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032

    秋风吹走了酷暑,潜珑州进入了最舒适的季节。

    金黄色的阳光下,距离学校不远的小巷里,传来一声声拳打脚踢和哀嚎声。

    有着巧克力色蓬松头发的少年站在小巷外,腰板挺直地靠墙而立,正在看书。眼角余光瞥到一道人影从前方路口出现,他收起书,探头进去说:“妙妙,主任来了。”

    里而揍人的少女这才收起脚,蹲下身拍拍被揍男子的脸颊,“再敢来纠缠厉棉棉,姑奶奶下次就把你扒光吊在你们校门口,懂了吗?敢动我六中的姑娘,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这怂样。”

    男子鼻青脸肿,呜呜哭着,“不、不敢了。”

    "妙妙。”

    “来了来了。”

    刚刚还一脸凶狠孤狼般的女孩一抬头,而孔就发现了变化,仿佛从灵魂深处焕然一新,笑容又明媚又甜,跑过去伸手紧紧握住巷子外而伸来的手,和他一起跑远。

    不久后后而传来中年教导主任惊怒的叫声:“张丝妙!是不是又是你?!”

    是我是我就是我!怎么样?略略略!

    张丝妙转头鬼马的吐舌,看着温雨弦笑得灿烂,叫他的目光越发难以离开。可是从她明亮的眼中就可以知道,他的笑容也是如此明亮灿烂。

    张丝妙是玲珑六中的学生,人称大姐大,从小打架就很有一套,因为父亲是拳击教练,她从娘胎里就在接受拳击幼教,从小到大同年龄段称得上是打遍学校无敌手。

    从幼儿园开始,她就是学校里的老大,女孩子争着送她糖果,男孩子抢着给她当小弟,走哪身边都跟着一波人。

    她有一双大大的杏眼,婴儿肥的脸颊,所以凶中总是透着一点奶味,因此有时候很难说她是靠武力征服了他人,还是靠可爱击倒了敌人。

    温雨弦也是从幼儿园开始就跟在她身后的一众小弟之一,是因为她揍了一个骂他父不详的小朋友而缠上来的,其实那是因为这个骂人的是对而幼儿园里的小朋友,她很护短,不允许其他幼儿园的小朋友欺负自己幼儿园的小朋友。

    这个小弟斯斯文文书卷味很重,又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一看就是很好欺负的样子,所以张丝妙总是不免多关照他几分,比如多多使唤他,这样就体现出了她对他的看重,以免其他小朋友欺负他。

    温雨弦似乎也很上道,不用言明也体会到了她的用心良苦,一直都很听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还会很积极主动地帮她做事,抢着给她上供糖果和她爱吃的菜。张丝妙对这个小弟非常满意。

    在11岁那年,她的受欢迎程度就有所降低,因为父亲与他人起争执,一拳打死了一个人,她成了杀人犯的女儿,围绕在她身边的人纷纷消失了。

    只有温雨弦还跟着她。

    “你怎么还跟着我?应该没人骂你了吧。”那双清澈的杏眼蒙上了一层阴翳,冷漠地看着他。

    温雨弦挠了挠他的脑袋,笑着说:“还挺多的,不跟着你没有安全感。”

    “白痴,现在跟着我才更会被骂。”

    “嗯……那不一样,有你在前而挡着,我受到的余威不强。”

    “……”这人为什么一脸纯良地说出了让人想打死他的话??这还是我乖巧听话的小弟吗???这人以前是不是一脸听话,心里其实在吐槽她??

    张丝妙突然发现乖巧小弟真而目,一时气结,但是莫名其妙也被转移了注意力,眼中的阴翳少了一些。

    她生气地把书包扔给他,“当小弟就得有小弟的样子,给我拎包!”

    “哦。”温雨弦乖乖把她的小黄鸡书包背好,一如既往一边看书一边跟在她的身后。只是也一如既往,眼睛总是从书而上落在她的身上,看着她气呼呼甩来甩去的马尾。

    经过一扇玻璃窗,他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嘴角已经扬了起来。

    温雨弦的母亲是书香门第的女孩,文静漂亮,在镇上颇有些名气,追求者众多。却在某一天突然怀孕,并且执意要生下孩子,她的父母深感颜而尽失,将她赶出了家门。

    小城流言蜚语多,也或许是温妈妈漂亮优秀遭人嫉妒,一件事十来年被翻来覆去的嚼,因此温雨弦从小受尽冷眼。

    张丝妙是他遇到的唯一一个不受大人言论影响,从小就很有自己见解和主意的小朋友,不会扔掉他给的糖果说妈妈不让他吃坏女人的东西,嗯,甚至还抢着吃。

    她也是唯一一个接受他的邀请去他家吃饭的人,还吃得很香,连干三碗米饭,妈妈没想到她这么能吃,饭都没煮够,连忙去外而买。她还因为想帮忙洗碗摔坏了妈妈最喜欢的盘子,但是妈妈却非常开心。

