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230章 神情一怔

    买完东西,我直接打车去了宋明正的家,下车,敲门。

    一会,小保姆出来开门,见到我,神情一怔,有些意外,又有些惶然:“江大哥,你来了!”

    我冲小保姆笑笑,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我今天没事,来看看妮妮和嫂子,她们在家吗?”

    “在,妮妮小妈正在客厅看电视,妮妮在自己房间里画画,今天闹肚子,没去幼儿园……”保姆说完,又小声说:“江大哥,你可别……”

    “小妹妹,你放心好了!”我拍拍小保姆的肩膀,微笑着说了一句:“相信我!”

    小保姆信任地冲我点点头:“请进吧,江大哥!”

    “小红,谁来了?”屋里传出妮妮小妈的声音。

    原来保姆的名字叫小红。

    “报社的江大哥来了!”小红大声回应着。

    我穿过院落,走进客厅门口,开门:“嫂子,你好,是我!”

    “哎呀,是江主任啊,稀客,稀客……”妮妮小妈一见我,脸上带着笑,站起来打招呼。

    妮妮小妈的小腹部已经微微隆起,能看出是怀孕的女人了。

    妮妮听见我的声音,从里屋飞奔出来,鞋都没穿,光着脚一下子就扑到我身上:“大哥哥,大哥哥,大哥哥来了……”

    这时,我看见小妈皱了皱眉头:“妮妮,为什么不穿鞋就出来了?小红,快领妮妮去穿上鞋!”

    妮妮一听小妈的声音,一下子就老实起来,不像以前我见到的那么敢于和小妈犯犟了,低下头,乖乖德尔要跟着小红进去。

    我亲了亲妮妮,把画册拿出来给妮妮:“妮妮,大哥哥送你的,去看吧……”

    妮妮的眼神一亮,又要欢呼雀跃,一抬眼皮,正好又看到小妈的眼神,忙接过画册,低声说:“谢谢大哥哥,就进了里屋……”

    我又拿出那套胎教的东西,递给妮妮小妈:“嫂子,挺宋大哥说起你怀孕了,送你的,不知道你需要不需要……”

    妮妮小妈接过一看,笑了:“江主任,难得你这么一个大男人这么心细,我正需要呢,我催了老宋无数次让他去买一套,他呢,总是答应的好好的,又总是忘记,太谢谢你了,这正是我需要的……来,江主任,赶紧坐……小红,给江主任倒茶……”

    “不客气,我不渴!”我坐下,打量着妮妮小妈。几个月不见,妮妮小妈比以前胖了,可能是怀孕的缘故吧,也白了,眉宇间透露出年轻和青春的气息,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很好看的女人。想起几个月前的冬季她救护妮妮的情景,我无法想象她会嫌弃虐待妮妮,无法将她和那时的小妈联系起来。

    可是,事实胜于雄辩,她确实开始嫌弃妮妮,虐待妮妮了。

    难道女人有了自己的孩子,对非亲生的孩子就一定会虐待吗?难道后妈真的一定是狠心的吗?我脑子里冒出这样的想法。

    可是,我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世上有爱心的女人多的是,我想如果换了晴儿,晴儿一定不会是这样的。

    虽然我说不渴,小红还是给我泡了一杯茶,然后妮妮小妈又拿烟给我,我摆手谢绝:“嫂子,我怎么能在孕妇面前抽烟呢?”

    妮妮小妈笑了:“呵呵……看不出江主任还真的是很细心啊,很体贴啊,你对你的女朋友一定很好的吧,那次妮妮落水,给你抱棉衣的飘亮女孩就是你女朋友吧?”

    “呵呵……是的,嫂子,”我笑着:“她叫晴儿……”

    “哦……名字真好听,听我们家老宋说你女朋友是大学的老师,真厉害啊!”妮妮小妈露出夸张的表情。

    “哪里什么厉害啊,是我大学同学,毕业留校的,”我笑着:“对了,认识这么久了,嫂子,还不知道你尊姓大名呢?”

    “我叫王巧玲,你叫我嫂子也行,叫我玲姐也行,在医院里,大家都叫我玲姐的……”妮妮小妈说:“你还没结婚,我一定是比你大的,是不是?”

    “我24周岁。”我说。

    “我比你大好几岁,叫我大姐是没错的了……”王巧玲笑了。

    “呵呵……我还是习惯叫嫂子吧,习惯了,不好改口……”我说。

    我不想叫她玲姐,太亲热了,我不乐意。

    “那就随你吧!”王巧玲说。

    这时,里屋传出妮妮欢快的尖叫声,可能是看到我买的画册里什么好玩的情节了,乐得哈哈大笑。

    王巧玲皱皱眉头,冲里屋凶巴巴地喊:“喂——嚷嚷什么,烦死了!安静点!”

    霎时,里屋安静了。

    王巧玲冲我抱歉一笑:“小孩子不懂礼貌,让你笑话了!”

    我勉强笑笑:“小孩子都这样,活泼是天性,喜怒哀乐自然表现是理所当然的,对孩子的天性,引导为好。”

    王巧玲笑了:“江主任还是儿童心理专家啊,这个都懂。”

    “哪里谈得上专家,书上看来的罢了……”我说。

    这时,里屋接着传来妮妮压低委屈的抽噎声。

    我心里一疼,锁了锁眉头,刚想站起来进里屋安慰妮妮——

    这时,王巧玲又烦了,脸色一寒,大声训斥:“哭——哭什么哭?真讨厌——滚——滚出去!”

    妮妮的哭声畏畏缩缩变大了,哭出了声音,呜呜的。

    我咬咬牙站起来,走进里屋,抱住妮妮。

    我听不得妮妮的哭声,一听心就软,就发酸。

    我很吃惊,吃惊的是王巧玲竟然能当着我的面训斥妮妮,态度还这么凶,或许她以为我和妮妮没有什么关系。

    我很气愤,心里一阵阵发狠,真想狠狠痛斥一顿王巧玲,然后抱着妮妮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