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008

    无声的硝烟悄然弥漫,所有人都觉得咽喉干涩,呼吸都不敢用力。

    裘法居高临下地盯着白心然几秒,危险地说:“很好。”

    白心然嘴角刚要放松一些,就见裘法的执法棍忽然抽过了慕文星的脸。眼镜甩飞,他的嘴角瞬间有血流了出来。

    慕文月当场尖叫了起来,“哥!你在干什么?!”

    白心然大惊失色。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事情发展?

    “砰!”执法棍又一次从另一个方向抽了过去,在慕文月的尖叫下,慕文星的脑袋转向了另一边。

    “不要!”白心然尖叫道。

    裘法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问:“谁告诉你‘绿缎带’的?”

    “心然!”白家家主紧张地喊,拼命使眼色,她在做什么?裁决司司长裘法是一个无法被威胁的男人,而且对犯罪极其难以容忍,否则他也不会一点儿也不挣扎就让他们把人带走了,跟他耍手段,除非有万全的把握,否则只会弄巧成拙。

    白心然被吓坏了,因为没有返祖,所以她从小到大被保护得很好,活到三十岁,遭遇的最大挫折也只是丈夫是别有用心地接近她这件事,她并不愚蠢,否则也不会反应这么迅速想到祸水东引,可是她低估了来人。

    景姵靠在床头,腮边含着一颗话梅,哼着歌敲打着电脑,修改小程序。她可没有骗人哦,她是实实在在的生意人,童叟无欺,她确实给出了对裘法一击毙命的情报,但是能不能用这个情报达成目的,那也要看使用者怎么使用啊。

    很显然,白心然在没搞懂这是什么的时候就贸然使用了它,甚至也不了解裘法是什么样的男人。

    一,这个男人不接受威胁;二,这个男人憎恶犯罪,哪怕犯罪者只是个小婴儿,他也绝不会手软。

    但,她只是情报贩子,又不是什么军师啊,行为导师啊之类的角色,自然只负责给情报,不负责教导其他的。

    当然了,如果白心然不是那么急匆匆想要救下慕文星,得到信息就挂电话,她讲讲人情味教教她也不是不行,她不给她时间啊。

    白心然看着低着头,嘴里的血滴滴答答落在地上的丈夫,再看裘法,眼神里只剩下惊惧了,她不敢再算计,生怕裘法再来一下,直接把只是普通人的慕文星给打死了。

    “我不知道什么是绿缎带,这个情报我是跟别人买的,如果你想知道更多情报,可以自己去跟情报屋买。”白心然说,生怕裘法不信,又补充道:“昨夜我们两家人会停战,也是因为这个情报屋。”

    “你在耍我?你以为拉出另一个角色来,就能让我转移注意力?”

    白心然本就白得像白纸一样的脸色简直要白到变成透明了,“我说的是真的,‘绿缎带’是什么意思,对方开出的价码太高了,我买不起,所以只能跟对方买了‘绿缎带’三个字,不信我可以给你电话,你自己打过去问!”

    白心然这会儿也明白了,她因为觉得知道“绿缎带”是什么意思太昂贵了也没必要知道,想哄了裘法先放过慕文星兄妹,再祸水东引给情报屋,是想得太美了。或许情报屋那边也知道她的打算,所以在听说她不买内情,只想知道便宜但是有用的一点线索的时候,对方才会发出意味不明的轻笑。

    白心然给了裘法电话号码,裘法的秘书利落的用手机播出了这串号码,还开了免提。与此同时,另一个工作人员打开了手上的微型电脑,准备追踪这个电话。

    “嘟……嘟……嘟……”令人窒息的客厅里,这声音像是敲在了心口。

    “啪嗒。”

    电话接通了。

    所有人的耳朵都伸长了过来。

    白心然紧张地提起心脏,这个人知道自己的小心思,现在会不会装作自己不是情报贩子?

    “解谜情报屋,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呢?”对面传来熟悉的男性的声音,吊儿郎当的调调,像一个正在恶作剧的少年。

    但对面是男是女的,他们都不能确定,谁知道是不是变声过的。

    裘法接过手机,面无表情地说:“我要买绿缎带的前因后果,需要多少钱?”

    “请稍等。”那边的人假模假样好像在调文件资料,然后说:“啊,需要前因后果,需要100亿哦。”

    裘法的表情有些阴沉下来,“如果只要事件相关人的名单?”