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031

    身上的伤口太深,也多亏是返祖人命硬吊着,要是一般人早就翘辫子。温雨弦开着车,额头不知不觉满是冷汗,握着方向盘的手肌肉也在微微颤抖。

    “没关系,等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就去弄药好好处理,别担心。”他低声安抚着车后座的黑影。平稳地开着车子。

    ……

    景姵刚躺下,又一下子坐起身。

    她想起了陈墨。陈墨的强迫症,或许会成为一个新增的变数。

    于是她拿出手机,找到了陈墨的电话。

    之前成为团队后,为了方便联络,他们都交换了电话的。

    陈墨对接到景姵电话这事有些意外,但是他心里他们还是团队,又发现了这个重要线索,很是兴奋,因此没有保留地告诉了景姵流浪汉听出了那辆车的声音的事,并且邀请她跟他一起继续追查。

    景姵:……

    “再见。”景姵啪嗒一下,挂断电话,扶额。

    陈墨这一晚在交警部门忙活到了凌晨,通过那辆车子经过过江大桥的时间,锁定了那辆载着疑似比人骨案更重大的案子的凶手的车子。

    车子是最普通的大众款式,车牌号是假的,从多角度的监控探头上看,能从挡风玻璃处看到里面是一个开车身材中等的中年男人,看不清脸,后座坐着一个长发的同样看不清脸的女人。

    然而从多个视频对比,发现了一个更可疑的地方——无论哪个角度,哪个路口看,中年男人和年轻女人的身形和动作就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就好像是固定的假人一样。

    “好家伙,是假的吧,应该是贴了那种膜吧,近几年不是很流行吗?独居单身女性故意在窗户贴上类似的膜,伪造成家里有其他人的画面,用来恐吓心怀不轨的人。如果不是隐藏着巨大的见不得人的秘密,何必谨慎成这样样子!”

    今晚的调查有了很大的进展,陈墨非常兴奋,那种挠心挠肺的感觉也终于没那么强烈了,遂决定回家睡觉,明天再继续。

    原本只是想至少把计划要做但没做的事做完,结果有了这意外的收获,他连看了半集无聊电视剧都一定要刷完全集才舒服,这案子查到现在,不查出个结果,他根本受不了。

    江太大了,所以三只机器人放在江底继续搜寻,明天再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

    ……

    一只眼睛蒙着纱布的单眼少年,和很多白天守在十二生肖学院等待渺茫希望的人一样,在黑夜降临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他用很便宜的租金,租到了一个好心人院子里的小仓库,住在那个比狗窝大不了多少的小空间里。

    从今天开始,他就感觉有些奇怪。

    “我说啊,我真的很想要那只包包,买给我嘛……”

    “这个耳环好漂亮……”

    “喂?我这里信号不好听不清……”

    “……”

    他一路走,耳朵就像堵着一层水膜一样,听到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他本不该听到那些距离他这么远的人说的话的,可是他听到了,虽然听不清。

    上午的时候也是,他听到龙玲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妹讲电话,说什么命运什么改变。

    奇怪,我的耳朵怎么了?不止是耳朵,视力好像也变得奇怪起来,他这只眼睛原本是有些近视的,今天却突然一下子模糊一下子清晰起来。

    但是很快,他就没有心情注意自己身上发生的这种变化。

    他看着高楼上巨大的led广告牌上,正当红的被称之为“神之女”的女星的口红广告正在播放,路人纷纷驻足围观,露出了被那美貌震撼的痴迷表情。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美貌?这样的美貌不说,她还有一只眼睛简直就是里写的那种玛丽苏之眼,七彩琉璃一样,仿佛不该在这个世间存在,却又真实的存在。这样的美貌和眼睛就算了,她还有深海人鱼般的嗓子,开口就能发出妖异动听声音,仿佛能把人的灵魂都摄住。

    因此她第一次在选秀节目上露面,就已经注定了她的无敌。果不其然那档节目开播到结束,就是她的单人秀场,根本没有人记得其他女孩的名字,她也一夜爆火,火到了外国。

    被称之为“神之女”,如果不是神的亲生女儿,怎么会有人生来长成这个样子?

