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178章 好听不好听都别介意

    “唉……老五,说真的,我今天是喝了点酒和你说心里话,你听了不管好听不好听都别介意,”老三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大口扎啤,然后放下杯子,抹了一把嘴唇:“说实在的,对于姐弟恋,我曾经的看法是:我无法接受,在我看来,在男女关系中,男人应该是顶天立地,女方应该是小鸟依人,这样的关系才是正常的男女恋爱关系,而如果男方的年龄比女方小,不管女方性情多么柔弱,我觉得两人相处起来还是会很别扭……

    “要我去接受一个比我大的女孩子,我觉得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说实话,作为男人,我喜欢被自己爱人仰望及依靠的感觉。如果面对一个比我大的爱人,即使她会去依靠你,那感觉也绝对不会像小女孩般让人肯为了她这份信赖去付出所有。我要说的是,首先从心理上我就承受不了所谓的姐弟恋。别人说我大男人也罢,反正我觉得女人是用来呵护的。但我没办法想像如果去呵护一个比我大的姐姐爱人,是怎样的滋味!”

    我看着老三:“这是你曾经的想法,那么,现在呢?”

    “现在……”老三狠狠吸了一口烟:“我不知道,我觉得自己曾经的看法似乎在动摇,我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看待这个东西了,我很迷惘和疑惑,我觉得现实似乎在冲击着我一贯的思想和理念!”

    “什么意思?你不是曾经一直很坚决地反对我吗,不是一口一个‘老女人’吗,现在,我和晴儿在一起了,你又和我说这个,干嘛?”我看着老三。

    “不干吗,和你与柳月无关,行了吧!”老三翻眼皮看了看我:“你他妈的真敏感,我看你是做贼心虚!”

    “什么意思?凭什么说我做贼心虚?”我瞪了一眼老三。

    “你自己知道,无须我说,你心里最有数!”老三瞪着我。

    “哼……”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喝酒。

    “我前几天专程回学校找心理学老师探讨了,他的观点是:姐弟恋,一般而言,决定爱情天长地久的关键,不在于生理年龄,而在于心理年龄。如果对方生理年龄小,但心理年龄超成熟,那么问题不大。不过有一份研究显示,一对夫妇,如果年龄相差超过9岁,那么天长地久便难如登山,呵呵……老师说了,这样的结论其实不难理解,差了9岁,就差了一个世代,无论心态再怎么成熟,也很难逾越世代价值观的差别。”老三说着,脸上的表情很滑稽,像是笑,又像是哭。

    “脸上这副表情什么意思?哭不像哭,笑不像笑的,”我看着老三:“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和我一样大,是不是?”老三问我。

    “废话!”

    “你比柳姐小12岁,是不是?”老三的声音里充满悲观。

    “你想找死是不是?”我看着老三:“你想谈什么就谈什么,别往我身上牵引!”

    “唉……你说,为什么差过9岁就不行呢?”老三问我。

    “妈的,这都是骗人的狗屁理论,就糊弄你这样的傻逼罢了!”我举起酒杯,一口气将一斤扎啤灌进肚子里,看着老三:“我给你讲一个故事:故事背景发生在美国纽约,刚离婚的sandy带着一对儿女搬离前夫的住所,开始自给自足的全新生活,多年没有工作经验的她,凭着自己的认真和努力终于在体育电视台找到一份可以发挥所长的职务,紧凑的上班生活和独自扶养小孩的压力如排山倒海而来,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此时,出现一位小她15岁的社会新鲜人aram,虽然两人还不熟识,sandy情急之下雇用aram当保母,聪明又有爱心的aram,不但得到小朋友们的喜爱,也不知不觉的和sandy墬入情网,但受到世俗的制约,两人在经历了一次寒冬雪地中的争吵后,滑向属于各自的轨道。sandy成了一个女主播,aram去了一个牛逼的大公司,然后周游世界。5年后,两人重逢。sandy风韵犹存,aram终于从青涩正太成长为半熟帅男,两人最终走在一起……你说,这9岁的狗屁理论成立吗?”

    说完,我狠狠地抽了一口烟。

    “嗯……”老三闷闷地点点头:“老五,现在,我对姐弟恋有了新的认识,我曾经一直觉得,你和柳月之间不可能有真正的爱情,你们之间,只不过是性的放纵和吸引,可是,现在,我觉得,或许,你们之间是有真感情的……”

    “闭嘴!不要提我!”我嘶声说道。

    老三没有理我,继续说道:“有句经典的爱情宣言曾说过:身高不是距离,年龄不是问题。我现在每日都在不停地想,为什么越来越多的男生喜欢姐姐,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姐姐愿意接受小男生,难道是人性的一种释放?而人性本来就是喜爱自由。

    “看过一本杂志,介绍那个大酒窝的美女艺术家与一个小自己近二十来岁的小弟弟相恋。许多人都不看好,劝她放了这段感情,不要让自己再受伤害。她坦然地说,就算两个年龄相仿的人也不一定是天长地久,我不奢望太多,只求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每天都充满着快乐,充满着浓浓的爱……女人愿意姐弟恋,是因为怀恋自己已过的青春;而男人愿意姐弟恋,是否因为喜欢果子的味道大于喜欢花开的香气?”

    “怎么?你也想搞姐弟恋了?”我凄然一笑,用讽刺的口气对老三说:“滑稽,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