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佥事 作品

第570章 你对朕有怨气

    话说李云睿走后,李金等人将三百多具尸体摆在路边,然后花钱从大同府中请来一批百姓,帮忙筑京观,消息传出去后,很多大同府的百姓,都赶到东胜城看光景。当看到横尸路边的三百多具鞑靼人后,很多人表示不要钱,也得帮忙筑京观。

    山西行都指挥使司、山西承宣布政使司、锦衣卫、内府监军等各种官方势力,也纷纷派人前来探查。

    这种一下子杀敌几百人的战绩,尤其是对蒙古人的战绩,绝对是大功。

    大功二字绝不是在吹牛,以朱棣为例,一生中有五次北征,第一次北征的战绩不过是“胡虏数人及羊马辎重”、“虏势披靡,追奔不十余里”、“虏仓皇渡河,我骑乘之,生擒数人,余皆死”;第二次则比第一次有进步,“毙贼数百人”……

    堂堂皇帝带领几十万大军,靡费之巨,就不说了,出去就杀了数百人,这功绩也是让人醉了。

    这些记录,是时任翰林院检讨金幼孜的亲笔所书。金幼孜可不是一般人,建文二年进士,授户科给事中。朱棣即位后出任翰林检讨,与解缙同值文渊阁,为太子讲学。朱棣历次北征,金幼孜皆从,亦多次扈从朱棣往来两京。如果他在敢在朱棣身边编排朱棣,朱棣能放过他吗?

    所以,李云睿李云睿这次绝对是大功。

    官方来查探,就是要确认李云睿有没有杀良冒功、或者谎报功绩。

    而此时的李云睿,非常悲催,又是骑马、又是坐船,一路风尘仆仆,去金州接上了自己的媳妇梅瑾瑜,然后返回南京。

    不过这次李云睿改了行进路线,再次入天津,沿着京杭大运河走。

    历史上的京杭大运河有两条,隋朝到宋朝的大运河,以洛阳为中心,分两段,一段向北到北京,称为北运河,一段向南到到杭州,称为南运河;元明清则是现有的京杭大运河,从杭州到北京,由元朝开凿,但明朝建立后,北京的地位下降,大运河开始荒废,很多地方都淤塞,大船是肯定过不去的。

    好在李云睿换乘了小船,一路上也是磕磕绊绊,终于在四月二十日,到了南京城。

    刚到南京城,连家都没回,就被抓进皇宫了。

    武英殿的暖阁中,一脸病恹恹的李云睿,站在御座之前。

    嗯,李云睿病了,还病得不轻,东胜城之行,除了身体上的累,还见识了一次血腥杀戮,让李云睿幼小的心灵收到了极大创伤,再加上来回奔波,李云睿十五岁的小身板,扛不住了。

    好在一路之上,请了名医调理,加上梅瑾瑜无微不至的照顾,算是康复了过来。

    “凡日月所照,皆为明土;江河所至,皆为明臣!犯我大明领土者,虽远必诛!杀我大明百姓者,虽强必戮!四方诸夷,凡有敢犯大明天威者,亡其国,灭其种,绝其苗裔!这几句话,让人听后,豪气干云……”朱棣低着头批阅奏章,头也没抬,淡淡说道。

    “呵呵……”李云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陛下可别这么说,这些话都是我抄的……”

    “抄?从哪里抄?”朱棣听了抬起头来,看了看李云睿,好奇地问道。

    我说后世的网络小说,你信吗?李云睿心里开始腹诽,但嘴上则说道,“我听说汉宣帝立了一块定胡碑,上面写着‘凡日月所照,皆为汉土,江河所至,皆为汉臣’;还有西汉名将陈汤北击匈奴前,给汉元帝的上书,里面有一句‘宜悬头槀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我读四书五经不多,就剽窃过来,修改了一下。不过陛下,后面那几句,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我就觉得京观上,不放几句狠话,让那些蒙古人害怕,以后他们还会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