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196章 得罪的人太多

    我吃了一惊:“市里无法控制?不会吧,怎么会波及这么多人?”

    柳月说:“你还年轻,不懂,以后就明白了!不过,我今天听张部长说,*已经下指示了,指示纪委和检察院,坚决控制在市里,决不能往市级领导蔓延,办案的时候不准再扩大化了……估计这事应该能稳住吧……

    “记住,这事千万不要和别人讲,你虽然没有犯法,但是,你这下子得罪的人太多了,我可不想看到江海黑白两道击杀你的情况出现,只要你不讲,宋明正是绝对不会讲的,他是老油条了,很有数的,我就是担心你嘴不牢靠,喝点酒,见了同学朋友,一得意,想炫耀,那就坏了……晴儿和你师傅的侄女那边,你也要叮嘱好……”

    柳月的神情很郑重。

    我点了点头:“嗯……我记住了!其实我的出发点并不是要干掉这么多人,我就是恨那刘院长老色鬼,欺辱秦娟,我想出口恶气,我当时并没有想这么多啊……”

    “呵呵……你这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报私仇办了件为国为民的大好事,但是你还得做无名英雄,不能公开表彰你表扬你,”柳月笑看我:“这是一个好人未必敢直腰、黑恶势力猖獗的时代,我看你啊,就做好事别留名了吧……”

    我也笑了:“嗯……我不需要做这个所谓的狗屁英雄,我的目的就是安排好秦娟,至于别的,我不在乎……”

    “你不在乎,有在乎的,宋明正可是应该感激死你了!”柳月说:“火烧到这个程度,已经达到宋明正的目的的,他也是希望不要再烧了,再烧大了,对他未必有好处!”

    “但是,现在的态势他说了不算,这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我说。

    “是的,我估计,现在宋明正也在祈祷就此为止,不要再扩大化了,他要达到的目的已经全部达到了,剩下的就是安排他的人的问题了,再惹大了,对他没有什么好处了……”柳月说:“这事就这样吧,把它埋在你的肚子里烂掉,成为永远的秘密,不仅是你,包括晴儿和秦娟,还有宋明正,还有我……”

    我看着柳月,点点头:“嗯……我记住了!”

    “另外,宋明正这个人我是了解的,他虽然也很热衷于争权夺利,但是,这个人的本质不坏,只要和他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他就不会算计你,何况,你救了妮妮,他感激你还来不及,这可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包括我……”柳月说:“今后,你和宋明正打交道的时候肯定会不少,从他身上,其实你也能学到不少东西,他在那常务副市长倒台后能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也不能说是善茬,没有两把刷子,是不可能的!而且,他这个人心很高的,他未必就会满足于现在的位置,止步于局长的位子……”

    我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柳月说这话的时候,我脑子里突然想,要是宋明正知道了我和柳月的事情,他还会对我这样吗?还有杨哥,要是他知道我这个表弟是赝品,他会怎样处置我报复我打击我呢?

    这两个可都是响当当的县级干部,老百姓眼里的高官啊,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啊,我一下子得罪这两个人,和这样的两个人抗衡,岂不是找死?不但找死,或许还会死的很惨……

    想到这里,我不由打了一个寒噤。

    “怎么了?你冷吗?”柳月看着我:“现在可是刚初秋啊,白天天气还很热呢!”

    “哦……不冷!”我边想着自己的心事边漫不经心地说着,接着又是一个寒颤。

    柳月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我跟前,伸手就摸我的额头:“别动,我试试温度……”

    我乖乖坐在那里,任凭柳月摸我的额头。

    我感觉到了柳月的体温,心里突然想起了那个梦,那个我和柳月在月光下的山林做那事的梦,想起那梦里我和柳月的炽热纠缠……

    我的身体顿时发热,血流加速……

    “咦——怎么回事,刚才摸到不烫,怎么这会越摸越烫了?”柳月自言自语地说着。

    我心里暗笑,装作糊涂:“不知道啊,我明明不发烧的!”

    一分神,脑子一回来,不想那事,身体就不发烫了。

    “咦——这会又好了,不发烫了!”柳月眉头紧皱:“怎么搞的,一会热一会冷,不对头,走,我陪你去机关医院看看去,反正就在办公区后面,也不远……”

    说着,柳月就拉我起来。

    “不,不用!”我忙说。

    “什么不用?用,走,听话,去看看!”柳月的语气不容置疑。

    “真的不用啊,真的不用!”我急了:“我没事啊,真的没事。”

    “胡说,你懂什么啊,这忽热忽冷,不是好现象,要抓紧去看,真有事了,就晚了!”柳月坚持自己的意见。

    我真急了,苦笑了下,看着柳月:“明说了吧,真的不用,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你一过来摸我,我的身体一下子起了反应,就……”

    柳月一下子明白过来,脸一下子红了,煞是可爱。

    “你——坏蛋!”柳月拍打了我的脑袋一下,回到座位上坐下,脸仍旧红红的。

    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皮。

    我和柳月之间暂时沉默了,空气有些尴尬。

    过了一会,我偷眼看了下柳月,柳月正偷眼看我,脸上好像没有生气的样子。

    见我看着她,柳月扑哧笑了。

    柳月一笑,我轻松了,也跟着傻笑起来。

    “嗯……江峰,那个……那个柳师傅,捡到你bb机的那个柳建国,这段时间跟着小许学英语,学的咋样啊?”柳月问我,换了个话题。

    “进步很快,我听晴儿说,这个人很聪明,很有悟性,一点就通,而且很刻苦,很好学,很勤奋,晴儿给他提供了学习教材和用具,他如虎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