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032章 找到了平衡

    “嗯……”张处长和杨哥的话无疑对马书记产生了一定的效果,马书记满意地看着我,点点头。

    我走到柳月身边倒水的时候,柳月嘴角抿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左手臂垂下来,左手快速在我小腿上捏了一把,然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我心里找到了平衡,柳月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酒席散后,柳月和张处长坐杨哥的车离去,梅玲和马书记一起走,我则回到会议室继续采访会议。

    我不知道柳月去了哪里,今天是住在江海还是直接回西京,也不知道柳月今天还和不和我联系。

    我怀着期待而又茫然的心情等待柳月的消息。

    然而,直到我下午开完会,回报社交了稿子,也没有柳月的任何消息。

    晚饭后,我躺在柳月房间客厅的沙发上,心情很郁闷,又很惆怅。

    我想起中午他们关于柳月和杨哥的话就心里生气,妈的,老子的女人,你们捣鼓什么?马书记真他妈的会拍马屁,拍的杨哥一愣一愣的。

    我烦躁地在沙发上躺着,一会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的铃声将我惊醒,我迷迷糊糊拿起电话:“喂——哪里?”

    “阿峰,宝贝儿,我是姐姐……”电话里传来柳月温柔的声音。

    我一骨碌爬起来:“姐,你在哪里?”

    “刚到西京,就赶紧给你打个电话,估摸着你可能会在我这里,嘻嘻……”柳月说。

    “哦……你回去了啊,这么快……”我有些遗憾。

    “张处长今天就是专门来走接我的程序的,程序走完了,交接仪式完了,他还有事情,我没办法,只有跟着他回来了……”

    “嗯……那你的房子咋办?这里的家具咋办?”我看着房子里的家具和摆设。

    “房子不是公家分的,是我自己买下来的,家具就不搬了,都留在这里,以后,你就在这里住好了,不要再你那狗窝里住了……”柳月呵呵笑着:“反正我又不住报社家属院,这楼上认识我的几乎没有……”

    我答应下来,又想起中午吃饭的事情:“今天中午我气死了,看看马书记说的那话,看看杨哥幸福的神态,看看你笑呵呵地样子……哼……”

    柳月沉默了片刻,微微叹息了一声:“阿峰,我可以不去爱别人,但是,我不能阻止别人爱我,喜欢我,我也阻止不了……我们都已经这样了,我的人,我的心都是你的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我不喜欢你这么小家子气,虽然这证明你爱我……”

    我沉默不语。

    “阿峰,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会忠于你,就会忠于我们的承诺,就会忠于我们的……爱*是一种信任,爱是一种执着,爱是彼此永远不变的承诺……爱,需要互相的呵护,还有彼此的真诚……”柳月诚恳地说着。

    “嗯……”我答应了一声:“你可千万别诳我,别骗我……”

    “阿峰,你不应该对我的人品产生怀疑,”柳月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正因为我以前欺骗过别人,有过谎言,所以,我现在痛恨欺骗,如果有一天,当我们彼此之间发现有了欺骗,有了谎言,那都是不可原谅的,不可饶恕的,那都会给我们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我相信,我坚信,我们都能彼此信守着真诚和坦白……”

    我的心里一阵恐慌,脸色一下子煞白,幸亏是在电话上,柳月看不到我的神色。

    我“嗯”了一声:“我明白了……”

    今晚柳月的话让我的心里一下子变得忐忑不安起来,我知道,柳月温柔似水的背后,是无比的坚定和果断。

    我不知道万一柳月知道了我和晴儿的事情,将会有怎样的风暴降临到我的头上。

    在随后的日子里,每当想起这事,我心里就战战兢兢,惶恐不安。

    这天一上班,刘飞派给我一个采访任务:“江峰,江海大学外语系建系10周年系庆,市里去一个分管的副市长,你去采访……”

    说着,刘飞递给我一个大红的请柬:“你的母校,你去最合适!再说,部里只有你一个记者了,都出去了……”

    我一听,本想推辞,听刘飞这么一说,没有理由不去了。

    “一会江海大学外语系的人带车来接你,你9点整到报社门口等就是了……”刘飞又说。

    我心里有些惴惴不安,这到江海大学外语系,很棘手啊,晴儿以前可是一直大张旗鼓地吹嘘我,她的同事们一定有很多知道我名字的,这会我这个陈世美去了,不知会受到何种待遇。还有,要是万一遇见晴儿,该如何说话,如何面对呢?

    晴儿是系里的辅导员,这系庆的事情,少不了要出头忙乎,极有可能和我见面的。

    幸亏这种庆典属于例行的小活动,一般也就是在二版发一个简讯,走走过场就是。我打定主意,去到签到后,拿着会议材料,把副市长的讲话要来,瞅他们不注意,悄悄溜走,纪念品也不要了。反正学校都是穷单位,也没什么好纪念品。

    主意已定,我收拾好采访的东西,看看时间到了,就下楼到报社门口等车。

    市里各部门搞活动请记者,一般的规矩就是来车接,一辆车,报社、电视一趟接,有时候也邀请广播电台的。这年头,最吃香的是电视记者,其次是报社记者,广播记者最受冷落。

    当然,这是各部门的活动,记者有这待遇,大爷一级的待遇。市里六大班子的活动,就没这么舒服了,没人鸟你,来去自己想办法,写完还得找领导审稿,见了领导就像孙子见了爷爷。

    因此,我这小记者,也就轮番享受着着大爷和孙子的待遇,在高贵和卑贱之间来回寻找做人的感觉,体味世态炎凉,人间百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