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053

    两艘飞船上的大多旁观者们呆若木鸡,随即猛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刻,唐俏俏等人都懂了为什么家长们对楼听有这么高的警戒度,也明白楼听为什么一出生就被囚禁在天上了。

    真是令人恐惧的能力,越在金字塔上的人,越会恐惧他。

    只有寥寥几人表情平静,景姵仍然趴在玻璃上看着。另一艘飞船上,裘法和梅烟岚跳到那艘因为无人驾驶而慢下速度的飞船上,检查是否还有漏网之鱼,半空中的强风不能让他们的脚步有丝毫不稳。

    “司长,刚刚这艘飞船有进入50米范围内吗?”梅烟岚看了看驾驶座前的操作台,发出疑问。

    因为距离和角度的缘故,他们肉眼不能做出这么精密的判断,但是开飞船的应该不是傻子,谁不知道一旦进入50米范围内,就会触发楼听的被动技能,受到审判。

    裘法眉头蹙了蹙,手上的执法棍推开一些遮挡视线的箱子,没说话。

    几个漏网之鱼尽数被逮,两艘飞船在楼家的研究所前面降落。

    他们还要确认景姵真的能把张丝妙送到楼听那里去。

    “妙妙。”温雨弦见张丝妙平安从飞船上下来,立即跑了过去。这四年来他第一次和她分开这么远的距离,让他感到很不安。

    张丝妙眼睛弯弯的,虽然长得很恐怖,可是谁都能感觉到她洋溢的快乐。

    “是吗,这里的风确实很舒服,还有很多动物。”温雨弦也跟着笑起来,内心的不安被他的女孩抹平了不少。

    “谢谢。”他看向景姵。

    景姵笑而不语。

    其他返祖家族的人则对这对历经苦难的小情侣满眼厌恶,要不是他们,他们哪里会被一个小辈威胁,想想还是很生气。虽然折断了那个可恨的返祖药剂组织的羽翼,给他们造成了重创,也拔掉了家里的这些钉子,让他们很爽,但是还是生气。

    只是这种生气,更多的是因为家里跟景姵同辈的孩子的不争气,尤其是唐家家主,看着噘着嘴眼睛红红的恋爱脑女儿,心塞。他们也算是体验到了,什么叫别人家的孩子。

    两个楼家人从楼内走了出来,一个穿着旗袍气质很绝的老太太,一个中年男人。

    “我们这里难得这么热闹呢,进来喝杯热茶吧。”老太太说,一双丝毫不浑浊的双眼看着景姵,充满了好奇和欣赏,朝她伸出手,“你就是龙家那个孩子吧。”

    老人家这么热情,景姵便伸手给她握住,被她牵着往里面走。

    返祖家族基本上跟楼家都处于半断联的状态,要不是因为张丝妙,恐怕他们这辈子都不会来这里一次,哪怕地面和天上囚笼的距离很远,已经远超50米,但是想到他就在上面,就好像头上悬着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让人心有余悸。

    礼节性地喝了茶,寒暄几句,就进入了正题。

    研究所就在囚笼下方,有一个垂直的直达天上的升降梯,平时他们上去下来都是搭乘这个电梯。使用的是和囚笼以及锁链相同的材料打造的,可以抵御各种魔鬼天气,被他们称为“登天梯”。

    一语双关了可以说是。

    “你确定要上去吗?接近他的人都会受到审判,这感觉可不好受。”老太太提醒景姵:“会把你的灵魂像口袋一样翻出来翻进去的探查。”

    这是楼听能力的逆天之处,如果只是探查一个人的记忆,那么就可以依靠催眠或者其他操纵技术,让一个人根本没有自己犯罪的记忆。可是他的能力探查的是一个人的灵魂,罪会像烙印一样烙在灵魂上,与你记不记得毫无关系。

    也就是说,无法通过卡bug躲过他的审判。

    “想要达到目的,付出代价是理所当然的。”景姵说。她走进了电梯。

    裘法往前走了一步,被老太太伸手拦了下来。

    “你不能上去。”

    其他返祖家族的人简直想大喊,快让他上去!他手上不知道沾着多少血,他们不信没有无辜者的,让楼听烧死他!但他们不敢在楼家放肆。

    裘法眉头拧起,看向景姵。

    景姵笑道:“放心,我会遵守约定的,结束后会给你情报的,大猫。”

    电梯门关闭,垂直上升。距离地面越来越高,就算没有恐高症,这会儿腿也要软了,周围渐渐出现了囚笼的阴影,空气也越来越寒冷,呼出的气都变成了白色的,白雪皑皑的山脊映入眼帘。

    下方的人把头仰得都快断掉了。

    景姵虽然杀过人了,但是那四个都只是人形畜生而已,杀了只是在拯救他人,在审判天使的审判法则里,这种行为是正义的,因此她并不担心会受伤,甚至还好奇在审判天秤里会是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