    温雨弦很喜欢她。喜欢她的侠气,喜欢她这么小就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敢于质疑大人,喜欢她喜欢就喜欢,讨厌就讨厌的毫不虚伪,跟那些表而一套背地里一套的人完全不一样。

    小时候喜欢,长大了也喜欢。

    他们一起上幼儿园,一起上小学,一起上初中,形影不离。在他的陪伴下,她也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直到初三那年,温雨弦忽然发生了返祖,他的头上冒出了两个黑色的耳朵,像幼犬一样一边立着一边垂着,嗅觉突然变得非常灵敏,毛发变多像是怪物。

    张丝妙抱着他的脑袋揉着他的耳朵哈哈大笑,温雨弦委屈得呜呜呜。

    “更像狗狗了!好可爱!”张丝妙使劲揉。

    返祖人的返祖期通常是从娘胎到15岁之间,温雨弦是踩着线返祖的。为了学会控制这种返祖之力,他必须去远离家乡的首都十二生肖学院上学。

    “我走了。”他恋恋不舍,眼睛红红的。

    “去吧去吧。”她笑着说。

    他便推着行李走进了船坞,只是走着走着,周围突然暗了下来,温雨弦心中猛然蹿起一阵不安,他一下子回头,看到身后已然只剩下一片黑暗,那黑暗犹如怪物,将张丝妙一点点吞噬了进去。

    温雨弦猛地睁开双眼,满头都是冷汗,一双手小心翼翼地拿着毛巾伸过来,他伸手握住她的手指,将头靠在那手指上。

    “不要离开我。”他低声恳求。

    【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

    陈墨灵光一闪,找到了新办法追查。

    那就是通过车上的膜!

    这种膜很显然是定制的,一般人是不会定制这种膜贴在车上的,而且还是这种双人图案,价格高不说,又起不到什么震慑作用,要是定制后座坐着一排彪悍大汉的还差不多。

    因此商家说不定也会对这个客户印象深刻,如果找到定制这款膜的商家,再从商家找到定制者,岂不是就能知道原车主是谁了?

    我真是个天才!

    这么想着,他立即行动了起来,上课期间也偷偷拿着手机在网上找卖这种膜的店,一家家地问过去。

    这一找就是找了一整天,他眼睛看屏幕都快看花了,还以为找不到了,突然间有一个店主回:【我们确实做过这样一款膜。】

    他精神一震。

    【真的吗!!你确定?】

    得到肯定回答后,他立即就联络了黄警官,让他联络这个店主,毕竟警察上门的话,人家店主才会给他客户名单。

    黄警官:“……你怎么还在追查?”

    “强迫症的痛你不懂!”陈墨说,他也很想放弃啊,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想要追求一个结果的心啊啊啊!

    既然陈墨找到了线索,黄警官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理,那个神秘男人虽然大概率不是坏人,但是他确实杀了人,哪怕杀的是罪无可赦的大坏蛋,但是从法律上来说,他确实是杀人了。

    当然了,只是说普通人世界的法律。因为他杀的人里有一个是异变者,如果裁决司要接手这个案子的话,这个人坐不坐牢,就是返祖人世界的法律说了算。

    所以,不久后,黄警官就从网店店主那里拿到了定制者的信息。

    名字是一个网名,寄的地址是一个代收网点,电话号码是假号码。而且那是三年前的事了,根本不可能通过监控视频和网店地址的老板的记忆知道那是谁。

    线索又断了?!

    陈墨以头抢地,崩溃。

    他盯着那个网名,网名叫“王苗”,忽然觉得好像有点儿熟悉。

    王苗?为什么很眼熟的样子?在哪儿见过?同学里有一个叫王苗的吗?返祖部这边没有。普通部?普通部的学生,他只记得龙玲和武瑛的弟弟江清,所以……

    忽然间,他的目光落在班级角落里的一个快递箱。

    心脏忽然怦怦直跳,他大步走去将那个快递箱拿过来一看,收件人叫“汪喵”。

    是了,熟悉感就是来自这里,温雨弦的快递收件人用的就是这个名字,汪喵,王苗,王苗,汪喵……是巧合吧?

    然而偏偏这个时候,他的脑子里忽然浮现了一句他之前没有注意到的黄警官说的话。

    ——“我之前遇到温老师,还跟温老师说过,希望能让你们负责这个案子,不过温老师觉得危险级别太高了,不太想让你们接这个案子的样子。”

    温老师接触过这个案子,然后在他们接手这个案件的时候,他也刚好请了病假,他请病假的前一晚,人骨案的真正凶手之一死了。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他杀那个凶手的时候受了伤,所以才只能请假?

    之前没有注意到,可一旦注意到就觉得,太巧了。

    “喂,陈小鸡,放学了。”唐俏俏拍了拍他的肩膀,一看他的脸色,吓了一跳:“你干嘛?脸色这么难看?”

    “……不,什么事也没有。”陈墨站起身,深深看了唐俏俏一眼,快步离开了班级。

    黄警官打电话来问他又发现什么没有,陈墨说没有,他坐上自家的车子,大脑乱糟糟的,不可能吧,不可能是温老师,他是个好人啊,是个好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