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260章 晴儿骂完刘飞安慰我

    当然,这都是我的猜测,是我一厢情愿的分析,事实到底是怎样的,我并不知道。我已经离开报社了,对这些,我也不想知道,这些都和我无关了。

    “峰哥,刘飞是个小人,真坏啊,这个时候他竟然这样说!你不要在意他的话,就当没听见!”晴儿骂完了刘飞,转而安慰我。

    我摇摇头,呼出一口气:“晴儿,我不会计较这些的!”

    是的,我人都已经栽了,还计较这些干嘛,这不过是我听见的话,那些听不见的,背后的,还不知有多少,那些比这些更难听的话,还不知有多少!

    嘴巴长在人家脸上,随他们说去吧,耳不听为净。

    刘飞现在对我没有任何忌惮,说起话来自然是要放肆的,他无须在我面前带着面具了,终于可以出一口压抑依旧的恶气了,他终于可以在我面前表现出自己的真实了,可以轻松地活着了。

    刘飞能这么客气地当面和我说话,或许还是有面子的,或许还是留了分寸的。

    或许,他没有想到我会听见他在车里说的那些话。

    晴儿更紧的挽着我的胳膊,站在我身旁,昂起头:“峰哥,抬起头来,我和你在一起,不让那些小人看笑话!”

    晴儿说这话的时候,显出很倔强的样子,虽然看起来比较幼稚,像小孩子赌气一般。

    我点点头,对晴儿说:“我们往前走走吧,这里的熟人太多……”

    “嗯……”晴儿点点头,边走边说:“早知道我们等等再出来好了……”

    “已经出来了,就不要说这些了……”我边走边看着路边的出租车。

    “江峰!”身后突然又传来喊我的声音。

    我和晴儿停住脚步,回头一看,是陈静,正从自行车上下来。

    晴儿一见陈静,脸上立马就露出敌意,靠紧我的身体,抓住我的手,用敌视的目光看着陈静。

    陈静看着我和晴儿,看着晴儿抓着我的手,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咬了咬嘴唇,冲晴儿点了点头,打招呼:“你也来了!”

    “怎么了?我怎么不能来?”晴儿的声音很冷淡:“峰哥倒霉了,你很得意是不是?你可以做老大了,你想看峰哥的笑话,是不是?”

    晴儿显然还没有从对刘飞的愤怒和屈辱中走出来。

    “你——我——”陈静脸一下涨红了,看着晴儿:“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我就这么说,怎么了?”晴儿突然充满了好斗性:“你以前不是一直缠着峰哥吗,现在,峰哥栽了,你死心了吧,你放弃了吧?哼……告诉你,峰哥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你永远也夺不去,以后,我看你也就不用枉费心机了……”

    “晴儿,好了,别说了!”我用力握了握晴儿的手。

    晴儿果然听话地住了嘴。

    陈静的眼圈红了,默默地看着我和晴儿,一会对晴儿说:“小许,我不想和你吵架,从前,我对你态度不好,我给你道歉,对不起……可是,现在,我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么坏,我怎么会看着江峰出事而快意呢?是的,不错,我是很喜欢江峰,可是,江峰不爱我,他爱的是你,我知道我没有希望,可是,我喜欢他并不是因为他的地位和身份……一个人,可以不被别人爱,可是,一个人,有爱别人的权力和自由,这个是无法阻挡无法改变的……我想,我们之间,或许能够交流沟通,我想,我们,或许可以做朋友……”

    “不敢高攀,陈主任!”晴儿不冷不热说出这句话。

    “晴儿——”我又握了握晴儿的手,然后看着陈静:“你刚下班?”

    我这话等于是废话。

    “是的,”陈静点点头:“报社今天内部调整人事了,原来的总编室副主任主持总编室的工作,刘飞公布为总编辑助理,还是正科级,马书记弄的内部粮票,但是刘飞不参加值夜班,因为他还兼任办公室主任,同时,刘飞分管新闻部……”

    “哦……”我点点头,这些和我刚才猜的基本差不多,只是没猜到刘飞不值夜班,是的,刘飞天天要伺候马书记,哪里来时间值班啊。

    “新闻部另外派人了吗?”我问陈静。

    “没有!我主持工作……”陈静眼圈红红地看着我:“今天大家都找我打听你的消息,大家都很……都很想你……好几个同事都哭了……”

    晴儿在旁,听得眼圈红了,眼泪在眼眶子里打转。

    “谢谢大家,请带我谢谢大家!”我对陈静说,心里很伤感:“你带领大家好好干吧,到年底,最重要的工作除了日常的采访,就是要完成外宣任务,这可是张部长亲自关注的……”

    “嗯……”陈静点点头:“后面的工作,特别是外宣工作,一切按照你当初制定的方针去做,争取吧……你不在,我总觉得没主心骨,没信心……”

    晴儿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脑袋一样,嘴巴一撅,又要说话,被我又一握手,嘴巴鼓了鼓,没说出来,用不友好的眼神看着陈静。

    “你的能力是不容置疑的,好好去做吧,尽最大努力……”我有口无心地说着。

    正在这时,晴儿一拉我的手:“峰哥,出租车来了!”

    我冲陈静点点头:“再见!”

    晴儿也看着陈静,用不温不火的口气说:“陈大主任,后会无期!”

    陈静苦笑一下,带着一张羡慕和愁苦的脸,看着我们上车离去。

    “陈静这下应该是得意了,你别看她嘴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怎么想的啊,难说难道!”晴儿在车上对我说:“你下去了,她主持工作了,哼,我看她是巴不得呢……”

    “晴儿,别这么说,她真的没有这个意思,这个人,真的没有你想的这么坏的……”我说。

    晴儿看我脸色不大好,也就不说话了,握住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