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028章 竟然味同嚼蜡

    我却没有感觉,以往让我神魂颠倒的激吻此刻竟然味同嚼蜡。

    一个多月没见,晴儿自然想同我多亲热一会。

    我的脑子里正在激烈翻腾,正在琢磨要不要这会同晴儿摊牌。

    晴儿一番温柔的亲热,让我无法开口,我轻轻推开晴儿。

    晴儿显然感觉到了我的冷落,但她没有放弃,反而更加温存地拱进我的怀里。

    我木然地躺在那里,脑子里一会是柳月的妩媚和柔情,一会是晴儿甜美的亲吻,热血奔流,心里一阵阵的酸楚……

    我在黑夜中看见晴儿的眼睛盯着我,离我的眼睛很近,我从晴儿的眼神里分明看到了惶恐和不安……

    “我还没休息过来,身体也没感觉,早睡吧……”看到晴儿的眼神,我打消了此刻和她摊牌的念头,转过身去,背对着晴儿,同时心里暗暗下决心,明天,一定要和晴儿说清楚。

    晴儿没有声音,躺在我的背后。

    我脑子胡乱想着,慢慢睡着了。

    睡梦中,我梦见了柳月,梦见我和柳月在那月色笼罩的大山里一起漫步,一起聊天,一起畅想未来,一起憧憬明天……

    第二天,我醒了,晴儿起床了,正坐在写字台前发呆,眼睛红红的。

    我心里一阵歉意,“怎么了?没睡好?”

    晴儿见我醒来,忙站起来,勉强笑笑:“没……没什么,我去给你做饭……”

    一会,饭做好了,我和晴儿一起默默地吃饭,正吃着,我的bb机响了,我打开一看:“20分钟内到市委门口集合,有紧急采访任务。——刘飞”

    “不吃了,我有急事,紧急集合!”我放下饭碗,对晴儿说。

    晴儿放下饭碗,默默地看着我,眼里充满了忧郁。

    我手忙脚乱拿起公文包,骑上自行车就往市委门口赶。

    赶到市委门口,登上一辆等候的中巴车,才知道省里突然来了一位大领导,我要随同采访,这位领导要到下面县里去视察,时间3天。

    车出发后,我才突然发现bb机忘了带,扔宿舍里了。

    我有些后悔自己的毛躁,可也没有办法。

    三天后,我圆满结束了采访任务,回报社交完稿子,直接回到宿舍。

    宿舍里静悄悄的,一切都还是像以前那样井井有条,我的bb机正安安稳稳摆放在枕头上面。

    我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一把抓起bb机,一看,是关机状态。

    我按开机按键,却毫无动静,这才发现bb机电池没有电了。

    我松了口气,没电了,很好,没电晴儿就不会看到里面的信息了。

    我之所以这样想,是不想让bb机里的信息内容刺激晴儿,虽然我打算离开她。

    可是,随之,另一个想法在我脑子里闪过,bb机是什么时间没有电的?是我走后不久还是刚刚没的?要是刚没的,那晴儿离开之前岂不是已经看到短信息的内容了?

    我的心又忐忑不安起来,我实在是不想过度刺激晴儿。

    我疲倦地躺倒在床上,闻到枕头散发出的香味儿,刚洗完后的香味儿,我马上意识到晴儿在我走后把枕套也洗了。

    随之,我又发现,不仅仅是枕套,床单也都是干净的,也是刚洗过的。

    我的心突然一阵狂躁,一把掀开枕头下面的褥子,想看看我存放在褥子下面的东西。

    掀开一看,我呆了,褥子下面的柳月寄给我的接近10封信,完全不见了,一封不见了!

    我的头一下子蒙了,血直往头上涌,信怎么不见了?信到哪里去了?

    我捏着松软的褥子,猛然意识到一定是在我匆忙走后,晴儿给我晒了褥子,洗了床单和枕套,在晒褥子的时候,柳月的信就暴露出来了……

    那么,信一定是被晴儿拿走了,那么,晴儿一定是看到全部的信的内容了,那么,我和柳月的事情不用我说,晴儿一定是全部知晓了……

    我木木地坐在宿舍里,脑子里翻江倒海,相像着这些信件带给晴儿的打击,以及我即将面对的狂风暴雨……

    或晴儿很快会找来,愤怒地质问我的背信弃义;或晴儿会直接回到我老家,找到我父母,搬来救兵,然后我等着挨老爹的一顿暴揍和老妈的痛哭流涕;或晴儿的父母会找到我的单位,控诉我这个陈世美……

    我的脑子蒙蒙的,胡思乱想,我想到了即将要面临的风暴……

    我的心情狂乱而懊丧,我本来可以自己主动去解决这个问题的,现在变得相当被动。

    我不知道即将到来的是什么。

    我在惴惴不安中过了2天,竟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我脑子里想像的事情并没有出现,然而,我也没有接到晴儿的任何bb机信息和电话,晴儿好像极有耐心地在考验我的意志,抑或等待我主动去找她。

    我横下一条心,事情既然已经如此,就勇敢去面对,反正早晚都要到这一步,晚痛不如早痛。

    第三天上午,我收到一个鼓鼓囊囊的大信封,一看信封上熟悉的字体,我的心猛烈狂跳起来……

    信是晴儿寄来的,晴儿的字体我再熟悉不过。

    办公室里同事都在,我没有开启信封,等忙完手头的事情,我急火火带着信封直奔宿舍。

    关好宿舍的房门,我急不可耐地撕开大信封,一下子掉出一沓信封,落到地上,成分散状。

    我一看就知道,这是柳月的信,这些信果然被晴儿发现并带走,经过了5天时间,这5天,晴儿一定进行了认真的研读和琢磨……

    我无法想象晴儿在研读这些信的时候是带着怎样的心情,怀着怎样的状态,我也不敢多想。

    我心里乱糟糟的,慢慢蹲到地上,捡拾落在地上的信封,这才发现,地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