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136章 桀骜的野性

    我几乎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柳月和我一样,是执着的人,而且,柳月在某些方面似乎比我更加执着,她是一个执着而倔强的理想主义者,她从不肯屈就,从不肯将就,从不肯屈服,这一点,柳月比我强。

    而且,柳月苦难的人生经历造就了她挫折和磨难之中永葆乐观的性格,特别是最近,她时不时会在我面前自然不自然地流露出那曾经熟悉的孩子般的顽皮和桀骜的野性。

    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她用笑容和豁达装祯了她的生活,用热情和忠诚经营着她的友情,用理解和包容呵护着她的朋友,用默默深切的思念和回忆享受她缥缈的爱情,坎坷多难的人生经历填写了她苦难沧桑而又美丽执着的人生……

    我的心隐隐痛着,从柳月身上,我感悟到,人生就像一次旅行,不在乎它的目的地,只在乎旅途中的风景和那份心情,给心灵多一些释放的空间,给生活多一份坦然的态度,生活就会变得多彩。而柳月带给我的人生的感悟,如一缕春风,似一碧清泉,在经历中增添了一种心情,让我更深地明白生活的真谛。

    我懵懵懂懂地胡思乱想着。

    “喂——思考什么呢?像伟大的哲学家?”柳月抿嘴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很轻松。

    “哦……”我回过神来,看着柳月:“没什么,在想稿子的事情。”

    “呵呵……不用这么辛苦啊,这稿子对你,小菜一碟,关键是你路子通了,就很容易了……”柳月呵呵笑着:“对了,那晚,我在江边遇到你,小许没有什么误解吧?”

    “没有。”

    “那化妆盒和衣服小许喜欢不喜欢?衣服合身不?”

    “喜欢,合身。”

    “小许应该好好奖励奖励你吧?”

    “嗯……”

    柳月见我这么简短的回答,很明显是不想谈这个,自己也觉得有些没趣,一会又说:“昨天,我听杨哥说,小许想办一个英语补习班,很好啊,既能搞创收,还能锻炼自己,走出校园,多接触社会,对她的成长很有好处的……”

    “是的。”

    “杨哥说了,他会尽力帮忙多找一些人来学习的,现在学外语也成了时髦啊,很多领导干部连英文字母都不认识……听说是老三的主意,这个老三啊,我看很有些经营头脑,人小鬼大,说不定哪天能成就一番事业,当然,需要有一个合适的平台……”柳月又说。

    我当时没有想到,柳月说的这话日后竟然得到了验证,而这个平台,竟然是柳月给提供的。

    这世界很大,大到让我看不到未来,又很小,小到总是狭路相逢。

    从柳月办公室回来,我先去了报社,虽然离职了,但是这办公室还是可以去的,我又没有被开除,再说了,即使同事们带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阳光看我,那也是不可能长久回避的,人总要面对现实的,我总不能因为怕见人而辞职吧?

    半个多月没进报社院子,一切都还是那样熟悉,院子不远处,马书记和梅玲亲自操办的报业大厦正在拔地而起,已经到了接近20层,宿舍楼的高度也正在茁壮成长,隆隆的机器轰鸣声似乎在宣告着报社正在马书记的带领下走进新时代。

    虽然大楼正在建设,但是也已经成为报社飞速发展的一个见证,但凡来了领导和客人,马书记总要在梅玲的亲自陪同下带领他们去参观报社的两项伟大工程,指着高高的混凝土钢筋结构的楼架子向领导现场汇报着报社适应市场经济新形势所取得的新成就。

    杨哥说的不错,领导出政绩都喜欢建大楼,弄排场,这座办公大楼成为了马书记的政绩工程,宿舍楼成为了马书记的温暖工程,这可是摆在台面上的政绩。而且,还有背后看不见的好处。

    这也似乎符合张部长的心意,因为张部长也经常带领外地的客人和上面来的人到施工现场指指点点,转悠一圈,仿佛在叙说着江海新闻事业在他的带领下取得的非凡业绩。

    这座大厦,成了江海报人和张部长的骄傲。

    当然,这里面梅玲的功劳必不可少,这些场合都离不开梅玲,张部长也没有少了对梅玲的赞扬。

    这些,都是我听到和看到的。

    进了办公楼,我夹起尾巴,沿着楼梯三步并作两步就往办公室奔。

    刚到二楼,就听有人叫我:“江峰,过来!”

    我忙停住脚步,一看是马书记,正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我。

    我忙过去:“马书记!”

    “去南方回来了?”马书记问我,口气似乎在责怪我回来为什么不先向他报个到。

    “刚回来,我刚去了趟宣传部,正打算回办公室整理下思路接着要找你报个到……”我说。

    马书记推开办公室的门:“进来吧。”

    我跟随马书记走进办公室,马书记坐到自己宽厚肥大的老板椅里,点燃一颗烟,轻轻吸了两口,在袅袅升起的烟雾里看着我,指指对面的椅子:“坐吧。”

    我坐到马书记对面。

    马书记继续看着我,不说话。

    我有些局促,心里不知道马书记在琢磨什么。

    过了一会,马书记开口了:“你停职多久了?”

    “21天了。”我说。

    “停职有什么感受?”马书记的口气很悠闲。

    “深刻反省自己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吸取教训,下不为例……”我说。

    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