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 作品

第024章 没能单独在一起

    所以,在一起的2天里,我和柳月没能单独在一起,只能在工作和吃饭的间隙彼此交换着脉脉的含情,偶尔在没人的地方拉一下手,很*的感觉。

    第三天,采访上午就结束了,下午安排去爬山,大家都很放松,换上运动鞋、运动衣,陪那副总编去爬山。

    我不能去,因为宣传部长交代了,说是张处长要求的,在明天副总编离开之前,要将稿子写出来,交副总编个人亲自审阅,签字后才可以在当地的媒体发表。

    所以,大家去爬山,我只能关在房间里爬格子。

    我的任务很紧张,时间很紧迫,而且,此次采访,对文的要求也很高。

    大家走后,我拿出浑身解数,趴在房间的写字台上,打开采访资料,开始奋笔疾书。

    刚开始工作,就有人敲门,我打开门,柳月脸色红扑扑地涌进来,随手把门一关,不容我反应和说话,接着就和我抱在一起……

    这会儿人都上山了,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

    完事后,我们都平息下来,急忙打扫战场,穿好衣服,柳月又去卫生间整理好头发和脸上的妆。

    “姐,想死你了!你怎么没去爬山呢?”我满足地看着柳月。

    “知道你想我,才回来陪你的……”柳月温情地看着我:“我说我崴了脚脖子,就找借口回来了,嘻嘻……”

    我们脉脉地注视着,一个月不见仿佛是一个世纪的隔离,都想把对方仔细看个够……

    柳月微笑着:“阿峰,别耽误正事,抓紧集中精力好好写稿,写完稿子,晚上,我找时间,我们好好说说话……”

    “晚上你又要陪那老东西打升级,哪里有时间啊……”

    “今晚应该有时间,他爬山会很累,晚上还得喝酒,吃完饭不一定能打升级了……今晚他还要看你的稿子,这也是他来江海视察的一个印记……乖,好好写稿,姐在这里陪着你……”

    我听话地坐起来,开始忙乎我的稿子。

    柳月给我泡了一杯茶,放在我旁边,然后就自己静静地坐在旁边看报纸,不打扰我。

    我得承认,我工作起来时相当专心的,真正贯彻了柳月说的“拼命工作拼命玩”这句话,我全身心投入到写作当中,进入了忘我的境地,忘记了身边还有柳月的存在。

    因为文章的架构和内容我这两天脑子里已经琢磨地差不多了,所以写的时候就是把材料进行有机堆砌,合理布局,并揉进我自己的一些观点。

    2个小时后,我长出一口气,把笔一扔:“操——完了!”

    柳月一听,站起来,走到我身后,为我轻轻地揉肩膀:“写完了?这么快,才两个小时!”

    “完了,3000字,调研纪实,over了!”我转动着脖颈,活动了一下腰肢:“嘿嘿……一气呵成。”

    “想不到你现在写稿速度这么快,”柳月笑了:“快枪手……不错,就是不知道内容怎么样?”

    “姐,你看看,先给我把关。”我把稿子递给柳月。

    柳月接过稿子,坐到旁边,认真地看起来,我端起茶杯喝水。

    柳月看得很专注,眉头微微皱着。

    20分钟后,柳月抬起头,也长出了一口气,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喜悦:“阿峰,你写得比我好!要是我来写这个通讯,我写不到你这么好!”

    “真的还是假的?”我坐在床沿。

    “真的,你选取的角度很好,领会那副总编的意图特别准确,而且,你的语言越发简练犀利了,读起来很流畅,很清爽……想不到,这么短时间里,你的写作水平又上了一个台阶……祝贺你,我的宝贝,我真为你高兴!”柳月将稿子放下,主动过来,站在我前面,抱住我的脑袋,亲了的额头一口。

    我很高兴,柳月的赞扬总是让我很兴奋,我仰头看着柳月:“姐,这稿子还得给张处长看,然后还得给那副总编看,不知道后面能不能过关呢?”

    “没问题,”柳月双手捧着我的脸,在我的鼻梁上轻轻地亲吻着:“能过我这关,就能过他们的关,嘻嘻……宝贝,你此行的任务完成了,可以轻松一下了……”

    我看看时间,快4点了:“他们爬山的大约什么时候能回来?”

    柳月看着我笑了:“最快也得5点。”

    “很好!”我看着柳月也笑了。

    我们彼此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这一次,因为我完成了任务,没有心理负担。

    巅峰时刻,我们都自然而然互相说出了“我爱你”三个字。

    我们都很尽兴,直到快5点。然后起来一起聊天。

    外面走廊传来说话声和脚步声,我们忙分开下床,柳月走进卫生间收拾了一下衣服和仪表,我则打开房门,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接着柳月也出来,也坐在我对过的沙发上,和我相视一笑,看着电视屏幕。

    “感觉像是在*啊,既紧张又刺激……”我悄声对柳月说。

    “我感觉我们好像一直都是在*,一直有一种紧张心理,今天呢,好像是*里面的*,更紧张,更刺激……”柳月眼神里露出几分惆怅和茫然。

    柳月的话让我感觉很无语,其实我心里也是有这种感觉。

    “在省城的那两夜一天,是我感觉最放松的日子!无拘无束的日子……”柳月又说,语气里充满了向往。

    我仍然没有说话,我仍然是有同感,我明白,只有在一个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才能肆无忌惮地去爱,去放纵自己的感情。

    我们的爱,仿佛是一种非常恋情,见不得熟人和世俗的阳光。

    我心里不由有些郁闷。

    柳月看我不说话,微微笑了下:“不要想那么多了,多享受现在吧,呵呵……青春时光多美好,我们在一起,多美妙……”

    我笑了,冲柳月点了点头。

    一会大家都回来了,我同房间的电视台记者也进了房间,见柳月在这里,尊敬地叫了一声:“柳主任好,您脚脖子好了吗?”

    “呵呵,好了,我这正在看江记者写的稿子呢……”柳月笑着,优雅地站起身,拿着我的稿子:“江峰,稿子我带过去,先给张处长看一看,然后再给副总编看……”

    “好的,柳主任,您走好!”我看着柳月有雍容华贵的高雅气质和风姿绰约的美丽形象,心里很满足,这么美丽的女人,谁能想到是我的女朋友,谁能想到刚才还在和我激晴交融,春风云雨、耳鬓厮磨呢……

    柳月错身和我而过的时候,眼睛冲我挤了一下。

    我笑了,心里很轻松。

    电视台的记者目送柳月出门,对我羡慕地说:“柳主任原来是你的老主任啊,你可真幸福,有这么漂亮的美女上司。”

    我听了,心里很自豪。

    晚饭就是送行宴,明天副总编要到邻市去,张处长和柳月照旧陪同,我们的任务就算结束了。

    晚宴很丰盛,大家都喝了点酒,我完成了任务,也放开喝了一次白酒,恰到好处。

    晚饭后,其他人都三三两两到附近的小溪和树林去散步,我不想去,就自己坐在宿舍看电视。

    一会听到敲门声,柳月推开门招呼我:“阿峰,领导要审稿,你跟我来。”

    我忙起身跟柳月出去,柳月低声对我说:“先到张处长房间去,先给他看,你不要紧张,放轻松,有话我会说的。”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