经做出了回答,你心里其实早就有了答案,即使我不告诉你第三个选择,你心里其实也有答案……

    “你之所以找我,就是因为你心里其实还想着第三个选择,但是,找我之前,你不知道有第三个选择,你对前两个选择并不满意,但是绝处逢生,你又不舍得放弃,所以,你带着迷惘和不如意,来找我,想问我该如何选择。

    “但是,来了之后,你知道了还有第三个选择,不管你心里承认不承认,这才是你心里一直想的东西,虽然这第三个选择没有地位,没有权力,没有金钱,没有前途,可是,这却是你心里最渴望的,你心里,其实一直舍不下你曾经为之奋斗的理想,你对新闻,对报社,一直还有一种无法割舍的情结,你的心里,还燃烧着不甘心不放弃不屈服不认输的火焰……所以,你不需要再问我答案了,你已经做出了选择,这就是你的答案……对于你的回答,我给你打100分!”

    “你撕裂了我的内心,将我内心深处最血淋淋的东西都掏出来了……”我说:“你看的太准了,就好像钻到我脑子里一样……”

    “呵呵……我撕裂不了你的心,我也掏不出你内心里最血淋淋的东西,你的内心深处,或许还有很多我无法探知无法预知的东西,”柳月微笑看我:“其实,如果换了我是你,在你这个情况下,我也会和你一样的选择……呵呵……我们俩的选择是一样的……不过,很可能,换了其他的人,都不会做出这个选择,看来,我们俩都有一种疯狂而反常的心理,一丘之貉……”

    柳月的眼里带着笑意。

    我看着柳月:“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我明天先和马书记打个招呼,看他怎么安排,然后我通知你……”柳月说:“估计你回报社,又会引起很大的震动,你离开,震动了报社,你回来,还会震动报社,我认为,几乎没有人会相信你放弃了那两个选择而来报社,都会以为你现在肯定是走投无路,穷困潦倒,为了糊口,为了生存,为了生计,不得不来报社……包括马书记、梅玲和刘飞……公安局和北方集团的事情,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叮嘱陈静也不要和任何人说,让他们去挖苦去嘲笑吧,让他们去尽情快意吧……谁笑在最后,还不一定呢?”

    柳月最后一句话的口气隐然中含有一股杀气。

    我第一次感到柳月的话里充满了杀气,虽然很隐晦,可是我还是感觉出来了。

    我突然觉得柳月在坚强的时候,其实很果断,很硬。

    从上次柳月和杨哥打电话,到刚才柳月这一句软中带硬的话,我感觉到了柳月对我的关切和庇护。

    我点了点头:“那我就等通知了……那我就回绝公安局和北方集团的邀请了……”

    “嗯……我觉得可以,其实,我知道,无论去北方集团还是去公安局,都不是你心里的最佳选择,你的理想不是追求单纯的物质,你也不会满足在行业性极强的公安系统呆下去,何况公安系统的名声这么差,去那里干不符合你的性格……”

    柳月看着我:“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我知道你想追求的是什么……不管这条路是对还是错,既然你选择了,那就走下来吧,或许有一天,你和我都会发现今天的选择是不正确的,可是,起码,现在,此刻,我们都作出这样的选择,既然如此,就不要去想明天,不要去想不可测知的未来,把握现在吧……谁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呢?”

    我点点头,看着柳月,没有说话。

    柳月看着我,突然笑了。

    “笑什么?”我说。

    “江公子下岗再就业,难道不应该高兴吗?”柳月顽皮地笑着。

    “呵呵……我这个再就业……”我自嘲地笑了。

    “你做好迎接一切挖苦和讽嘲的准备了吗?”柳月继续笑着。

    我点点头:“我会做好这一切准备的,我要刻意将我自己扔进这个熔炉里去锻造,我要自虐我自己……”

    “自虐?”柳月重复了一下,看着我:“对了,我还没问你,你出去散心旅游,回来又黑又瘦,我怎么感觉不像是出去旅游了,倒像是出去受苦受累了,好像去出苦力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