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222章 弟弟还活着

    我猛地摇摇头,睁大眼睛,又仔细看这纸上的字,白纸黑字,刘建国的字体,没错!

    江月村、台风、海啸、月儿姐姐、阳阳……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什么?

    柳建国!阳阳!

    柳建国是谁?是谁?他是谁?

    柳建国!柳建国是柳月的亲弟弟!

    是的,就是的,确实是的,柳建国是柳月的亲弟弟!

    我的老天啊,这是真的啊!

    柳月的弟弟没有死!被她妈妈捆在门板上得以逃生,在海上漂浮了一天一夜,被哑巴父亲救了起来!

    柳月的弟弟还活着!还活着!

    我的心激动地狂叫起来,我不能自已,从床上一下子滑下来,噗通跪到地板上,脑袋着地,狠狠地抓住自己的头发,脑门不停磕碰地板,突然就泪如泉涌……

    柳月啊,你弟弟还活着,就是柳建国!

    25年啊,25年的等待和期盼,苦难的柳月,你的弟弟还在,你又多了一个亲人在这个世界上!

    妮妮有了亲舅舅了!

    我跪在地板上低声嚎叫起来,内心几欲疯狂!悲喜交加!

    我确信,柳建国一定是柳月的弟弟了,我明白,为什么柳月对柳建国那么独有情钟,为什么柳月看柳建国的眼神会那么怅惘……

    这是亲情,亲情的感应……

    这是血缘,血缘的直觉……

    我的泪狂涌,我的心喜欲狂!

    我终于匍匐到地板上,发出长长的低啸……

    等我终于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第一件个反应就是赶快去告诉柳月,把这个惊天的大秘密告诉柳月。

    我爬起来,到卫生间胡乱擦了把脸,拿着柳建国的纸条,跌跌撞撞冲出房间,就去敲隔壁柳月的房间门。

    “来了,稍等下啊……”屋里传来柳月的声音。

    在等候柳月开门的片刻,我的脑子突然冷静下来,我想,柳月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会欣喜若狂,一定会激动不已,一定会涕泪交加,终于知道自己的亲弟弟还在人世间了!可是,随后呢,之后呢?柳建国呢?他在哪儿呢?他在台州什么地方呢?

    如果找不到柳建国,带给柳月的岂不是一场空欢喜?带给柳月的岂不是长长的思念和牵挂?带给柳月的岂不是另一种悲伤?

    不行,现在先不能告诉她,我要去找柳建国,我要找到柳建国之后,把柳建国亲自带到柳月面前,我要亲眼看到柳月姐弟俩的重逢!

    我迅速下了决心,快速做了决定。

    我立即将纸条叠起来,放进口袋。

    刚放好,柳月开门了,露出一张笑嘻嘻的脸:“还不到半个小时啊,你来给我送书了?”

    “哦……啊……哈……是的!”我说。

    “书呢?”柳月看着我空空的双手。

    “书?”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哦……我忘了,我这就给你拿去……”

    说着,我跑回房间,背后传来柳月的轻笑。

    我那会书,递给柳月:“呶——给你!”

    我的声音尽量放平缓,尽量让自己平静起来。

    “好的!”柳月接过来,看着我:“进来坐坐吧?”

    “不了,你看书吧,我不打扰你了!”我说着,强行压住内心的狂喜和激动,冲柳月一笑。

    柳月笑笑:“那……晚安……”

    “晚安……”我冲柳月摆摆手。

    柳月关门。

    我没有回房间,一口气跑下楼,沿着秋夜里寂寞空旷的大街狂奔起来,心里充满了无比的激动和喜悦。

    “柳建国,我要找到你!柳月,你找到弟弟了!你弟弟还活着啊……”我边狂奔,心里边一遍遍狂叫着:“柳建国,我要亲眼看着你和你姐姐相认重逢,我要亲眼看到柳月找到亲人的欢欣和喜悦……”

    “啊——”我冲着深邃的城市的夜空,嚎叫起来……

    那一晚,我狂奔不止,不知道跑了多少路,也不知道到了那里,直至精疲力尽,才停住脚步。

    等我回过神来,我迷路了,我转向了。

    我所在的地方车辆很少,出租车一辆不见。

    看看手表,已经是深夜3点了。

    我有些发懵,妈的,老子迷路了,要是传出去,乡巴佬进城转了向,明天让同行笑话死!

    走了一会,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公用电话亭,投币的。

    我忙拿起电话拨打酒店的总机,然后转1608,柳月的房间。

    一会,电话响了,传来柳月迷迷糊糊的声音:“喂——哪里?”

    “是我呀,柳月!”我说。

    “啊——你?真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柳月的声音清醒了。

    “我不在房间里!”我说。

    “不在房间里,这么晚,你不在房间在哪里呢?”柳月很迷惑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啊,我出来跑步,跑远了,回不去了,这里连个出租车都没有……”我懊丧地说。

    “哈哈……你竟然跑迷路了,我晕,你跑了多远啊,去,看看旁边的路口,看是什么路和什么路交汇处,我打车去接你……酒店门口24小时有出租车……”柳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乐不可支。

    我忙放下话筒,跑到路口看了路牌,回来告诉了柳月。

    “乖乖,我的天,你是跑到那里去的?”听我说了地址,柳月大为惊奇。

    “是啊,我没觉得就跑到这里来了,怎么?离酒店很远吗?”我说。

    “哈哈……你怎么不跑到大兴去啊,你再跑就出北京城了,乖乖……”柳月笑得哈哈的:“在路口等我啊,我这就去接你,别乱跑……”

    “哦……好的!”我答应着。

    然后,我在十足路口无聊地蹦跶着,心里很兴奋,仍旧为柳建国的纸条,为发现柳建国是柳月的弟弟,为自己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