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076章表面大大咧咧

    “我故意的,哼……”陈静哼了一声:“这局长老是利用职权排挤打压我老爸,弄得我老爸窝囊憋气,天天吃中药……他闺女狗仗人势,从小就欺负我,联合家属院其他小孩整我,捉弄我,和他爸一样坏,没长好心眼……”

    我听了,默然,我突然发现,其实,陈静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她还是挺有头脑的,表面大大咧咧,其实内心很细致,很细腻,很果断。

    在我快速融入新角色的同时,报社的各项事业也在蓬勃发展。

    马书记果然很有能力,依靠各种关系,搞到了不少资金,报社新闻大厦已经奠基,开始了土方工程,宿舍楼也破土动工,办公自动化工程同时开始启动,报社似乎真的开始迈开了走入新时代的步伐。

    梅玲成了最忙碌最炙手可热的人物,整天被建筑开发商和材料供应商所包围,天天众星捧月一般地供奉着,伺候着,恭维着……

    梅玲越发显得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权力给自己带来的荣耀和满足,在单位里习惯了以领导的架势指手画脚,对平级部室的主任也同样指指点点,全然忘记了自己实际上也不过是一个正科级。

    只有在我面前,梅玲才会收敛,经常用多情而后真诚的目光看着我,希望我能够给她一次被我虐待的机会,被我施加暴力干的机会。

    我当然不会答应她,我明确无误地告诉她我不会背叛女朋友的决心和意志,让她死了这条心。

    梅玲死不死心我不知道,但是,她脸上的失望我看得见,同样,她表现出的赞赏我也感觉得到。

    看来,再yin荡的女人,对忠诚于女人的男人都还是高看一样的。

    我不稀罕梅玲的高看一眼,我只是在为自己做一份应该做的事情。

    因为我的工作没有规律,周末也很难保证能休息,不能去江海大学看晴儿,晴儿就每个周末过来看我。

    我给了晴儿一把宿舍的钥匙,因为我经常周末也在办公室加班审稿。

    晴儿每次来,都会把我的脏衣服洗干净,把宿舍打扫干净,给我买好晚上加班的营养品,给我买好足够我一周生活的日常用品,然后,做好晚饭,等我回来吃饭。

    在我简陋的宿舍里低矮的方桌上,我们吃着简单的饭菜,心里却感觉很充实。

    晴儿又开始留长头发了,已经到了披肩。

    我知道,晴儿这么做,是为了我,因为我最喜欢她飘逸的一头长发。

    “峰哥,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愿意做,这头发,我只为你留!”一个周末的中午,我和晴儿踏着明媚的冬日暖阳,在江滨公园散步,晴儿摸着自己的秀发,对我说。

    我笑笑,揽着晴儿的肩膀,看着江边在风中微微颤抖的光秃秃的柳条,突然想起,柳月曾经将自己的生命差点葬送于这一条大江。

    我的心不由一颤。

    “峰哥,你怎么了?”晴儿歪头看着我,挽住我的胳膊。

    “没怎么啊!”我有些惊奇于晴儿的敏感,以前,她不是这样的。

    “没怎么那你发颤干嘛?”晴儿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鬼丫头,我哪里发颤了?”我削了削晴儿的鼻子。

    “嘻嘻……现在我和你有心灵感应,你的心里一发颤,我就能感觉到……”晴儿笑呵呵地说。

    我一听,心里不由一个激灵。

    “看,你心里打激灵了!”晴儿捂嘴笑着。

    我眼神发直,看着晴儿:“咦,丫头,你有特异功能了?”

    “嘻嘻……是啊,只对你有特异功能!”晴儿跨着我的胳膊,在江边又蹦又跳。

    中午的江边人不少,都是散步的、锻炼的。

    我和晴儿随意地走着,不经意间就发现了杨哥,杨哥正在江边健身。

    我看到杨哥的同时,杨哥也同时看到了我和晴儿,笑呵呵地和我打招呼,走过来。

    我最近一直没见到杨哥,因为我忙,他更忙。

    我见到杨哥,突然想起杨哥要准备接风的那个张部长还没有上任,杨哥邀请我去陪酒的私人宴会还没有举行。

    春节很快就要到了,省里的“两会”即将举行,看来是要在“两会”之后,春节后上任了。

    不知怎么,我对张部长将要来江海上任的事情无比关心和关注,还有杨哥和张处长那天在电话里模模糊糊提到的内容。

    但是,我不能随便问杨哥,干组织工作的,最忌讳的事情就是乱问乱说,嘴巴不严。

    “小江,周末好!”杨哥走过来,和蔼地看看我,又看看晴儿:“这位是——”

    “杨哥好,这是小许,我的女朋友,”我忙拉着晴儿对杨哥介绍,又对晴儿说:“这是杨哥!”

    “杨哥好!”晴儿甜甜地说着,身体靠着我的肩膀,抱住我的胳膊。

    “小许好!”杨哥看着晴儿,脸上的表情很和善:“小许在哪里工作啊?”

    这干组织工作的,就喜欢见面问工作,职业病。

    “我在江海大学外语系做辅导员!”晴儿回答。

    “哦……做辅导员,好,好,”杨哥笑呵呵地又看着我:“你们俩是不是在大学里谈的对象啊,呵呵……”

    “是的,杨哥,”我笑着说:“我们还是高中同学……”

    “哦……好啊,那你们还是半个青梅竹马啊,好,不错!”杨哥看着我和晴儿,显得很开心。

    然后,杨哥又过问了一下我最近的工作,同时,对报社最近的工作也进行了询问,我都一一作了回答。

    我和杨哥谈话的时候,晴儿一直乖乖地挽着我的胳膊,不说话。

    我看到,在杨哥和我说话期间,晴儿的眼睛一直凝神看着杨哥,眉头微微锁着。

    “省里最近要开‘两会’,春节后咱们市里开,”杨哥说:“开完‘两会’,市里一些政府部门的负责人要有所变动,同时,市委个别的主要部门也要进行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