    他阴沉沉地看着,拳头攥得很紧,往住所走去。

    ……

    翌日。

    景姵难得早早地起了床。

    不过她跟学校请了假,今天并不打算去学校。

    她去找梅烟岚了,结果没想到当场见到一出好戏。

    方碧荷这两天非常不好过,在几天以前,她还在为自己找到了这么合适这么好欺负的“老实人”梅烟岚,来当她的代孕对象而沾沾自喜,为她那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现一心只想着萧骋的恋爱脑而鄙薄不已。

    然而她没有想到,梅烟岚和萧骋结婚后,事情好像有些失控了。

    不知道为什么萧骋突然有些排斥与她亲近,虽然她因为暂时瘫痪,两人的亲近也就是接接吻抱一抱。可是这两天,哪怕是她主动,他好像也有些不想的样子,甚至好像还有些恐惧?恐惧什么?恐惧跟她接吻吗?她可是他多年求而不得的女神啊!

    萧骋心虚狡辩:“最近吃得太辣了,口腔溃疡。”

    其实是因为总是被梅烟岚压着亲来亲去舌头吸来吸去,舌头和嘴唇都又肿又麻不说,也过于满足,好不容易能休息休息喘口气,实在提不起兴趣再跟她亲吻了。

    那就退而求其次,抱一抱吧。

    结果发现萧骋身上好浓的梅烟岚的味道!那种甜腻的水蜜桃味道,与她身上纯洁的茉莉香味天差地别。

    为什么?早上出门上班的衣服难道不是新的吗?为什么有这么浓的味道?一大早的你们在干什么?

    面对方碧荷含泪脆弱的双眼,萧骋很心疼,心里苦,他难道可以告诉她,自己每天都被梅烟岚拖上床吗?他要是跟梅烟岚处在同一个空间里,用不了多久她就会长在他身上吗??

    他也试过假装加班很晚不回去睡,结果那个不知道羞耻怎么写的女人就追过来了啊!跟他在办公室里这样那样了一整晚,第二天她拍拍屁股走人,他却不得不拖着酸软的双腿急急忙忙打扫卫生,要不然员工来上班发现,他怎么见人??

    该死的,梅烟岚那个女人实在是太爱他了,简直疯魔了!婚前她克制得很,让人以为只是个恋爱脑,婚后她就肆无忌惮求欢索爱,露出了变态的本性!

    “你是爱我的对不对?”方碧荷向他求证。

    “我当然爱你。”萧骋毫不犹豫地说。

    “你会按照原定计划跟她离婚的,对不对?”

    “……对。”

    “你们都同床那么多天了,她应该怀孕了,我们一起出去旅游好吗?我不想再让你和她上床了。”

    萧骋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吞咽了一口口水,他本该答应她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浮现他跟方碧荷旅游时,梅烟岚追过来跟他颠鸾倒凤的场景,那个“好”顿时怎么也说不出来。

    一定是因为担心在方碧荷面前丢脸,毕竟他一个大男人,不能被心上人发现,他力气居然没有老婆大吧!

    方碧荷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虽然萧骋马上解释说是因为工作暂时走不开,可是女人的直觉还是让方碧荷察觉到了危机感。

    因此她怀着一点示威的、宣布主权,以及想要看看梅烟岚到底使了什么诡计让萧骋变成这样的心态,在昨晚突然去了萧骋和梅烟岚的婚房,请求借宿。

    萧骋没想到会有这一出,他拧着眉头还没说什么,“老实人”梅烟岚已经高兴地将她迎了进来,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婚房还没住几天呢,就有个女人跑来借宿而感到不舒服。

    “你快去收拾收拾客房给碧荷住啊。”梅烟岚还让他去给另一个女人收拾房间。

    方碧荷使劲观察梅烟岚,觉得她和之前没什么两样,还是戴着那副死板的黑框眼镜,还是那张不如她好看的面孔,穿的家居服也毫无情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