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224章 伤痕累累的心

    柳月的一番话,更加坚定了我按照自己的计划去处理妮妮和柳建国的事情,我要用亲情去抚慰柳月伤痕累累的心。虽然我和柳月现在没有那种关系了,但是,我想,即使是出于朋友,我也应该这么做,何况,我自己都说不清自己和柳月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朋友?同事?旧情人?恋人?

    首先要做的,是把妮妮安排好,我心里的计划这几天已经酝酿地比较完整了,我打算回去后就开始实施。我不会愚蠢地等到妮妮再次受到虐待的时候再出动,我得主动采取行动。

    我知道,虽然现在柳月每周都会去看妮妮,带妮妮出来玩,可是,对于柳月和妮妮来说,每周见一次,显然是大大不够,在柳月的真实情感里,她和妮妮一样,都渴望母女二人长期在一起。

    我一定要实现柳月的心愿。

    午饭我和柳月是在一家西餐厅吃的,每人要了一份牛扒,找了一个僻静的靠窗户的角落坐下,伴随着餐厅舒雅的音乐,慢慢品尝。

    这家西餐厅离我们住的宾馆不远,大约还有3站路,对过又是一家豪华酒店。

    我吃着饭,偶尔往下一瞟,眼光突然停住了,我看见对过酒店门口,有两个人正在走进去,一男一女,那男人和那女人,都好熟悉的背影。

    “柳月,你看看,那酒店门口,正在往里走的那一男一女……”我指给柳月看。

    柳月看看我,转头往下看:“咦,这不是张部长和梅玲吗?”

    “是的,原来梅玲住在这里啊……”我说:“离我们住的酒店不远的,打出租车不到5分钟……”

    “嗯……”柳月看着他们走进去,笑着摇了摇头:“有意思!”

    “晚上梅玲去陪张部长,白天张部长来陪梅玲,你说,是不是?”我问柳月。

    柳月笑了:“不要把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好像男女之间除了那事,就不会干别的了,你以为张部长没女人了,你以为他就梅玲一个女人啊……”

    “那你的意思他们之间这几天还能干别的正事?梅玲来北京,不就是让张部长玩的吗?”我说。

    “你啊,讲话*裸,真露骨啊,”柳月看了我一眼:“我觉得不会仅仅是这个目的,不要太小看别人了……”

    我挠挠头皮:“那我想不到还能有什么事情了……”

    柳月笑笑:“好了,不讨论这事,这事和我们无关,吃饭……”

    我和柳月继续吃饭,柳月一会看着我:“对于梅玲的私生活,你是不是很介意?”

    我一怔,想起我和梅玲纠缠的日子,忙说:“不,我对她的私生活没有兴趣,她的私生活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柳月看着我,不说话,一会叹了口气:“好吧,不提这个了……”

    我觉得柳月问起这个问题,很扫兴,闷头吃饭。

    突然,柳月的大哥大响了。

    柳月摸出电话,接通:“喂——你好……哦……梅社长啊……”

    我一听,我靠,梅玲打电话过来了,不由集中精力抬头看着柳月。

    柳月边说话边竖起食指放在嘴边,示意我不要做声。

    “哦……你问我们的事情办完了没有啊……办完了啊,今天是最后一天啊,明天就回去了……张部长啊,他这几天在拜访一些老朋友的,很忙啊,他大哥大你没打通啊,呵呵……他平时不带大哥大的……”柳月笑着接电话,边冲我挤眼神。

    我饶有兴趣地听着。

    “什么?你也在北京啊?我竟然不知道啊……”柳月做意外状,又冲我挤了挤眼:“来了3天了?事情都办完了……哦……好啊,好啊,你住在哪个酒店……哎呀,呵呵……离我们住的酒店不远啊,可惜,没能早见到你,晚上一起吃饭吧……哦……你坐火车来的,没带车,想和我们一起回去……好,我下午和张部长说一下,应该没问题……”柳月断断续续地边听边说着。

    我坐在旁边听明白了,心里不由感到了几分恐惧。

    “我啊,我现在在外面玩呢,下午回酒店,张部长还要召集大家汇总下情况的,我到时候会和他说的……呵呵……梅社长,别客气,自己人……好的,再见……”柳月继续笑着说完,挂了电话。

    打完电话,柳月看着我,脸上带着笑。

    我睁大眼睛:“这——太可怕了,梅玲明明就和张部长在一起,竟然给你打电话,一定是张部长安排的……”

    “呵呵……不可怕,很正常,因为我们明天就要打道回府了,梅玲没带车,想和我们一起回去,得找个合适的托儿啊,给我打电话,是最合适的,下午我得当着大家的面给张部长汇报请示,然后梅玲晚上就可以过来和我们一起吃饭,明天就可以堂而皇之坐我们的车回去了……”柳月笑呵呵地说:“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玩啊……”

    “好玩是其次,我从觉得有点恐惧,这人啊,做事情怎么要费这么多心机啊……”我说。

    “和人喜好啊,有些人天生就喜欢自作聪明,就喜欢煞费心机,就喜欢自以为很高明……”柳月笑笑:“那么,我们就成全他们好了,没必要戳穿人家的精心计谋,成全别人,也是做个善事吧,哈哈……”

    “这样活着,费尽心机,太累了……”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