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058章 难言的滋味

    我心中一股难言的滋味,我生命中的两个女人,晴儿和柳月,柳月已经失去,成为杨哥的女人,现在,晴儿很可能也要成为老三的女人了。

    我的心中突然一股骚动,和晴儿过去7年的往昔一幕幕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在山里修养了一年的心境被老三这一封信搅乱了,当晚,我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第二天,我正在琢磨要不要下山去的事情,乡里党委办公室的秘书骑摩托车赶来,说报社让我紧急回去一趟,有重要事情安排。

    我来不及细琢磨,和老邢说了一声,坐上秘书的摩托车,就下山了。

    第二天上午,我回到了报社,先回到办公室。

    刚坐下,梅玲进来,冲我莞尔一笑:“来,到马书记办公室!”

    到了马书记办公室,我才知道,我要提拔了。

    “报社党委根据报社整体工作的需要,决定对几个部室负责人进行微调,经党委研究,决定梅玲担任社长助理,协助社长工作,分管行政和基建,同时,刘飞接替梅玲的职务,到党办担任主任,这样,新闻部的负责人,党委经反复研究,一致同意由你来负责,你的职务是新闻部副主任,主持工作……”马书记看着我:“至于扶贫的事情,党委也决定了新的人选和你对调,已经和市扶贫办打了招呼……”

    原来梅玲、刘飞还有我都提拔了,梅玲居然成了社长助理了,副县级了,真他妈的牛逼

    元旦后我才知道梅玲这个社长助理不是市委组织部门任命的,是马书记自己搞的内部粮票,还是正科级,只不过是因为报社马上就要大兴土木建大楼,需要梅玲这样马书记信得过的人才施展才华,所以才如此运作,让梅玲分管着基建和行政。

    “服从党委安排,绝不辜负党委期望,保证做好新闻部的工作!”我心情平静地对马书记表态,心里没有什么成功的喜悦和成就感,反倒感觉到了几分苍凉和感慨。

    “马上就是新年,元旦前交接完毕,元旦后全部到位,梅玲,你负责安排好!”马书记最后说。

    我和梅玲从马书记办公室出来,梅玲讨好地冲我笑笑:“回来了,提拔了,恭喜你,祝贺你……”

    “谢谢!”我面无表情,懒得和梅玲应酬。

    “你的办公室还是刘飞那间,我到时候安排人给你换一台最新的电脑,原来那台已经用了两任主任了,太旧了……”梅玲继续讨好我。

    “谢谢梅助理,”我停下脚步看着梅玲:“我喜欢用旧电脑,不要给我换新电脑,一定不要换……”

    我知道,那台电脑柳月用过的。

    交接其实很简单,元旦放假前一天的上午,全部交接完毕,全部正式上岗。

    我成了江海日报社新闻部的副主任,主持工作。

    上任后,我主持召开了第一次部室全体人员会,大家对我的归来和上任都给予了热烈的欢迎和支持,陈静尤其高兴,开会我讲话期间,看到她不时抹一下眼角。

    我很感动,这个女人,对我真的是没说的,始终坚定不移地支持我。

    只是,很遗憾,我对她没有那种感情。

    爱,是不能勉强的。

    坐在柳月曾经的办公室里,看着窗外萧萧寒风中抖动的树枝,我感慨万千,岁月无痕。

    我生命中的两个女人,只有柳月和晴儿。

    柳月已经投入杨哥的怀抱,晴儿,或许也会和老三走到一起。

    一想到晴儿,我的心突然又揪紧了,我不由又想起那7年间的欢笑和温存,想起那美好记忆中的温情和甜蜜……

    我突然很想晴儿。

    可是,我没有脸去找晴儿,我曾经如此冷酷无情地抛弃了她,曾经漠然绝情地伤害了她,我对不起她的地方太多了……

    关上办公室的门,坐在柳月曾经坐过的椅子上,我一会想起柳月,一会想起晴儿,我的心在苦痛中起起落落……

    正在这时,我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你好,江海日报,我是江峰!”我摸起电话,习惯性地自报家门,这是柳月当主任的时候规定的文明用语。

    电话里没有声音。

    “喂——请讲话!”

    “你……好,江海……大学,我是……许……晴……”电话里传来缓慢而压抑的声音。

    原来是晴儿打来的电话,她也在用我的标准语回应我,只是情感太过激动,说得很不流畅。

    我的心猛烈跳动起来,晴儿给我打电话干嘛?是不是要通知我他和老三订婚你的消息,请我去喝喜酒呢?

    “晴儿,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我问晴儿。

    晴儿慢慢语气平静下来:“我刚才打到你那边的办公室知道你这边的电话的,也知道你刚刚提拔了,祝贺你……”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的?”

    “天天在报纸上看你的扶贫日记,突然间中断了,我想,你应该是回来了……”

    我的心中一阵温暖,1年过去了,晴儿还是如此地挂念我。

    “晴儿……”我的声音也有些激动:“你……你还好吗?”

    “嗯……”电话里传来晴儿弱弱的声音。

    “晴儿,对不起,”我真挚地说道:“真的对不起,我曾经深深伤害了你了,我错了,我错了……”

    “峰哥,我不怪你,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晴儿柔柔地说道:“我也不怪她,你们,我都没有怪过……”

    晴儿越是这么说,我的心里就越难受,就越感觉心中对晴儿充满了怜惜和疼爱。

    我紧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事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