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妃 作品

好好裹着夫君的大肉棒 HHH (粗口)

    较之已经哀婉淫叫的冉鸢,季晟显然也不大好过,最先插入的龟头和肉柱陷入了深深的水泽潮热,湿泞的嫩肉泌着热滑的淫水,将他的阳具层层吸嘬紧缚。

    “哦~松些,别夹!”

    律动的肉褶在叠叠缠绕,他低吼着放缓了将她往肉棒上套的速度,过度的湿热棉软让季晟快要抑制不住内心狂热了,粗喘间,看向两人渐渐契合的下身,自绷开的穴儿口溢出的蜜汁,将他的胯部弄的一片湿泞。

    “啊啊!不行~太大了……呜!”

    这般直挺挺的进入,敏感的花壶被刺激到极端,冉鸢只觉得缓缓撑入的硕大梆硬,将密实紧致的穴肉寸寸挤开充盈,她却无法阻止这种强悍侵入的可怕,紧张的绷紧了后背,低头泣哭间,散了发髻的如瀑青丝落在了季晟的腰腹间,旖旎淫糜。

    “大些才能将阿鸢里面插满啊,乖,夫君要松手了。”肉冠艰难的刮在泌水的软肉上,终是将大半的肉柱埋入了那美妙的玄奥处,指腹轻轻摩挲着冉鸢腰间颤栗的雪肤,季晟蓦然的松开了撑着她腰肢的手。

    扑哧!肉体深度契合的水声在穴底响起。

    “唔!!”

    重重跌坐下的冉鸢难受的呜咽着仰起了玉颈,下身空前绝后的爆满填塞到了极端,噙满泪水的美眸满是情欲不堪,丹唇泛白微张着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真舒服。”

    终于全部插入的季晟畅快的销魂,无论是吸着龟头的花心,还是那甬道里不断绞缩的媚肉,淫水涌动的嘬弄,已然乱了他的心智和自控。

    还不等冉鸢缓过神来,他便开始挺动下腹了,腰力惊人的他直接将她撞的上起下落,万分勃胀的肉柱生生将小腹深处戳的酸麻燥热,娇小细嫩的穴儿可怜的套弄着那壮实的巨物,充实的硬硕堵的冉鸢眼花缭乱。

    “唔呃……要裂开了,别,别撞我了……啊哈!”

    她所有的重心都被钉在了季晟的胯间,那根凶残的大肉棒残忍的主宰着她的一切,剧烈颠簸,她似是坠入了暴风雨来袭的海浪,断断续续的娇吟哀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醉人的红晕渐渐蔓延在那欺霜赛雪的玉肤上,季晟情不自禁的用大掌去抚摸,抖动的双乳晃的最是厉害,灼热的莹软让他爱不释手,腰下顶弄的幅度愈发大了起来。

    “乖阿鸢,夫君顶的你可舒坦?”好容易擒住她胸前跳动的奶团揉捏,大抵是手指夹着乳头刺激到了她,裹着肉柱的花壶瞬间便是一紧,夹的季晟尾音陡高。

    高高顶起时,柔嫩的阴唇吸过青筋狰狞的棒身,湿哒哒的水声淫腻羞耻,被肆意撞击的蜜道已经磨出了层层奇怪的快感,冉鸢绯红着颊畔一脸迷乱,强忍着自穴泛开的欢愉,紧咬着贝齿银牙。

    “不、不舒服~放……放我下去,啊啊~”

    那般淫邪的粗壮、强硕、炙热……明明已将花穴搅的天翻地覆了。

    夹着跳动的两颗红缨小乳头,季晟用力一拧一扯,满意的听着冉鸢那暗藏哭颤的娇啭,沉沉笑道:“口是心非的小淫娃,淫肉嘬的这般紧还淌出水来,怎么会不舒服呢?”

    忽而粗鄙的淫浪话语让冉鸢心头紧绷的一根弦断开了,浸满热汗的滚烫柔荑艰难的撑在季晟强壮的腰间,再也忍不住的淫媚哭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