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012

    “俏俏怎么在楼下跟龙锦和温老师一起吃饭?”三楼,银色短发的男生插着裤兜上来说道。他一上来就看到了,不过唐俏俏捧着脸一脸花痴,眼里只有温雨弦谁都看不到。

    少年少女们分散地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那边餐桌上,几个服务员一样的工作人员将一道道热腾腾香喷喷的菜端上来,摆放在旋转的圆桌上。

    “有温老师在,你说她在厕所里吃饭我都不意外。”黑发里掺着白毛的陈墨玩着手机说。

    “温老师挺好的,我挺喜欢他的,不过她家不会让她跟他结婚的吧,出了白家那事,现在估计没人喜欢找穷女婿了。”

    “说到白家,你们听说了吗?据说是因为白心然跟一个情报贩子买了情报,才揪出慕文星这个幕后黑手的,要不然估计现在已经没有黄白两家了。”

    坐在角落里仿佛隐形人一样的龙玲静静地听着,从他们零碎的聊天中提取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唐俏俏和温雨弦的事让她惊喜,这个情报贩子则让她不虞。原来就是他让自己的计划流产的!哪里杀出来的程咬金!

    “龙玲,你有想吃的吗?”这时周黔殷勤地递过来一块平板,让她点菜。

    “不用,我不挑食,谢谢你邀请我。”龙玲并不热情地说:“我知道你是怕龙锦欺负我,但是我想她不会这样做的,就算她真的这样做了,我自己也可以处理的。”

    周黔有些慌张,脸颊微红,小声嘟囔:“也不止是这样……总之你看看有什么想吃的,今天不吃,晚上吃,晚上不吃,明天吃。”

    这话基本上就是明示,他会天天带她来这里吃饭,天天带她一起玩。

    龙玲垂着眸看着被塞过来的平板,心想,还好勉强有点收获。

    周黔看着龙玲的侧脸,心脏怦怦跳。

    那天在长海州酒店里,他因为多吃了一点长海州有名的酒腌玫瑰蟹而醉了,他一醉就会陷入身体和大脑分离的状态,意识是清醒的,但是身体不受控制的胡作非为,因此深更半夜的从房间里跑出来乱晃,最后跌在了龙玲门口。

    龙玲把他拖进了她的房间里,他恶意揣测她的时候,她却让服务人员送来了解酒茶,悉心照顾了他一晚上,一丝不轨的举动也没有。第二天一早他醒来,还发现龙玲早就离开了,也没跟任何人提过这事,一点儿邀功的意思也没有。

    接下去几天他就神不思属,控制不住去了解龙玲,越了解越觉得她很好,她同情并关心校门口的那些人,任何人向她求助她都会尽可能伸出援手,她高冷的外表下有一个善良热忱的心,他们以前对她有误解。

    ……

    景姵一边走一边看着小狗一样紧紧跟在温雨弦身边叽叽喳喳,温老师长温老师短的唐俏俏,再看看极力与她保持着距离,对方贴过来一步自己往边上退一步,都快到草坪上去的温雨弦,他的脸上满是无奈,几乎能感受到他的心累。

    因此送景姵回到出题栏后,他就立刻找借口离开了。

    唐俏俏有些沮丧地瘪起嘴,见景姵在看她,立刻又支棱起来,警告道:“我知道温老师特别有魅力,但是你可不要因为温老师温柔就以为他喜欢你,他对每个学生都很好很温柔的!不准喜欢上他,温老师是我的!懂了吗?”

    景姵盯着唐俏俏这模样,看向她的头顶,并没有两个长长的兔耳朵,要不然她就有点想抓着她的兔耳朵把她拎起来了。

    景姵:“是吗?可是我听说,温老师有女朋友的哦。”

    “没有!温老师只是觉得我还小在胡闹才故意这么说的!”唐俏俏炸毛道:“等我毕业了,他就不会这样了!”

    “有没有这种可能,温老师真的不喜欢你,也真的有女朋友?”景姵又说。

    唐俏俏气得脸颊都涨红了,“你怎么回事啊,听不懂人话吗!我说了,温老师没有女朋友没有!你才刚来,你懂什么啊!气死我了,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净挑我不爱听的话说!”

    唐俏俏一甩双马尾气呼呼地走了,景姵灵活地往下一屈膝,躲过抽过来的头发。

    景姵挑了挑眉,哪有净挑她不爱听的话说,在食堂她不是说了她最爱听的话了吗?

    转身走向出题栏,栏上已经有了新的题目,景姵一看,顿时起了兴致。果然去吃个饭回来是正确的,现在这题可就有意思多了。

    唐俏俏气呼呼地往休息区走,什么女朋友,温雨弦跟前任分手好几年了,现在一直是单身,自己独居,只有在拒绝她的告白的时候,那个女朋友才从他嘴里出现,这种薛定谔的女朋友,就是为了拒绝她而存在的。

    等等,龙锦怎么知道这事的?她没有跟别人说过温雨弦的这个薛定谔的女朋友啊,温雨弦也没有跟除了她以外的人说过,连校长都说他是单身。

    ……

    景姵和教师们的战争又持续了一个下午,吃瓜群众散了一波又聚集一波,老师们还把规则改成了一题20分,本来需要做两题是为了证明没有作弊,但是景姵这种情况已经无需证明了,做两题同类型的也没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