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252章 报恩池

    在报社出资建设的山顶大型蓄水池旁,树立着一块碑,书名:报恩池。

    “这个名字是俺们村里的老百姓自发想出来的,一个意思是感谢上级领导的关心和帮助,让俺们祖祖辈辈吃水难的问题得到了根本解决,另一个意思是这是报社援建的项目,里面都是报社的恩情,俺们乡亲们永远也不忘记报社对俺们石屋村的大恩……”村支部书记对我说。

    “这个蓄水池,咱们单位其实没直接出钱,是找了几个原材料生产单位,以报纸广告和宣传换来的水泥和砖石,至于人工,全部是村子里的老乡们出的义务工……”老邢转头低声对我说。

    “哦……”我有些意外:“这个蓄水池造价多少钱?”

    “社里的领导吩咐了,对外一致的口径是此蓄水池报社投资20万元,”老邢说:“这里的老百姓是不知道我们没花钱的,听说我们专门出了20万给建蓄水池,都很感激的……其实,这些东西,也就价值10万,咱们给人家做个广告抵顶,就更便宜了……”

    “哦……”我看着老邢:“后期那这些学校改造、林果种植的苗木等项目,也不是报社投资的吗?”

    “是的……”老邢说:“都是采取类似的手段,有的是硬性广告,有的是软文广告,有的是新闻稿件,反正只要能给提供不要钱的东西,就用报纸这几个版面换,报社说了,统一对外的说法是报社2年扶贫共计投资226万元……”

    “那……老邢,实际到底投资了多少啊?”我看着老邢,以前,我在这里一年,老邢是头目,我只管出力,从不过问这些来源。

    “总共出的资金不到20万!”老邢伸出两个手指头:“但是,对外对上必须号称226万元,这是老板定的数字,我早就接到通知了,不能再有第二个数字……”

    “晕倒……怎么会这样呢?”我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呵呵……不光是我们,其他单位的扶贫也都是这样的,各单位都利用自己的权力和优势,能坑的坑,能拐的拐,打着扶贫的名义找其他业务单位去要,去换,然后把弄来的东西夸大上几倍,折合成现金,就成了本单位的扶贫注入资金了……”老邢说。

    我有些无语,天天在外面采访遇到的假大空这次临到自己单位头上了。采访时经常拿到很多单位的汇报材料,里面的很多数字都是极力渲染和夸大的,我自己有时候都看了不信,现在,轮到我了,我也要造这样的材料了……

    可是,想想,报社不是权力单位,没有什么管理效力,自身资金又很紧张,利用报纸版面来换这些东西为老百姓造点福利,也算不错,报纸那些版面不做这些交易,也每日刊登那些没人多少百姓看的所谓地方新闻,还没有任何效益。与其浪费了,不如造福于民。至于将数字夸大,那就是领导的事情了,对老百姓好像没有什么坏处,对报社的形象好像也没有什么损坏,还能往领导脸上贴金。

    既然这样,何乐而不为呢?

    我有必要为这个而耿耿于怀吗?我的任务是整材料,不是办案子,是非曲直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又不是坑害了老百姓。再说了,我即使不服,又有什么用呢,我能改变这些吗?这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我慢慢想通了,决定一切按照领导安排去做,数字就按老邢的口径弄。

    调研工作很顺利,原本计划3天的活,我两天就干完了,第二天晚上,材料我都全部写好了。

    完成了任务,我心里很轻松,决定在山里多住一天,和大家多乐呵乐呵,第四天回去。

    第三天早上,我睡到太阳照屁股才起床,在门前的平台前伸展身体,看着天空下黛色的群山,欣赏着美丽的秋色。

    我踱步走到那块大石头上,站在这里,眺望美丽的山川,壮丽的山河,看着远处湛蓝的天空,想着在西京和北京的两个女人……

    1年前,就是在这个大石头上,我曾经无数次坐在这里,带着无尽的思念和忏悔,带着深深的歉疚和痛彻,想着柳月,想着晴儿……

    如今,我又来到这里,又开始想我的女人,我生命中的两个女人……

    想起2年来的前尘往事,不由唏嘘不已,百感交集……

    在我年轻而执着的梦里,总有渴望,希冀那穿越心海的月亮,为我放出异彩,闪动出明丽的形象,跳跃出理想的风帆,携手在来去的人生路上。在岁月的面前,我已经知道了过往如云烟,就像那浅游心中的梦,轻疏时光的帆。几多关怀,几许依恋。在人生经历了许多悲喜的洗礼后,我想,我或许会明白什么是美丽的皈依。一路同行,几多迷蒙。见证了生活,明白了真谛,失去了一切,丰富了记忆。其实,我知道,每个人都会终老于明天的某时某地,过去的希望,未来的寄托,都是多跌的人生,无定论的虚指。

    依稀的过去,留下是苦、乐、悲、喜。渴望的心,弥乱一片,等待的凡体,虚弱了岁月的痕迹。也许,风雨过后的霓梦,方能换来今生的最美丽……

    想想,人生还真的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漫漫的人生路,必定要历经数不尽的坎坷,道不尽的苦涩。我想,对于现实,我不埋怨天,亦不怨地,毕竟,人生在世,总有会悲欢离合,阴晴圆缺!什么事都有它的规则,人生也是如此,无可避免!其实,有些事只要经历了就好!

    莫回首,听山川呼风;只渴望,伴流水飞浪……我心里默念着。

    正抒情间,一辆车子疾驶而来,一看,是报社的车,那天送我来的车。

    我有些疑惑,我没通知来接我啊,干嘛啊这是,难道是刘飞想好好巴结我一下?

    我正要问,司机摇下车窗,口气很急促:“江主任,刘主任通知我来接你让你马上回报社!”

    我一愣:“怎么了?干嘛这么急?”

    “不知道,今天刚上班刘主任就找我,让我紧急来接你……”司机说。

    “哦……等下,我收拾下东西。”我说着回到屋里,拿起电话,打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