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059

    萧骋赶到的时候,隔壁打得正高潮,酒杯碎了一地,红的黄的撒了一地,有人阻止有人惊慌失措四处叫人,萧骋在人群后面,还在心存侥幸地幻想肯定是那个男人看错了,梅烟岚?他老婆?怎么可能?

    结果进来就看到梅烟岚端着杯红酒,倚靠在一张桌子前懒倦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今天她没有戴眼镜,穿着一条黑裙子,黑色长发弄成了微卷蓬松的模样,随意地披在身后,垂眸饮酒的瞬间妩媚横生,眼角的泪痣勾魂夺魄。

    她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起身穿过人群,拉开试图阻止但没能阻止成功的人,一手一个将扭打在一起的男人扯起来。

    “够了,要打出去打。”她头疼地说。

    “烟岚,他们都只是你逢场作戏的男人而已对不对,我才是你爱的那个!”其中一个立即扑进梅烟岚怀里,紧紧抱住她的腰,明明比梅烟岚高比梅烟岚壮,却做出了小娇妻的姿态,叫围观者们表情一言难尽。

    另外两个脸色越发难看,伸手想把那人扯开,三个人把梅烟岚扯来扯去,“你们给我放开,这是我女朋友……”

    “我女朋友”

    “我的!”

    “住手!!”一声怒吼陡然响起,雷霆一般,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过去。

    梅烟岚一转头,看到了萧骋铁青着脸大步走了过来,在三人有些愣神的时候,将他们一个个推开,把梅烟岚拉到自己身边,“你们给我离她远点!”

    "....你谁啊?"

    “烟岚,他是谁?!”

    “梅烟岚,你他妈又找了一个?!”

    萧骋加入其中:“梅烟岚,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说完,萧骋就被三人质问:“你他妈的是谁?!”

    萧骋:“我是她老公!”

    跟着萧骋来看热闹的老同学们顿时瞪大眼睛,啥?

    方碧荷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那三个男人呆了呆,随即根本不相信,“老公?证据呢?连个结婚戒指都没有,你也好意思说,看到没有?老子手上这个是情侣对戒,烟岚送我的!”

    萧骋手上还真没有戴戒指,婚礼结束后就已经不知道扔到哪个抽屉里去了,这个时候,萧骋也才发现,梅烟岚手上也没有他们的婚戒。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梅烟岚。

    梅烟岚太阳穴突突直跳,对三人说:“不好意思,我已经结婚了,我们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别再找我了。走吧。”

    梅烟岚说罢转身就走,萧骋气冲冲地跟了上去。三个男人似乎被她的结婚发言镇住了,呆怔怔地站在原地。

    “阿骋……”方碧荷在走廊上喊,可萧骋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气冲冲地跟着梅烟岚离开。

    方碧荷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老同学们站在四面八方,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叫她难堪到想发疯。

    萧骋有一肚子的火一肚子的话,为了不让外人看笑话,绷着一张俊脸,硬生生一句话没说憋到了家里。直到进门他才一把抓住梅烟岚的胳膊,“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这点儿力道对梅烟岚来说跟挠痒痒似的,她轻而易举地把他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掰下来,“老公,你干嘛这么生气啊,他们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只有你啊。”

    “我之前可不知道你还有这些‘过去的事’!”

    “你又没有问,再说还不许别人有前男友?你以前不也喜欢碧荷吗?”梅烟岚无所谓地道,还走到酒柜前去挑酒。

    “那能一样?”

    “哪里不一样?”

    萧骋想要说什么,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对啊,哪里不一样?怎么只许他有白月光,不需要她有前男友吗?只是他的白月光只有一个,她前男友好几个罢了。

    归根结底,仍然还是他和梅烟岚结婚的出发点出了问题,因为自己就是别有用心地跟别人结了婚,所以遇到这些事也没有办法理直气壮质问,永远也无法站在道德制高点要个说法。

    而这都是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作自受。

    “好了,你冷静一点,别气坏了身体,动了胎气。”梅烟岚又说。

    萧骋一肚子火无处发泄,脸色变化精彩至极,质问:“你是怕我气坏了身体,还是怕我气坏了肚子里的孩子?”

    “当然是怕你气坏了。”梅烟岚随口道。

    “你是什么态度?所以你一点儿都不在乎我们的孩子是吧?”萧骋更气了。

    梅烟岚:“……睡觉吧。”你说这人,气成这样怎么还不提离婚,白月光就在那,孩子也给他了,不会要她来提吧?

    萧骋又一次被摁在了床上,这一次却是越想越气,眼圈都气红了。

    ……

    周家。

    因为周永姿回来,周家不少人在饭后都聚在大厅里聊天,她就像被众星拱月的小公主,坐在母亲身边,只有一些跟她同辈的女孩子,或悄悄嫉妒,或悄悄鄙夷着,想要离开,却被妈妈拧了一把大腿肉,用警告的眼神钉在原地。

    “小哥呢?他不会是不乐意见到我,所以故意跑出去了吧?”周永姿委屈地看着母亲说。

    “你小哥怎么会不乐意见你?估计跟朋友玩去了。”

    “每次我回来,他就刚好跟朋友玩去,我又不是小孩子,那么好骗!”周永姿娇蛮地说:“五叔都没说什么,而且也赔他一个新的老婆了,他是我亲哥,到底想怎样?”

    被提到的五叔叫周奕恺,正坐在角落里,本就脸色不好,被提到后,脸色更加苍白难看了。

    周家主母连连哄了几句,听到周永姿说:“小哥这样看我,以后他要是当了家主,我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周家少主其实还没定,但是周黔的返祖纯度最高,因此他未来会当家主的可能性就比其他人大,周永姿也是返祖人,只是低了不少,却也有当周家家主的野心。正在仗着自己最受宠,暗暗给小哥上眼药。

    周家不少人却暗自翻了白眼,你当家主,周家怕是没多久就要被裁决司给端了,他们是绝对不会支持的。但是她似乎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会带来这种隐患,就像她能恬不知耻地顶着这张不属于她的脸和眼睛甚至声音当明星一样。

    周奕恺已经借口有工作电话起身离开了,族人看他的眼神或怜悯或鄙夷。窝囊是真的窝囊,可要是轮到他们,他们能扛得住这压力吗?

    周奕恺是个哑炮,是周家家主的众多同父异母的弟弟之一。

    他风度翩翩,学识渊博,年纪轻轻却已经是一个大学教授,却在两年前对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面包店的面包师兼老板一见钟情。

    “你好,买单。”他对玻璃后面正在忙活的人影说。这是一家开在巷子里的小面包店,但是近来物美价廉的口碑渐起,他恰好路过就随便买了一个准备尝尝。

    “来了。”因为店长去上厕所了,原本只负责后厨工作的面包师只能从帘子后面急忙走出,抬眸看来的瞬间,他就像被丘比特的箭击中了一样。

    面包师实在是太美了,已经有了这么不可思议的美貌,却还有一只不可思议的眼睛。可更美的是她的心灵。附近的流浪猫狗都是她的好朋友,社区的独居老人都当她是自己的孙女……

    他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很快女面包师被他的真诚和热情攻破,与他陷入了爱河。两人交往两年,周奕恺带女面包师回周家见父母族人。

    返祖家族一般不会在意入赘或者嫁进来的人的家庭背景,只要身体健康,不歪瓜裂枣就行,反正只要让他们家族的返祖基因延续下去就可以,重要的是他们的下一代。更别说她如此美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