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妃 作品

塞满肉穴的珍珠果儿 HHH (含樱桃 慎)

    微凉的大粒樱桃在穴儿口转了转,贴着玉溪蜜洞上的小阴唇就被季晟的手指陡然按了下去,莹润的白果儿卡在鲜嫩的红肉里,那情形如何瞧都让人忍不住咽口水。

    “卡住了,再吃一颗吧。”

    敏感多娇的穴肉还残留着昨夜的高潮余韵,并不太硬的小樱桃入了穴,不一样的质感很快就让淫荡的花穴有了奇怪的感觉,一丝蜜液透亮淫腻,抵上去的第二颗樱桃甚是顺利的压着前一刻钻进了嫩肉里。

    “你,你住手!季晟你这个变态!”

    冉鸢一条腿被绑的高高,本是为防她不小心伤上加伤,不想却方便了季晟猥亵她的手段,大致是被冰块冻过的缘故,小樱桃冰冰凉凉的沁人,入了温热的蜜洞,冉鸢就被那饱满的果儿塞的羞红了脸。

    “阿鸢莫要乱动,若是碎在了里面,本王又得换着花样帮你掏出来了。”

    这话说的,好似不碎在里面,他还会不使手段掏出来了?冉鸢现在是惧煞了他,对季晟的在床帏间的话,连标点符号都不愿信。

    “我要吃要吃,你别往那里塞了!”

    似是白玉雕琢的小果儿生生一连塞了三颗进去,每一颗都是抵着前一粒,最先入穴的还在往娇媚的深处钻,最后的那颗依然卡在蠕动的花口上,等待被继续塞入。

    “嘘,不急,等会儿再喂乖宝上面的小嘴,瞧瞧你这里的肉儿,淫荡的发浪。”

    难得见到如此旖旎美景,季晟兴致昂扬,修长的指捻着一颗玉色的樱桃又朝娇嫩的蜜口上按了去,抵着第三颗嵌在了细嫩的媚肉。

    “唔啊~”

    仿佛串联成珠的樱桃排着队往幽穴深处挤去,剧烈收缩的花肉已经溢出了不少淫水,一粒粒冰凉渐深,刺激的冉鸢忍不住娇喘起来,心跳疯快,一时没忍住,花心里律动的媚肉便将第一颗小樱桃夹碎了。

    冰镇过的果儿皮一破,包不住的冰凉汁水顿时溢在了滚烫花褶娇肉,又凉又爽,生生让冉鸢起了一股股蚀骨的痒意。

    季晟瞧她那哀婉娇啼的模样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五颗含在花肉的白玉樱桃被他又抠了出来,沾了一丝淫水的果儿亮晶晶,还带着冉鸢娇穴散出的温热,往嘴里一扔,咬破果肉混着骚水一并吞入了腹,那香甜回味无穷。

    “味道真甜,阿鸢也尝尝吧。”

    挑了一颗略大的,在溢着春潮淫液的穴儿口滚了滚,沾满了蜜水,他也不用手去捻,直接俯身用唇贴着淫腻的阴唇,舌尖勾弄在颤栗的花肉里,将白银樱桃吸了出来,入了口辗转一番,上面的甜汁尽被他吮了,起身掐开冉鸢紧咬的小嘴便堵了上去。

    “唔!”

    口涎绵绵交缠,一粒小樱桃就这么在两人相绕的唇齿间滚来转去,直到冉鸢的贝齿咬破了果肉,季晟才用舌缠着她将那樱桃磨碾成汁,混着他渡给她的唾液一并迫着她咕噜咕噜吞咽。

    这般新奇的玩法大王上了瘾,一连来了好几次,直磋磨的冉鸢小脸绯红喘息不匀,丁香妙舌都快被搅麻了,藕臂虚软的推搡着霸蛮的季晟。

    “不,不要了……饶,饶了我吧……”

    难得听见冉鸢这般娇娇糯糯的求饶声,季晟暂且放过了她,迫不及待回到了榻尾,那卡在穴口的玉葡萄竟然已经没了踪影,想来是被渐渐湿濡的花肉给吸了进去。

    “阿鸢真淫荡,方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